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35.第435章 斗将臣(四)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时间不够啦!”一声娇呼,瞬间拉住黄昊廷的双眼,看见张洁惊慌失措的大喊。而在她相对的数十米开外,秦子骞和将臣正扭成一团,相互缠绕在地扭打。

    来的正是时候!

    黄昊廷的眼睛一亮,身躯再一闪,站在了张洁的身后,看着她紧张万分的在罗庚面前准备,又扫了一眼昏死在一堆碎砖灰头土脸的钟灵。

    “黄昊廷,你干嘛?”秦子骞有了神感,勒着将臣的脖颈,抬眼瞬间看到了正在阴险微笑的他。

    “哥哥好吃力的说,我来帮哥哥一把。”他见钟灵的剑插在地,左手拔起,以迅雷之势,刺了张洁一剑。

    “不要!”秦子骞双眼冒火,心神慌乱,立刻被将臣抓住了反扑的机会,重重的把他从身后摔到面前。

    张洁闷声倒下,黄昊廷嗤嗤一笑,一剑将六角罗庚砍成了两半!

    “好不容易,我才找到将臣,弄出这个局面,是亲眼看着你死,结果差点被人破坏。幸亏我聪明,找到方法进来看一看。”

    他看见将臣一把将秦子骞从地揪起,心里说不出的舒畅。

    “你抢走我的未婚妻,夺我的地位,现在我赶回来,正式接管属于我的一切,你好好的准备下地府当差,等我回地府调整吧。”黄昊廷觉得轻松极了,看着昏死的钟灵,一步步走了过去。

    她满身的灰尘,看去虚弱万分,黄昊廷心思一动,深恐再出意外,一剑要刺向她的喉咙,然而转瞬又突然停下,眼珠子朝将臣和秦子骞瞟了一眼,“这是你朋友?”

    他的嘴角泛出难测的笑意,剑尖一转,切开了钟灵的腰带!那白嫩的肉,立刻在月光下呈现自己眼前。

    “你碰了蒋雅南,我也在你临死之前,给你留个念想。”

    “你敢碰她!”秦子骞被将臣的右臂紧紧勒得出血,从牙齿迸出恨意,在身后的将臣更是腾出一只手,利爪从右腹掏了出来!

    “啊!”黄昊廷装腔作势的叫了一声,“这么疼,你居然都不出声,真是bt。”

    “你不得好死。”秦子骞已经成了血人,口里发出诅咒,“我的朋友会一个个向你索命。”

    “谁知道?”黄昊廷挑了帅气的眉毛,“秦哥哥,你是老帅哥,该给我这小鲜肉让让位置了。从这里出去,或许你的朋友欣赏我也不一定。放心吧,我把你风光大葬是。”他说着,将地的钟灵拉起,将她平摊在结实的饭桌,插剑入地,解开了自己的裤带。

    秦子骞见他笑得邪妄,使劲扭动身体,右手奋力把将臣从身体里拔出,一个截拳道标准的背摔,把将臣向他丢了过去。

    随即,他立即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从地跃起,连滚带爬的去夺剑。

    黄昊廷猝不及防,将臣已经丢到面前,双手捏着裤带,大呼小叫的后退数步,却在直挺挺的将臣面前大口喘息了几下。

    将臣双目失明,陡然间没了秦子骞的呼吸,而钟灵和张洁的微弱呼吸几乎失去感觉,黄昊廷握着腰带,连喘了几口,立刻双手拍下一把擒住!黄昊廷再也顾不得裤带,任由裤子落下脚跟,双手去攀抓将臣的手臂。

    秦子骞冷哼了一声,登时让黄昊廷冷汗直冒,完了!

    果然双腿间寒气袭人,秦子骞一剑从将臣的两腿间投掷而去,听见黄昊廷一声惨叫,腿根间血肉模糊,喷溅了一地,赤红的长剑叮地一声,插进了墙面。

    黄昊廷双臂一软,将臣一口咬掉了他半边脖子,血喷得到处都是。

    “我跟将臣斗,可是有东西了身的,你一个阎王之力,能跟古魔神斗么?安心下地府吧。”秦子骞听着将臣大口咀嚼的声响,抬头看着墙壁的战魂刀。这个时候斩将臣的头,不知道是不是容易些?

    黄昊廷一个不察,顷刻没了命,登时魂魄出窍,感觉身体陡然一寒,哆嗦间见地无数的黑色锁镰滚动,知道这是勾魂之物,眼见无处可避,顺着将臣的身,附了去。

    秦子骞跃起取刀,猛地眼前一团黑影挡住视线,见将臣双目赤红,高高跃起的身影挡住了战魂刀,胸口挨了将臣一脚,重重被踹回了满是血浆的地面。

    蓬!将臣双腿弯曲,像是只巨猴,倒挂在天花板。

    坏了!

    将臣本是僵尸,最多身体有魄而无魂。黄昊廷初死,正是有魂而无魄,借尸还魂,反而成为了新的将臣!

    有了阎王的助力,将臣浑身的骨骼登时柔软,没了僵硬,只不过在天花板停滞了一秒,带着滚滚黑流,呼地扑下!

    秦子骞刚从粘稠滑腻的朱砂里站起,被将臣扑倒,听见他嘿嘿一声,肚腹再度疼痛,低头一瞧,战魂刀准确无误的插入肚腹,直直插入地,直接把他又钉在地了。

    呼地黑影攒动,将臣的躯壳如同化作一团青烟,瞬间跃到窗边,双腿在地踩蹬,跳出了窗口,消失在即将天明的凌晨。

    “呃......”秦子骞口泛出血,知道脏器血液正在体内乱窜,命不久矣,双眼一昏,再也没了意识。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秦子骞渐觉身寒冷,慢慢睁开眼来,只觉得灯光耀眼,又即闭,听见吕莹惊喜的叫喊:“你,你醒来啦!”

    秦子骞再度睁眼,见她一双美眸正凝视着自己,满脸都是喜色。他想坐起,吕莹急忙摇手道:“躺着再歇一会儿。”秦子骞一看周遭,见处身在医院病房里,这才想起身重伤,问道:“雅南呢?”

    吕莹扁扁嘴,“你伤都没好全,一醒来雅南,她可是第一个离开险境的。”

    “将臣逃了?”秦子骞见她反应,知道蒋雅南无恙,蹙眉又道,“我昏了多久?”

    “你昏了三天,为了让你身体恢复,我让后卿和蒋雅南出国去转一圈。总之是离你越远越好,果然你恢复神速。”

    “钟灵呢?张洁呢?”秦子骞又问。

    “你记得别人,我呢?什么时候见你关心关心我?”吕莹嗔道。

    “你不是好端端的站在我面前嘛。”秦子骞不想躺了,挣扎着坐起,身体发颤,一点力道也无。身满是白色的绷带。

    “张洁的情况最危险,倒是钟灵恢复的最快,害怕将臣出来作恶,天天巡城寻找那东西的下落呢。”

    “她一个吗?”

    “和她哥哥一起。”

    秦子骞点点头,这才说道:“你安排的都挺好。可你在这里,也......”

    他本想说,医院里并不安全,见蒋勇推开病房门,和历晓筠一起走了进来。

    “你们回到江州了!”这可谓万幸。

    历晓筠的脸色微变,像是成长了不少。“夏游呢,关飘呢?”

    “你好好休息,她们都好。”蒋勇说着,叹了口气。

    见一场恶斗下来,终于肯定这次没有伤亡,秦子骞长长吐了口气。

    “醒了吗?醒来准备婚礼!”周晴沉着脸,也走进病房。

    “什么婚礼?”秦子骞一愣。

    周晴脸色更是铁青,“你干的好事,还来问我!你养病还想养出个小三吗!”

    秦子骞登时大怒,前面阻挠万分不要蒋雅南跟自己来往,现在可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来逼婚,那有这么蛮不讲理的女人!

    “你那只眼睛看我找小三了?”

    “不用看,你的老二不老实!”周晴怒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