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44.第444章 错觉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送走了崔判官,蒋雅南立刻给秦子骞打了电话,但他并没有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料想他在警局,忘记了取酒店的房卡,出了酒店。

    那青色的女鬼,又慢慢的从床底飘到了床,盯着蒋雅南留在酒店里的外套,穿到了身。

    红色妖艳的一条条极细的血丝像是脉络一般从它身蔓延到了整个房间,它穿着蒋雅南的外套,站到了穿衣镜的面前,一双猩红的双眼,睁开了。

    秦子骞详细看过一遍经过。经纪人死在车祸之,但身明显都有严重的花粉过敏。对她的尸检报告,还没有出来。

    “我去找毕夏。”

    “没用的,现在没有人能够见到她,她在准备一场场的演唱会。”蒋雅琴说道。

    “我有办法。”

    “那好,你要是见到她,记得给我索要一个签名。”蒋雅琴极快的从包里掏出一个本子。

    “有没有搞错,我怀疑她是花粉凶案的凶手,你要这个签名干什么用。”秦子骞皱眉,却也把本子接过了,“小厉,我们走。”

    咣当。

    历晓筠的凳子被自己打翻,紧接着在众人的注视下,她嗵地一声,腰胯又在办公桌的边角重重磕了一下,疼得只咧嘴。

    蒋雅琴见她笨拙,咝地抽了口凉气,似乎能感到她的疼痛,“你没事吧?慢一点。”

    历晓筠脸一红,急忙闭滚烫的双眼,现在能不让自己产生滚床单想法的地方,只剩下幼儿园了!

    女人也同样能让她产生感觉。

    真bt!

    只有秦子骞没心没肺的笑笑,也只有他知道,历晓筠脸红可不是因为尴尬。

    刚一转身,一个清瘦的身影撞着他肩膀经过,带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是个女人。

    “我来报案。”

    清脆的声音,让秦子骞心头一跳,这声音居然十分熟悉,伸手一抓,碰到了那人的胳膊,“等一下。”

    这女人亭亭玉立,美貌也算等,但与蒋雅南相差距不小,但与钟灵之柔、吕莹之俏,历晓筠的媚,似乎微见逊色。

    历晓筠把她打量一遍,居然是个平板身材,不知怎地,微微挺腰,扬了扬下巴。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秦子骞惊喜万分。想不到又见到了一个久不见面的朋友——十二罗帝的冥帝许婧,突然回来了。

    许婧毫无表情的看他一眼,“先生,你是哪位?”说完,眼睛迅速向外瞟了一眼。

    两个男人跟在她身后,见到秦子骞捏了许婧的手臂,神色不悦。

    秦子骞哪里在乎她身边随行人的脸色,看她眼睛里有话,收回了手,“对不起,我认错了。”

    大半年没见,许婧眉目清雅,肤色白里泛红,娇美的很,看来这段时间里,她要起在王氏集团做研究员,要舒坦太多。

    她已经是觉醒的冥帝,那么身后的两个人,应该都是找到的罗帝了。

    突然见到秦子骞,许婧也是意外,无奈身边跟着人,一切都得收敛起来,自己给他递了眼神,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得懂。

    心里激动不已,却还是那副拒人於人千里之外的无情神态。

    “美女和我的朋友很像,不好意思。”秦子骞笑笑。眼睛向下瞟了瞟。

    许婧不动声色,心里却暗赞他果然鬼精,看出了自己眼神的猫腻,觉得大半年没见,他身的一股轻薄像是有了收敛,看去变化也不小,内心更是高兴,只是现在可不是说话的时候。

    “我是来报案的。”她又说道。

    秦子骞放下心,许婧既然回到江州,之后会跟他联络。这事儿,还是没有见到毕夏更重要,转身开警局。

    蒋雅琴前询问,许婧的双眼盯着跟随在秦子骞身边的历晓筠,充满敌意。

    “我能先回去吗?”历晓筠出了警局,觉得心惊肉跳,不仅仅是许婧的眼神,连张国栋、蒋雅琴这些凡人,也都让她困扰。

    “把刀给我吧,你决定背龟壳,可以背一辈子。”秦子骞冲她伸手,冷漠扫她一眼。

    “谁要背龟壳!你什么意思?”

    他知道历晓筠骨子里好强,“刚才你面对的,只是凡人,他们什么都没做,只是正常跟你说说话儿,算离开前到警局的几位罗帝,也没有见面给你甩一把飞刀。你在人世的时间还长,决定以后见到人先回去吗?”

    历晓筠没有吱声,她知道现在出现在她体内的乱象,已经把她搅得一团糟了。可是这些人确实都能让她产生来一发的想法啊。

    “秦老师,你要是想来一发的时候,是怎么克制的?”历晓筠说道。

    秦子骞一笑,“我和钟灵是一样的,我们信奉‘本性学’,想来一发来一发喽,不一定要什么固定的对象。”

    他转身继续向前走,饶有深意的问,“你自己看呢?”

    见她不再提回去,而是继续选择默默跟随,秦子骞暗叹孺子可教,“每个人活在世,都有一张不同于他人的面孔,你看着街道,都是鼻子眼睛,可是都不一样,每张面孔之下,都有不一样的个性。你面对自己的问题,要自己选择处理的办法。谁也不能在你身边教你。”

    “明白了。”历晓筠回答,又皱起眉毛,“你和罗帝们交朋友?”

    秦子骞一怔,她的弱势几乎让他忘记了她也是阎王,对罗帝们有着与生俱来的抵触,好在反应也够快,“没,只是认错。”

    历晓筠翻了一眼,她知道秦子骞撒谎。不过也不打算刨根问底。

    两人径直闯入毕夏下榻的酒店,不过几个暗示,在酒店的总统套房里等待着大明星忙完归来。

    历晓筠想了一些事情,却始终想不通,食欲开始大涨,在套房里选了一堆甜品,开始显露吃货本性。

    秦子骞在套房里巡视了一圈,却始终不安,这房间太大,这个十九岁的女孩是怎么驾驭黑夜独处套房的空旷的?

    像是被人紧盯着,他突然回头凝视。

    眼里只有历晓筠大吃特吃的景象,为什么自己总觉得房间里还有其他人呢?

    他的右侧像是带过了一阵风,像什么人从自己面前又走到身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