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46.第446章 困扰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在秦子骞想要离开的时候,毕夏大呼小叫的进门。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总之我住总统套房,我的其他助理也一样,最少不能低于四星级酒店,你们看着安排,要不飞下一场。”

    她声严厉色的吼叫完,关了房门。

    “你们...又是你!”毕夏认出了秦子骞,正是次闯入的那个男人,可是自己明明已经加多了保镖,严防死守,可他还是轻而易举的进来了。

    叔叔说的没错,他不是凡人,想去哪里去哪里。

    “毕小姐,次我来较唐突,没有说清楚我的身份和来意,这次我是作为江州警局的民事顾问,来询问你几个问题。”秦子骞开门见山。

    “我是守法的公民,你们要问什么?”

    “是关于赵紫的一些问题。”

    毕夏听见不是询问自己吕博的死因,松了口气,精神不由得放松,“你们警方还真是有办法,居然还是能找到我,不过她已经不再是我的经纪人了,有什么问题?”

    她脱下外套,坐在沙发开始卸妆,“不介意我这么做吧,工作实在太累了。”

    秦子骞笑笑,“当然,不过我是来通知你的,赵紫已经死了,死于车祸。”

    毕夏明显有些吃惊,停下了卸妆的手,“不会吧,怎么可能?”

    “在昨天,她出了撞车事故,当场死亡,我是想问一下,昨天早你在做什么?”

    “和经纪人吃饭。”毕夏又开始卸妆。

    “她跟人有过节吗?”秦子骞又问。

    “不,她尽管私吞了我的钱去炒股,但是为人非常的谦和,跟谁也没吵过架,所以,我发现钱的数目不对,也较晚,在经纪人里,她是很称职的。”

    “和你吵过架吗?”

    “这个问题你可以问我身边的其他人,赵紫的脾气可不是一般的好。”

    “你认识一个叫李晓燕的人吗?”秦子骞又问,赵紫的电话,这个名字出现的较频繁。

    “李晓燕?没有听过。”毕夏回答。

    这个张国栋已经证实过了,这是一个酒店的电话,而每周赵紫都会跟这个人在酒店碰面,应了薛正初的推论,这个李晓燕在赵紫的生活圈里并没有得到证实,那么有可能,这是一个化名。

    也是说,赵紫有个隐藏的情人,不被人所知。这充其量也是能说明赵紫较小心谨慎,可能是经纪人的工作导致,她不对外表明自己或是工作的事情。

    “谢谢了,你的话对我们很有用。”秦子骞冲历晓筠使了眼色,示意要走。

    看来这个案件,可能跟毕夏无关。

    “你们了解赵紫吗?”毕夏突然询问。

    “什么意思?”秦子骞回头,“你要说什么?”

    “他可不是一般人,我虽然解雇了他,可还是得承认,他是经纪人最好的。”毕夏回答。

    秦子骞的电话响起,他低头一瞧,是警局的技术科打来的,估计是赵紫的尸检结果出来了。

    同时还有蒋雅南的两通未接电话。

    “你们去好好查吧,他生活的不易,确实令人敬佩,需要来询问我什么,以后打个招呼来吧。”毕夏说着,低垂下眼,反正也拦不住,不如放开了让他们随时可以来问话。

    一个精致的笔记本递了过来,“麻烦毕小姐给签个名,受人之托。”秦子骞笑道。

    毕夏取出笔,顺从的画了画。

    秦子骞拿到了签名,接起了张洁的电话,越听越是吃惊。张洁在电话里,肯定了赵紫的死因,正是出自对花粉的过敏,过敏导致窒息死亡,而这不是重要的,更重要的是,赵紫竟然是个变性人!

    这瞬间能产生各种发散性可能。

    李晓燕的身份是男是女,突然变得未知。想到“她”每周偷偷的和这个“李晓燕”会面,立刻变得顺理成章。

    他是个变性人,可能非常在乎世俗的眼光,加她做经纪人、小心谨慎的个性,隐瞒自己的感情状态,也属于正常。

    “毕小姐,她动用了你多少钱?”秦子骞问。

    “每个星期五万,用了整整半年。”毕夏抿抿嘴,“听着我并没有把她告法庭,只是解雇,事实她的身份......其实人活着很不容易,交一个女朋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真的希望你们警方,能够设身处地的为她想想,尽量保留她的尊严,行吗?”

    历晓筠听了一阵,原来这个赵紫用钱去炒股是假,而是挪用款项养女朋友是真。

    “这个你放心吧,人都有人权。”秦子骞肯定的回答。

    见两人离开了房间,毕夏朝总统套房里的一间偏房瞅了一眼,见那扇门,轻轻的打开了。

    “是她养了女人吗?赵紫以前是个男人,也可能已经结婚了。这是外遇。”历晓筠说着,可是人变了性,究竟还能不能算是外遇呢?

    “你这么看吗?一个星期五万,花的好快。”秦子骞边走边从衣兜里掏烟。

    “有些女孩子是这样的,要是爱什么奢侈品,别说一星期五万,是五十万、五百万都有可能。”历晓筠说道,她见秦子骞嘴角带笑,“还有什么可能吗?”

    “你说的对,外遇或是养女人,这是一种可能,但也许还有其他的情况,譬如——勒索。”

    历晓筠挠挠头,她还真的没想过。

    “那个时候,赵紫还是毕夏的经纪人,算是娱乐圈的人物,毕夏这么火,她的经纪人也其他明星的经纪人更引人注意。如果有人知道了她的变性经历,以此做要挟,逼她用钱堵嘴......”

    “所以她挪用毕夏的钱,堵住那个人的嘴?”历晓筠明白了。

    “这只是一种可能,说不定,她真的只是因为婚姻关系没有解除,外遇养女人而已。”秦子骞说道。

    手机的震动再一次响起,面出现蒋雅南的号码,秦子骞皱起眉头,长叹了一口气,这件事对他来说,才是最大的问题所在,究竟该把蒋雅南怎么办?

    “晓筠,你是医学院的高材生,会不会心理咨询?”

    “什么?”历晓筠想不明白,这个案子跟心理咨询有什么关联,看似唯一需要心理咨询的赵紫,已经死了。

    “我有些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说着,手指又一次按下了拒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