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34.第434章 斗将臣(三)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呼——!”战魂刀带着破空之声,从钟、张两人头顶掠过,直插入墙。

    钟灵站立不稳,险些扑倒。张洁急忙伸手扶住了。

    她算这才明白,这些人都不是凡人!

    秦子骞的喉咙已被将臣一把揪起,高高的举到半空,吕莹在它左手哭喊着:“子骞,你赶紧出去吧,我死了还是阎王。”

    “不......”秦子骞的体能到了极限,却也还在苦撑,突然脑一晕,身体晃了一晃,只见钟灵贴在身后,右腕鲜血涔涔而下,嘶拉一声扯开他的衫,鲜血点点滴滴落在后背,感到她冰冷的指尖在后背写着什么。

    将臣一腿飞出,正她的腰部。这一腿力道凌厉,钟灵身子飞起,身在半空,觉得眼前一团漆黑,直挺挺的摔将下来,耳隐约听得砰的一声,身子落地,却已不觉疼痛,看见地的六角罗庚,挣扎着冲着张洁喊道:“帮,帮...我,血......”

    张洁见过她刚才的准备,五指虚张,等着扣下罗庚的血槽,急忙蹲下,五指虚张,也学了她的模样,准备按下。

    钟灵看见,像是放下心口的一块大石,“给子骞十分钟,无论是不是能救出吕莹,开结界。”

    张洁大气也不敢喘,做好了姿势,抬头等待时机。

    “要是...要是将臣要跑,你立刻按。”钟灵支撑着交代完毕,觉得身苦楚实在无法支撑,嗵地平躺,此人事不知了。

    张洁使劲点了点头,可眼前的一切,吓得她面如金纸。十分钟,是整整六百秒。她在心里默默倒数了起来。

    这一切,看秦子骞的了。

    秦子骞浑身骨骼作响,一股力量从后背自全身扩散到四肢百骸,他不知道钟灵给自己下了什么咒,但明显感到神智清晰,一脚踹了将臣胸口,竟把将臣踹退了两步,他登时解困,将臣立刻丢了吕莹,双手变叉,一跃扑住他的双肩,咔嚓一声,按着他在墙壁撞出一只大洞,扑进了旁边的厨房,从张洁的眼前消失。

    张洁一紧张,差点右手按下,急忙收攝心神,又继续开始默数。

    嗵地一声响,将臣将秦子骞又扑了出来,在地压倒,双爪如钩,抓了秦子骞的双腿,在四壁猛撞!

    几下来回,秦子骞口吐鲜血,连左边的腰腹处,都被将臣的爪子弄伤,趴在地血流如注。

    透着寒气的将臣手指咯吱吱动了动,像是认真的盯着这个被身的人形在地不停的呕血和蠕动,那份气息早已久违,正是在古弄瞎自己眼睛的第一个人。

    他双脚坚硬,脚尖在地跟随秦子骞滑行,像等待秦子骞吐血身亡。

    张洁的五指不住的颤抖,紧张已经快让自己麻痹了。吕莹咳嗽数声,从地操起一块破碎的玻璃,朝将臣的后颈扎去,在将臣反手时,她身体猛地被人拽到天花板,以迅捷的速度,被赶回的后卿拽出别墅。

    片刻功夫,她被拽到了别墅的后山,跟紧张万分的蒋雅南站到了一起,“子骞呢?能不能把他也救出来?”

    后卿稳稳站着没动,“他正吸引将臣,这屋子里剩下的人,都不能救了。”

    钟馗之妹钟灵,跟自己毫无瓜葛,可毕竟是降妖伏魔出了名的,不能救;秦子骞和将臣胶着,也不能救;剩下的那个凡人法医,正一手准备着结界,那是唯一能困住将臣不再入世的方法,更不能救。

    当然,后卿还有更好的理由:跟自己无关。

    “要是钟馗在,那好了!”蒋雅南跺脚急道。

    吕莹苦笑,丢了手的玻璃,要是钟馗在,也许更糟,他决不会像钟灵一样心软,还冒生命危险给秦子骞请神身,只怕结界早开了。秦子骞救了自己,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不由得盯着寒气凛冽的别墅面如死灰。

    “或许我拼死进去,还能救他。”山岗一句话,登时让蒋雅南一阵好找。

    黄昊廷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脸也毫无血色,看起来忧心忡忡。

    “昊廷!”蒋雅南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忙跑到黄昊廷的身边,“你们都是阎王,快救子骞!”

    “我打不过将臣啊!”黄昊廷为难,“我只能说看看有没有机会。”

    后卿斜了一眼,他的眼里看到的黄昊廷,身布满了脉络般的血丝,想起将臣所葬之地,是血池,嘴角泛起冷笑。

    不用多想,也知道将臣怎么偏偏闯进了别墅,他引来的。

    吕莹冷眼相望,对黄昊廷她没有信任,但心里也不免怀疑,将臣是不是他故意放到秦子骞的别墅。

    “你快想想办法。要我做什么我都去做。”蒋雅南哀求道。

    “雅南,你起来。”吕莹冷眼相对,“钟灵借法都没办法,换了阎王,也没招儿。”

    黄昊廷微微一笑,“事在人为,借法本是阴邪的法事,不留余地给被人,也同样不留余地给自己,钟灵不一样尽全力了吗?相信我,我也是阎王之一,虽然我和王氏集团的人有来往,但也是为了活下去。”

    吕莹还是不信这阴险小人,但自己没有抵御将臣的能力,要救秦子骞,也得借靠他的力量不可。

    “你脸色很差,离死不远哈。”她冷冷的回了一句。

    黄昊廷尴尬的笑笑,不予回应。

    他在暗处躲得心焦,想要亲眼看到秦子骞死在将臣手里,精神十分折磨,看到后卿经不起蒋雅南软磨硬泡开始进别墅救人,终于按捺不住,从等待跳了出来。

    好不容易在崔判官的指点之下,他把将臣用血引到别墅,如此的良机,要是最终毁于一旦,还是让秦子骞逃脱,那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借着崔判官出江州救蒋勇,自己想尽办法,进别墅推波助澜,让秦子骞死透,后面的事,更加好办了。

    “你们别靠近别墅,将臣喝人血,闻人气,要是把它引出来逃掉,这江州可难太平了。”他装模作样的告诫一番,又看了蒋雅南,“他抢走了你,我可是看在你的面子,去救他的。”

    说完,他身体一晃,闯进了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