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39.第439章 斗将臣(八)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为了秦子骞,我已经让你,别以为拿着他能挡我,不过是我女婿的备选,我可不顾他死活了!”周晴知道这个时候犹豫,等同给将臣说明了自己的弱点。 无论如何,她身为酆都大帝,不接受妥协,更不能惧威胁,只能在心里偷偷的为秦子骞捏一把汗。

    手腕抖动长索,收了索圈,向它右腿急扫。将臣右脚一抬,弹开了索头。周晴一咬牙,手腕传递神力,已然挑起索头,飞索陡然绷直,好像一根硬鞭,蓦地戮向它左胸。这一戳又快又妙,索端正对的,反倒是秦子骞虚弱无力的身体。

    这一下要是戳,将臣得被自己逼退,但秦子骞这个时候得立时丧命不可。

    周晴把飞索控纵自如,索头疾送,已点戳到了秦子骞的前胸,这动作险,但飞索在她手下,轻重远近缓急,控制得如鱼得水。

    将臣看到危急,怕失去了这极为重要的人质,忙向右闪避,身体此露了破绽,拍的一下,左胫骨已被飞索扫,险些绊倒,向旁连跃两步,这才站定。

    周晴也看到了将臣僵硬的弱点,专挑他的双脚下手,只要这身躯被她飞索拉到,以它的僵硬程度,这飞索想要捆个结实也成,要是痛下杀手也行,不用想,后面还有没有下了。

    “冒犯阎君,只怕不想活。”钟馗的声音响起,本来皱紧眉头的周晴猛地神情一松,虽然这钟馗兄妹两人从不把地府的仙佛放在眼里,但是论起除魔卫道的心,可自己还要更为执着强烈。

    果然红袍飘荡,一手握剑的钟馗和钟灵同时出现在面前。

    “子骞!”钟灵更是惊呼一声。

    她与秦子骞相处,实在契合难言,虽然嘴胡说八道,可是在心里,是真真正正,把秦子骞当做生平排名第一的好友的。原因不为其他,只是秦子骞像男版的自己。

    “呼。”将臣见到对手越来越多,反倒收起了怒气,紧紧贴着秦子骞,让他紧挨着自己。

    呯!

    右侧又是一人飘然落地,手握着秦子骞的战魂阔刀,横在胸前,正是吕莹。

    “人多......没用。”它又吐了四个字,只是牙齿间漏风,听起来十分模糊。

    钟灵一咬牙,从后背掏出了新的一块六角罗庚。

    无论能不能救回秦子骞,也得把将臣封印在结界,决不能让它继续为害了!这次她毫不犹豫,扭开机括,只手按下,见罗庚的刺深入五指,血液迅速的流入血槽,在罗庚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咒扩展。

    “老规矩,十分钟。”她抬起头,坚定的说道。

    钟馗身形晃动,持剑在手,挺剑刺,一手是数道剑气纵横,手的神兵更是脱离手掌半寸,随着他手腕而灵动。

    将臣拉着秦子骞一退,急忙缩头在秦子骞身后,贴得他更紧。

    它抓住了要点,只要自己离秦子骞足够近,别人不能把它怎么样。右侧刀影晃动,吕莹娇叱着扑来,却被他极快的一脚,又踹飞了出去。

    这个女人没有什么战斗力,可以完全忽视。

    当当几声,黑色的飞索挡住了钟馗的剑气,令钟馗一愣,见周晴一脸怒容,“知道我用飞索,你拿剑气来破,你这剑气是斩将臣的,还是来砍我飞索的?”

    钟馗笑笑,“都是仙官,谁抓到算谁的。你有本事降伏将臣,你呀。”

    周晴一怒,飞索急速的划转起来,又开始做,寻找着将臣的破绽,好将他生擒。只有将臣嘿嘿两声,像贴在秦子骞身一般,紧紧的是不给她空机。

    “我知道,你没那个本事,给本道爷让开,看我的神兵擒魔!”钟馗讽刺一句。

    “扯淡神兵,从哪里找来的通火棒?”周晴毫不示弱。

    “别动!”将臣一声大吼,阻止两人斗嘴,自己有秦子骞在手,它才是笑到最后的赢家!它左手扣住了秦子骞的喉咙,微微用了些力,指甲扣出三四道血注。

    这个动作,令周晴和钟馗同时咬牙,站在当地,既不敢运气,也不敢移动半步,便如僵了一般。

    “杀呗。”秦子骞突然冒出了一句话,他脸如金纸,嘴角边虽犹带笑容,却是凄惨之意远胜于欢愉,走到今天,算是够了。

    吕莹和钟灵,算是自己的朋友,蒋雅南是他的爱人,叶柔是遗憾,关飘、夏游和历晓筠是学生,秦晓佳是女儿,现在连钟馗这个师傅,周晴这个丈母娘都有了。

    是死在这里,至少在人间短暂的活过,什么都拥有了。

    周晴眼见他伤重,多挨得一刻,便少了一分救治机会,心暗暗焦急。钟馗全身劲力也都贯到了右臂之,剑尖嗡嗡的颤动,蓄势待发。

    “我说,我娶不了她吧?”秦子骞的话传到旁边的吕莹耳里,她十分后悔。自己本来是有机会,在蒋雅南前面跟这个男人滚床单的。

    但是突然转念,算滚床单,还是不如蒋雅南在他的心里位置更重。

    她握着刀撑着站起,看着秦子骞硬朗虚弱的侧面,又突然想道:“我都再想些什么!他要死了!”

    生平第一次,她鼻子一酸,双眼开始模糊。

    谁都知道,再等下去,也是毫无胜算,秦子骞终归要死。

    钟馗的牙齿咯吱一响,没有见他如何跨步,已向左后侧斜退半步,在直趋斜退的档口,剑哗地甩出一道剑弧,听着剑身嗡地龙吟,周晴看见他紧闭双眼,知道这是他的杀招,一剑既出,再也没有收回的余地,当即叫了声好,甩动手的飞索,跳跃灵动,呜呜响声不绝,无坚不摧的掷向秦子骞和将臣。

    “不!”吕莹一声大叫,反倒冲着扑了过去,“我和你死!”

    将臣满眼都是剑影、索影,他万万没想到,这钟馗和阎君都是硬茬,不接受自己的要挟,不顾秦子骞的性命,誓要他将臣交代在此。

    跑!

    黄昊廷的思路第一时间,窜进了脑子。左臂突然一收,竟然把秦子骞松开了。

    吕莹扑进了秦子骞的怀里,秦子骞电光火石的一愣,月光正洒在吕莹手的战魂刀刃!

    于是,

    取刀,转身,挥劈,有风帝的速度,蒋雅南的身法,钟馗的刀气,几乎一气呵成。

    将臣不过跑出了两步,脸的那道可怖的刀口突然寒光一闪,整个脑袋此削掉大半截,提溜着滚了出去。

    一股强横野蛮的刀气,直至它身后的公寓石柱,登时平平的斩断。

    “结界!”钟灵的罗庚蓬地泛出金光,将钟馗和阎君的致命一击,登时送进了结界!

    秦子骞喘着粗气,本来求死的他,竟没料到这种结果。

    “扑通!”将臣的尸身终于倒下,这下想到地府永不超生,也是不可能的了。

    “你活着!你杀了将臣!”吕莹兴奋的大叫,脸再美,这个时候也哭还难看。

    “不是我杀的,是你杀的。”秦子骞按了她肩膀,欣喜的说。

    要不是她也不要命,给自己递刀,那现在自己真的死得透透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