正文 422.第422章 最后的一位阎王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毕夏的人生灰暗。

    从她不听公务员父母的劝告开始,她的理想不是穷乡僻壤按部班的公务员,是做一个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的大明星。

    毕业后的她觉得样貌出众,留在京畿打拼。

    但娱乐圈的混乱和黑暗,是她一个毕业生远远没有想到过的。这一行算是群演,也都饱受同行的排挤。

    像她一样博取位,样貌骄人的女孩子多了去了,不是背后有强大的财团支持,得处处巴结导演和业内人士,不求大红大紫,但求在这个圈子里混得风生水起。

    她也同样削尖了脑袋,往这个圈子里冲。

    机会终于降临到她的身,一部古装戏需要一个女二配角,但竞争的女孩太多,她听从了一个“姐妹”的建议,决定主动邀请导演——喝酒。

    她自己当然清楚,喝酒意味着什么。不过随着青春流逝,她顾不得了。

    可是导演无良,在她酒里下了不知名的东西,一觉醒来,她不但失去了角色,还失去了作为女人最珍贵的部分。

    看着一地的套儿,她触目惊心。连报警,她都不知道该去告谁。

    直到恍惚接到家人的一通电话,她的父母遭遇车祸,双双去世,才觉得整个世界崩塌了。她哭诉过这个世界的冷漠和不公,但是人生永远无法重来一次。

    在她又回到京畿,夜夜买醉堕落时,她遇到了一个“恩人”。

    他的声线低沉,像是带着一种魔力,引导着她一步步的重新崛起。无论她想争取什么角色,这个神秘人都能帮她争取到,而跟自己竞争的那些女孩子,不是出了意外,是退出了角逐。

    虽然心里害怕,但她更渴望成功。最终,她成了天朝最炙手可热的大明星,在同阶层的年轻演员里,没人她更为风光。

    可,神秘人终于开始索求回报,要她赶到江州,这个生她养她的城市里,完成那些杀人的任务。起初,她颤抖、她惶惶不可终日,可是随着次数和不被发现,她竟越来越顺手。

    她越是接触这些要被她毒死的有钱人,越清楚这些有钱人的怪癖。

    这些在社会表象里慈善、励志的有钱人,骨子里和身后都有着肮脏、龌龊的不齿。

    她听进了神秘人的劝告,完全认为这些人该死。而她和神秘人,是这个世界的清道夫,负责这些丑陋的人去地府报道。

    直到了周天佑和吕博,她才产生了一丝怀疑。

    这两个人是那么的纯净、奋进,一点也没有同类人的恶心,可是神秘人的催促之下,她还是完成了毒杀的任务。

    在这条路,她已经越陷越深,无法自拔了。当她按照神秘人的要求,把那一瓶血液用在吕博身时,她得到了神秘人赠与的一件礼物——一部毫不起眼,没有一个字的古书。

    可是今天来的莫名其妙的两个人,却说那书叫“生死簿。”不是道德经么?

    总统套房里的保镖在经纪人的训斥离开后,她仔细辨认那篆字所写的书名。怎么看,都不是那女孩口喊的三个字。

    “生”字无论写成任何字体,都非常容易辨认。

    她更相信,这个字念“道。”

    “你遇到他们了。”当低沉的声音响起,她被吓了一跳,在梳妆台面前移动了凳子,把书丢在了台子。

    “遇到什么?”

    “算再完美的作案,还是会留下痕迹。为了让你能够逃脱,我已经赶回公寓,毁掉了监控。现在没有人能够说明,你去过公寓了。”

    “刚才的一男一女,是警察吗?”毕夏颤抖着问。

    “有人即使能查到你,最终也会因为证据不足而释放。你可以继续做你的明星,这世界也有更多人需要下地府赎罪。”那声音始终萦绕,却连半个人也看不到。

    “我不想冒犯您,只是,周天佑和吕博不是,他们是好人,周天佑乐善好施,吕博也老实本分,他们也应该下地府么?这样杀了他们,是不是弄错了?”毕夏怯生生的道。

    “这两个人,跟作恶的无关,他们的死是为了我更好的在世间生存。你知道,没有我,没有今天的你,要是你还渴望更加成功,得继续。”

    “还要杀多少?”毕夏惊恐的睁大双眼。

    “你渴望永生吗?如果你想,愿望可以无限的延伸。”

    “哈,这不可能,谁能永远活下去?”

    “那是你没有见过黄泉。”窗帘攒动,一只黑影从窗口跃进,惊得毕夏向后退了几步,只见神秘人慢慢的抬头,足够令她感到震惊。

    “二叔!”她一声惊呼,想不到一直帮助她的,竟然是她的一个远房亲戚。

    不过,这个二叔,不是在二十岁时追捕逃犯时,被意外的杀害了吗?

    “小夏,二叔不会害你,你知道我已经死过一次,但是我现在已经活了。在地府走过一遭,赋予了我更深刻的身份,所有的孩子,我最疼你,看你在人间受苦,我于心不忍,所以借着重生的机会,来保护你。”

    “可是,二叔,我们一直在杀人,真的没有报应么?”毕夏觉得后背发凉。

    “你听说过十殿阎王吗?我是其之一,地府下令,要阎罗送各位阎王回殿,你杀的周天佑和吕博,是阎罗秦子骞的朋友。事实在此之前,我曾经在他身边潜伏,也曾想过杀其他的阎王,要他完全孤立。可是见到那几殿阎王,我也不忍心。”

    他脸色抽动,“为此,我死了随从的阴帅,只是把其一个阎王弄瞎了。不过,既然我杀不了阎王,我们可以随时取这世界的人命。有生死簿在手,我们能决定什么时候让人接受惩罚。周天佑和吕博...他们是错在认识了秦子骞,也是你今天见到的年轻男人。”

    “他已经发现你,找门来了,下面我们怎么做?”毕夏慌了神。

    “小夏,他爱了一个美女侦探,也是向你索要签名的那一个。要想保住你和我的命,从今天开始,我们可以不停的给他们制造麻烦,要他们疲于奔命。”

    “还要继续杀人吗?”

    “事情到了今天,我们必须培植力量,这世界一定还有更多的人,渴望成为完美作案的实施者,不一定要我们亲自再做了。”

    毕夏微微镇定了一下,“二叔,你的意思是说......”

    “每个地方,都有悬而未破的案件,那些凶案的罪犯都在惶惶之过着胆战心惊的平淡日子,要么我们去揭发他们,要么为我们做挡箭牌。二分之一的概率,他们会做出合理的选择,为你我所用。阎罗是断案之王,体内流淌着推理的血,算没了那个美女侦探,也想迫切的解开谜题的。”

    毕夏明白了,二叔的方法,不是直接对阎罗发生伤害,而是要他像台机器,不停的按照他们的要求运转。

    “相信我,阎罗的底子太深,我们不能动。谁动谁死。”二叔微眯着眼,眼珠子突然盯到了她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