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24.第424章 战钟馗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你们慢慢查。我有其他的事情要办。”秦子骞放下卷宗,扭头走。跟吴双相,他不是对手。

    “你去哪儿,我跟你一起去。”蒋雅南喊道。

    “不用。”吴双一手扯住了她,“看来秦先生应该想到什么,也许到他回来,案子破了。”

    蒋雅南被他捏得生疼,刀工雕刻的一张俏脸在发怒更为容光焕发。

    “风帝,松手。”她直言不讳,这简直是绑架。

    “多事之秋,你还是留在这里,秦子骞也没打算带你。他现在已经走出警局,你想追也追不了。”吴双说着,还是不放蒋雅南的手,“你进了这江州祠堂两次,想必对路十分熟悉,我需要你来带路。”

    “我根本不知道怎么进祠堂。”蒋雅南又挣扎了一下,完全没用,胳膊勒得生疼,也无法甩脱。

    “我知道。”吴双平静的眼神,瞬间让蒋雅南安静下来。

    “趁着阎君要收拾秦子骞,你跟我进祠堂转一圈吧。”他拉着蒋雅南,向办公室的里间走去。

    “后卿自地府逃脱,不过短短一个多时辰,害了近十几条无辜的命......”细若游丝的话语,又钻进了秦子骞的耳朵。

    他神感到了语气的迫切和痛恨。说话的人离市区很远,但很明显,是对他一个人讲的。

    “接着赢勾、旱魃、将臣,纷纷冲破封印,要到人间寻你的晦气。阎罗天子,你可知道,这些东西返回人间,瞬间造成了多少无辜的人死亡?”

    秦子骞见一个花衬衫正轰鸣着改装的摩托车,边进小巷边加速行驶,一把将那个小流氓从摩托生拽下来,双眼一红,丢给他一个凶狠的眼神。

    “这些人的死,毫无根由,毫无防备,全在鬼门关痛哭枉死,你觉得你能逃脱罪责么?”无论这个人是谁,神力简直惊人。

    他右手轰响油门,朝着郊区疾驰,这份言语的迫力,无疑是对他进行挑战。

    江州城南的高速路口,是一片茂密的树林,秦子骞一路飞驰,一头扎进了林子。

    “是谁?”他的话音刚落,摩托车的前轮突然爆胎,他急速的跃起,顾不得狼狈,从车落下,稳稳的站住脚跟。

    阳光洒在林子满是落叶的地面,虽然树木众多,却是一个渺无人烟的僻静地方。

    绿色的枝叶草丛,一个勇猛如同金刚一般的魁梧身躯,正满含杀意,背对着自己负手而立。

    那一身红袍和后背的阔刀,登时让秦子骞吃了一惊,“钟...钟馗!”

    那人转过身来,不怒自威,貌若天神,秦子骞见他一米八几的块头,咬紧了牙。

    这钟馗不在五行之,既不在阴,也不属阳,论武力,只怕雷霆万钧。

    风风火火的性格,在虚村已经见识,只怕蒋雅南还不讲理。

    果然,他见秦子骞站在面前,右手一拍身后刀鞘,一刀寒光闪过,刀环叮当一响,刀风猎猎,忽地腾步凌空,足有力劈华山之势,照着秦子骞的头顶砍了下来。

    秦子骞侧身避过,伸手去捏刀背。

    “哼!”钟馗虎目一睁,手纹龙的阔刀升腾出红色的火焰,沿着寒气的刀锋倾泻,只是一眨眼的工夫,整刀便烧的炙热逼人。

    秦子骞暗叫糟糕,钟馗手果真改劈为撩,呼地在他眼前闪过,数处火苗在秦子骞身点起,急的他几步后退,慌乱的拍打。

    连他两腿间的要害,也燃着一团,他手只能下了狠劲儿,将火扑灭。

    还没来得及看钟馗一眼,一脚被踹倒,那炙热的刀锋,冲着自己面门劈来。

    “当!”千钧一发之际,秦子骞闪得更快,又在地几滚,回头去看,一块埋在地下的石头,被阔刀劈成了两半。

    “钟馗兄弟,有话好说。这僵尸始祖四人,可不是我放出来的!”

    “谁跟你兄弟!”钟馗的刀法娴熟,握住刀柄,轻轻一转,已经从石缝轻巧抽了出来,他双臂撺动,也不见他触摸刀柄,带着刀风作响,秦子骞见状大惊,扭头跑。

    物理的套路尚且能够闪避,钟馗使用了神力,这刀里卷带了气势,这可不是能招架得了的。

    轰!他身边的一颗大树包裹着火光,焦黑着便倒,他急忙缩了脑袋躲避。

    刚刚跳过一颗,轰地一声,又是一棵树向身砸来。

    他边闪躲,极快的向后瞥了一眼,钟馗的身影,化成一团金色的漩涡,向自己疯狂席卷。

    这钟馗善用刀,一刀之下,又千斤之重,这样逃命,也绝不是办法。

    只微微一愣,刀风强劲已经逼到面前,秦子骞突然转身,睁开瞳力,去寻钟馗的刀眼。

    “找死。”钟馗哼了一声,阎罗一介官,又不亲自拘魂,这样不闪不避,难道还能来抢自己的刀不成?

    虽然觉得可笑,他却毫无大意,阔刀的火焰腾腾,刀风所及五丈之内,温度骤然升高,连地的枯叶,都跟随燃烧了起来。

    秦子骞汗如雨下,抢不到刀,自己死路一条。但要是抢到,论自己的刀法,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见他真的是要抢刀,钟馗冷哼了一声,刀风更为肆虐,抢了两步,已经追到跟前,嗤嗤两声,刀未到秦子骞身,纵横交错的刀气已经割破了他的双肩,鲜血噗地飞溅,西服的双袖,肉裂见骨!

    “没手,更没命!”钟馗势如疯虎的拼扑而前,早已看出他胸前的空档,刀尖斜挑,指向他小腹。

    秦子骞没有兵刃,少不了趋避,钟馗自衬小腹虽是空门,却不必守御。

    谁知道这家伙不避不格,只是双手平举,只候他将刀尖送去。电光火石之间,钟馗开了神识,难道这秦子骞真的舍弃双臂,也要博取他手的阔刀?

    这不可能,也没有任何胜算。除非他藏有后招。

    心思忽变,他不敢托大,反而身子跃起,双足连环踢向秦子骞胸口,秦子骞料到此着,左右手相互招架,拍他脚面,算是卸势,然而阔刀劈下,依旧冲着秦子骞的面门。

    让钟馗更为惊惧的是,秦子骞还是不予闪避,双臂改为高举,仍是一副夺刀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