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40.第440章 气走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他不是刀枪不入,金刚不坏吗?”秦子骞指着地将臣的尸体说道。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是铜筋铁骨,谁告诉你它刀枪不入了?”周晴回答。

    秦子骞一愣,好像谁说过刀枪不入的?算了,将臣一死,纠结这些问题已经没有意义。

    “阎君大人是要把女儿嫁给我吗?所以这一切都是试炼?”他又问。

    周晴不答,钟馗笑着收起手神兵,这个秦子骞明知阎君是个拐弯抹角的人,他偏偏反其道而行之,非要一切挑明了不可。

    他见周晴沉了脸,知道她虽然定了秦子骞做女婿,但从她内心深处,秦子骞整个人,在她这里不讨喜。

    作为一个官,能跟自己和妹妹领悟到这个武力阶段,还有一个好脑子,在人群,那是相当优秀了。

    “地府走了四位古魔神,我来捉拿,阎君同时要我试试你。我也给阎君个面子,你的身手异于常人,但要说逆天,还有不少距离。不过,脑子转这么快,其他人也不能奈何你了。”钟馗说着,看到周晴扭头盯着自己。

    他淡淡笑,这是试验的事实。说起来,自己跟他缠斗,已经拼劲全力,可到最后,还是一招落败。有些东西,不是靠武力值才能对抗的事儿。

    他口里说的“其他人”,指的是自己。他是仙官,却不隶属地府的体制之,是其他人。

    可在阎君周晴的心里,这其他人也广泛,包括了她。

    “想做我的女婿,还差得远!我是让你们先订婚,以观后效!”

    “小周,”钟馗的胳膊耷拉过来,揽住了周晴的肩膀,惊得她一震。

    “你干嘛!”

    “秦子骞算是我半个弟子,也是你女儿的心人,不管怎么说,古魔神四人,降了一个,死了一个,还有两个人,这份能耐传到地下去,不知道要掀开一场多大的风波。你也见好收,别再为难了吧。”

    周晴一把把他的手臂拨开,“我为难了吗?笑话,我堂堂酆都大帝,需要去为难谁?再说,是为难,他能跳到我头去吗!”

    钟馗摇摇头,对抗女人的胡搅蛮缠,可不是强项。有心欣赏秦子骞,想要为他说声好话,想不到这丈母娘太难伺候。

    还是别蹚浑水,要不惹了这母老虎身,日子怕增加不少麻烦。

    他在地府的位置特殊,跟每个人相处也微妙,要不惹恼了谁,日后要是有求于人,怕孤立无援。说到这里,也不吱声了。

    “我不娶!”

    “他不要了!”

    三人异口同声,同时回答,周晴一愣,看了说话的人,分别是秦子骞、吕莹和钟灵。

    秦子骞的话没什么怪,是吕莹和钟灵的话让她觉得莫名其妙。

    吕莹瞥了钟灵一眼,虽然极快,也是将她下扫了一遍,“你女儿主贵,爱嫁谁去嫁谁,秦子骞没人嫁,我嫁他!”

    她怒吼,同时把秦子骞拽的紧紧的。

    秦子骞脸堆欢,“对,我也不差人。”他伸手抱了吕莹入怀,大手趁机在她腰下的两坨肉捏了一把。

    吕莹轻轻推了一下,表示还有些抗拒。

    钟灵嗤笑出声,长发披散开来,蹲在地收起罗庚,两只凤眼缓缓翻,自带了一股媚态,“有了我之后,秦子骞也不需要别的一发了。”

    她右边的眉毛冲着吕莹轻挑,带了份挑衅,“其他人床功夫不行。”

    “你说谁!”吕莹怒道。

    呼地身边窜过一条黑影,吓了她一跳,仔细看去,见后卿从地抱起将臣的尸体。

    “我去葬人。”他冰冷的说道,同时看了握剑的钟馗一眼。

    “我女儿呢?”周晴见后卿突然赶到,料想蒋雅南在附近,没等后卿回答,四下张望,果然,在公寓的门口,站着蒋雅南微微颤抖的身体。

    秦子骞微微蹙眉,放在吕莹肩头的手微微颤了一下,看着她双眼通红,在风口微颤,抿了嘴巴,笑不出来了。

    周晴和他之间的相处问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他和周晴都算痛快了,只是把蒋雅南夹在间,恐怕要受不少的折磨。

    谁不希望,自己喜欢的男人和自己的父母相处融洽?谁不希望,一场恋爱能够得到父母的由衷的祝福?

    但偏偏,她蒋雅南的父母和情郎斗得不可开交。

    “你们别斗了,我谁也不嫁!现在也已经成人,更不需要依靠家里!”

    撂下一句狠话,蒋雅南转身走。

    周晴想要追去,踏出一步,又去看秦子骞,“你还不追!”

    秦子骞心里一跳,却还是尽量稳住情绪,“我为什么要追,又跟我关系不大。”

    众人观察两人的表现,心知肚明。明明两人都在内心把蒋雅南看得重要万分,可是为了面子,谁也不肯在对方面前放低一点姿态。

    “对不起。”吕莹歉意的说了一句。可能是自己挽手的动作,促使蒋雅南离去。

    “和你有什么关系。”秦子骞说着,反倒是伸过手,把她肩膀抱住了。

    “你听着阎君,别看我跟蒋雅南有了什么,但我秦子骞从来不缺女人,你想怎么嫁女儿都行。我不在乎!”

    周晴哼了一声,“明天省来检查,我才懒得管你们这些破事儿,谁愿娶,谁愿嫁,跟我没关系。秦子骞,别怪我没警告你,络消息传得太快,江州的毒杀案人尽皆知,一个月之内限期破案,要是破不了,你和你的女人都给我从江州滚蛋!”

    果然和蒋雅南一个尿性,撇下一句狠话,她也走了。

    “阎君说的出,做的到,你不能顺着她点?”吕莹嗔怪着,但是看秦子骞,想起刚才冲阎君怒吼的自己,觉得有点尴尬,又扭了头回去,她没有帮助秦子骞“悬崖勒马”,反而助长了争吵的气势。

    气走蒋雅南,也有她的责任。

    “对,先破案吧,这件事我可帮不忙,但是你白天破案,晚有时间来一发吧?”钟灵问道。

    “跟我去抓鬼!”钟馗盯着后卿,给妹妹一声吼。

    “我能不贡献我的黑夜么?”钟灵反问。溺爱自己的哥哥一定不会对她过于苛刻。

    “我去葬人。”后卿对钟馗的刺眼的目光视而不见,说话依旧冷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