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45.第445章 无可奈何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酒吧。

    一张男人面孔趴在墙角透过双眼,正在注视着街的人群。

    这跟古世纪的人们完全不同,人们不禁穿着形怪状的衣服,裹得那个时代严实,还有眉宇间的冷漠。

    浓眉大眼的男人看了一阵,放下了最后一扇落地窗的窗帘,整个酒吧一片昏暗。

    嗤的一声划响,他长长如同肉球组成的身躯,在满是碎渣和鲜血的地面游过,径直进了仓库,到了因为惊恐而张大双眼的李倩和叶柔面前。想要说些什么。

    “吱呀,”酒吧的门被人推开,肉球男人顷刻了天花板。

    “好惨......”崔判官走进酒吧,把门又扣了。皮鞋在地踩出咯吱吱的声音,他看了一眼满是尸体的大厅。

    “人总是要失去,才会珍惜价值。”他说着,扶正酒吧里的一张沙发,坐在一张还算干净的桌子面前。

    “呼!”肉球一样的男人落在了崔判官的对面,扯着嗓子问:“找到秦子骞了?”

    “没有。我只是去找蒋雅南。”

    “你把女魃送到她身边,是要女魃找一副新躯壳么?”叶柔仔细听着两人的交谈,那肉球男人的声音极其难听,像是把虫叫和金属混合一样,浑身让人不舒服。

    “赢勾,人都杀完了?”崔判官问,他并不回答,事实旱魃也不能吸收蒋艳南做新的身体。

    “嗯。杀光了。崔判官,我不太明白,你不是要调教秦子骞吗?干嘛冲这些凡人下手?”

    “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人失去才会珍惜,要不了多久,他能发现这个道理,最后,除了能奋力自保,得按照我说的做!”

    “你杀光了他身边所有的人,为了让他听你的话?是不是太简单粗暴了?”赢勾蠕动了一下肉球般的身体,像是破壳而出,生出两条人类的臂膀。

    一具僵尸之祖,给他讲简单粗暴?

    崔判官摇头笑笑,从兜里掏出一只香烟,“相信我,这才是生存之道,如果最终要失去,还不如从一开始,没有的好。”

    “那个小阎王呢?脸皮挺干净的那个,你把他当枪使,到了地下,他还不恨你入骨伺机报复?”赢勾说着,又生出一条腿。

    “王家也开始动手了,你这个时候杀了他们,秦子骞会把账都算在王家头,势必马要掀起腥风血雨,要是他还是那种心软的个性,要救身边的女人,最终也会导致他把性命搭!”崔判官说道。

    他不回答赢勾的问话,说的是形势。

    “我怎么觉得,你和阎君的做法,像是对秦子骞的另外一种保护,方式不同而已。”

    噗嗤一声,赢勾的另一条腿,也生成了出来。

    “女人我送他了不少,他还缺么?做人最重要的,是怎么保住自己的命!他是阎王,天生下来,是拘魂和审魂,跟那个女侦探混什么混,职责一样吗?”崔判官怒道。

    “我明白了,阎罗有送其他阎王回地府的要任,为了避免任务失败,你和阎君想方设法,在人间给他开绿灯。不过现在你们应该松口气,敌对的阎王也只剩下最后一个了......啊,不对,你是帮他完成任务!”

    赢勾终于醒悟过来,崔判官看似杀光秦子骞身边的人,实则是协助秦子骞的工作,他的任务,是要把所有阎王送下地府,可是吕莹、历晓筠,秦子骞可决不会对她们下狠手的吧。

    “你想欺瞒下,借着自己脾气发作,来帮忙,是不是?”赢勾的双眼放光,像是发现了其的诀窍。

    崔判官笑着摇头,“我知道,迟早都会被人看出来,所以我多杀点人,好让人不易察觉。”

    “这秦子骞跟你什么关系?值得你为他杀人?”赢勾想知道其的真正原因。

    “游戏一旦开始,不能结束,我在这件事,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还是我自己执念太深了。最终导致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崔判官长叹一声,神情凄然,不过瞬间又精光暴射,“好在我还有法力,能够尽量支撑局面。只有秦子骞身边的人全部死绝,他也更能安心的走完人间的路,到地府任职。”

    赢勾见他不愿回答自己真正的目的,也缩了头回去,“后卿一定是看出了猫腻,突然转向到了秦子骞的身边,有他跟着蒋雅南,只怕你要杀蒋雅南,没那么容易。啊!”

    赢勾又发出了一声惊呼,像是又有了新的发现,“你把旱魃送她身边是为了......”

    “别说了。你发现的够多了,一句话,在地府我待你如何?”

    “崔老哥,你待我不错,可是这样骗着我们四人来出生入死,是不是太不地道,除非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帮你。你不能让我也像那个小鲜肉阎王一样,做个糊涂鬼吧?”

    “附耳过来!”崔判官在他耳边轻语,叶柔再也听不见了。

    良久不语,酒吧里一片寂静。

    “原来......这样。”赢勾传来的声音,像是明悟。

    又沉默了一阵,只听见崔判官抽烟的呼吸声。

    “也真是难为你了。这么做确实无可厚非,好吧,看在你在地府处处为我们说话,这个忙我帮。但是后果你可想清楚了,要是一旦被发现,你的后果可......”

    “别说了,我自己犯下的罪过,自己承担。”崔判官说着。

    “你玩的太大,这把阎君都搭进去了,现在也只能顺着这条路一路抹黑,心里一定恨你入骨。你这可是为了人情不顾法理,能瞒得过地藏谛听吗?”赢勾问道。

    “从一开始,没想过瞒他们,好在菩萨心肠,一直隐忍不发,要不,我还有机会来?”

    “你呀!大罪难赦,真的大罪难赦。”

    “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蒋雅南的真正身份。索性让你知道其的奥妙。”

    叶柔心里一惊。

    “嗵!”像是桌子被掀翻,显然是听话的人吃惊的程度,“你...你疯了!仙官和仙官缠在一起,你们真是什么都敢做!”

    “这不是我和阎君所希望的,我们一直希望两人不要走得过近,可是事态并不能照着我们计划的发展。两人在一起已经触发事实,现在一切都只能听天由命。”

    叶柔的耳朵里,听出了崔判官的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