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25.第425章 要跟他学吗?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最快更新他来自地下最新章节!

    秦子骞没能料到来人是钟馗,更没料道这钟馗一言不合会动手。

    “断!”钟馗的一声大喝,气势先夺他一步,原指望这一跃,秦子骞收起轻视之心,不敢再夺他手的神兵,谁知道他好像铁了心,誓要夺到刀不可。

    他一刀挥下,看着秦子骞星眸闪动,避开刀锋,双手大胆探,似乎真能抓住自己的刀背!呀地一声撤了刀,轰地一刀劈在地,斩空了!

    钟馗的身子在半空无处回旋,眼看着刀要落到秦子骞的手,哇哇大叫,要向他身直撞,仓促间,伸出左掌,只听得扑地一声响,正秦子骞的肩胛,这一下钟馗大喜落地,按照常理,秦子骞必须向后急跃,或是被自己一掌劈倒,才能乘机还招,谁知道秦子骞身体借势微侧,左手按下,右手极快抓向钟馗后颈。

    “哼!想抓我,没那么容易!”钟馗双腿站稳脚跟,身体向后急避,身体半曲,手突然一空,阔刀此被秦子骞的左手夺去。

    “怎么...可能!”他瞪圆了双眼,跃后两步,“草,真奸诈!”

    原来秦子骞左手夺刀,右手抓他后颈,钟馗要是护后颈,刀自然被夺走,要是护刀,这脖子得被秦子骞抓住,虽然他不能把自己怎么样,但是这脸,可没了。

    他拼着挨自己一掌,居然真的把刀夺走!这阎罗脑子果然十八绕,不是个好东西。

    “到我了。”秦子骞把刀握紧,架势一摆,让钟馗另眼相看。

    他反刀刺出,戳向钟馗的肚脐。

    钟馗想要依样夺刀,不想他反转来使,这一抓非得鲜血淋漓,气得骂娘,想要反击,秦子骞刀法却也不弱,竟然无从下爪。

    霎时间满眼都是刀影,秦子骞仗着神兵之势,几步抢了过来,钟馗一眼看出他诸多破绽,心还是讥笑他是官,毕竟跟自己无法相,但见他一刀快过一刀,这么劈来,算自己看到破绽,也还是无法攻入,浓眉又蹙紧。

    连着退了几步,回想刚才自己劈了不少树木,现在都横在路,这么退下去,非得摔一跤落败不可,可要想脱身,秦子骞的刀招又是同归于尽的拼命打法,是要粘着自己,不让逃脱。

    钟馗无法,只能一边闪避,一边去看他手的套路寻取破绽。他的反手刀部位特,不住刺撩自己肚脐,要是自己一抓,虽然相距不过瞬息,但毕竟有先后之差,要抓到或是打到他,自己也先刀了。

    他不停的变换身体的位置,却还是刀刀刺向自己肚子,每个姿势都不重复,花样看起来层出不穷。

    钟馗抓鬼无数,这一仗从未经历,觉得凶险之极,立即后退,吸一口气,放弃了夺刀的想法,从腰间拔出软剑,甩出一套连环,一剑快似一剑,如风如雷般再度攻。

    秦子骞心所想,只是魏修杰所指点的种种刀法,有时脑一闪,想到了乱七八糟的套路,也即顺手使出,挥洒如意,与钟馗片刻间便拆了数招,两人刀剑始终没有相碰,攻击守御,全是精微奥妙的刀法和剑法。

    不过斗了一阵,钟馗听见秦子骞喘息沉重,显然力气不支,心里暗笑,论打斗,他果然不行,但他刀的神妙招数始终层出不穷,变幻无方。想要用剑刺入他周围,竟也没有机会。不但如此,阔刀极重,自己的软剑一下也不敢硬接,反而捉襟见肘。

    这般时不时躲避,时不时刺一剑,钟馗也焦躁起来。

    每逢那刀的套路无法抵挡,他硬砍硬劈,专门挑秦子骞刀劈落时削刺,这么一来,便得解脱窘境。

    “你拿剑当刀使,剑法果然差的见不得人。”秦子骞讽道。

    钟馗俊脸一红,知道自己用剑用得无赖,论武力,自己在神力、精力占了不少便宜,阎罗无论怎么赶,也追不自己的武力值。

    一柄软剑更使得犹如疾风骤雨一般,数道剑气纵横,想要在招数胜过阎罗。

    秦子骞是盼他这样,心里暗叫惭愧,要不是他夺刀成功,而是同样的兵器和钟馗互劈,只怕早成了对方刀下之鬼。

    在这时,钟馗斜行而前,长剑横削直击,迅捷无,没有刺出五六下,剑势已发出隐隐风声。出剑越来越快,风声也是渐响。

    秦子骞暗暗叫苦,是只凭钟馗的剑术,自己也不是对手,这剑舞起来威力大,剑锋所发出的一股劲气渐渐扩展,他只觉脸、身被疾风刮得隐隐生疼,不由自主的后退,围在相斗两人身周的圈子渐渐扩大,竟有四五丈之远,蓬蓬数声,又是几棵树被生生劈倒。

    原本的优势荡然无存,秦子骞被他剑气逼迫连着后退,打了这么久,虽然没有运用多少神力,但挺刀劈砍,颇耗力气,他不由得左手抚胸,喘息不已。钟馗见他并不招架,也不还手,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随即纵,刷刷刷刷四剑,向秦子骞胸、腹、腰、肩四处连刺!

    噗噗四响无不正秦子骞身各处,钟馗猛地一喜,一剑送直,向他喉咙刺去,不想秦子骞猛一抬手,阔刀的刀尖正指着自己的左眼球!

    他的剑离秦子骞的喉咙却还有几寸,停住了。

    “钟馗,我打起来不如你,这四只僵尸我想起来都头疼,想尽快送走,可能力有限,毕竟不能和古魔神相,你是今天杀了我,我也没那个本事啊。”秦子骞面如金纸,力气的耗费已经到了极限,要不是有魏修杰的精妙刀法撑着,早没气了。

    “阎罗有这个气力,也实在难得。”钟馗看着他握着刀不住颤抖,显然到了极限,他叹口气,带有几分凄凉落魄。一番苦斗,他被秦子骞所折服。要知道,自己千百年来,都和身的这些兵器打交道,起这阎罗的悟性,居然还差了一截。

    有武力不如有脑子,算自己取了秦子骞的命,自己的命也交代了。

    这打法,千百年还是第一遭,还是个官把自己挫败了。

    “你要是有心想把四个僵尸始祖送回地府,我可以教你。”钟馗收起了剑,“这几只东西,见我跑,从来不和我正面冲突,要是你学会我身的技艺,趁其不备,一个个拿下送回地府,算你将功补过。”

    要跟钟馗学吗?

    秦子骞眼珠一动,见到钟馗皱起眉头。知道他不喜欢自己动心眼儿。

    性格来说,自己跟钟馗一点都不合,他嘴角抹笑,“有速成的方法吗?”

    钟馗扁起嘴,不屑看他,头扭到了一边,“我知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