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9章 赢勾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第449章 赢勾

    历晓筠回头,果然见到关飘捧着脑袋,笑得开心。 ()

    “这里死人了?”

    关飘听见秦子骞询问,收起笑容,“是。我到这里时,闻到戾气,进来一瞧,果然死了不少。都是全副武装的。”

    王家人?

    秦子骞贴在墙边,想要感觉一下一楼的气息,却丝毫没有回应。

    “你没进去过吧?”

    关飘缓慢的摇头,这个反应说明下面有个大家伙,关飘只能“让路”或是躲避。

    “我不能下去。”关飘说道。秦子骞一愣,作为有思想的有形鬼,关飘和夏游的实力已经足够厉鬼的级别,可是它连下都不敢下。

    最近能给自己造成麻烦的,当属四位僵尸始祖了。

    将臣已经死去,后卿当然不会在自己身边,能在下面的,不是旱魃,是赢勾!

    “你们留在外边,关飘,你保护历晓筠。”

    “保护?”关飘眼头一低,嘴角带笑,“这个当然。”

    历晓筠知道她之前装作自己同学,目的不纯,见她浅笑,心里更毛,立刻拉了秦子骞的手臂,“我不待在这儿,要是死一起死,我跟你一起下去。”

    秦子骞正要回答,面前房门突然打开,一只女人的手突然伸出来,攀他的肩膀。

    他突地一跳,手动作更快,捏了那手的手腕,拧了半圈,然而脑子又得到了新的回应,急忙道歉:“啊呦,对不起。”

    手臂传来温度,这不是鬼,是个女人。

    那女人踉跄几步,从房间里被抓着差点睡在地,纷乱的头发一抬,竟然是叶柔。

    “李倩,快,李倩被赢勾带走了!”叶柔焦急的喊道。身落下一盘绳子,看来她被绑在这里,好不容易才脱困。

    “赢勾?”

    “我听见它和崔判官密谋......”剩下的“密谋帮你。”还没说出口,咚地一声响,一个黑影站在了秦子骞和她的面前。

    “出来啦!有鬼啊,快跑。”历晓筠只是看到一个轮廓,扯开嗓子大喊,关飘一手把头按脖子,腾出一只手把她拽住,“看清楚,是个人。”

    历晓筠又惊又怕,忙不迭的看去,不但面前是个人,还是个英俊的男人。

    秦子骞和叶柔你瞧着我,我瞧着你,这一张脸让两人一时之间百感交集。月光从窗照射过来,那眸子一闪一闪发光。秦子骞心想:“他还活着?”

    这脸和毕子晋的一模一样,只是起本尊,要更为苍白。

    只见他光着身子,身沾满了皮屑和血渍。他闻出血味儿,料想进来之后,眼前漆黑一团,那么定是血肉横飞的惨烈场面。

    不想很快的,遇见叶柔,还有这样的一张脸。

    “子晋......”叶柔像是着魔,力气突然变大,想要挣脱秦子骞的拉扯,去要拥抱。

    “回来!”秦子骞一把扯了回来,“它不是子晋,子晋已经死在亮村,它是赢勾!”

    “小贼倒是聪明,你不在别墅待着,到这里干什么?”赢勾张口说话,叶柔认得这个怪的嗓音,真的不是毕子晋,这才被秦子骞拉住,不再动了。

    想起毕子晋还是死了,她眼圈又红,说不出的难过。

    “你把我朋友呢?”

    “当然是吃了,要不我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身体?捡现成便宜,谁不会?”赢勾轻描淡写。

    秦子骞咬牙,从历晓筠的手里夺过刀柄,微微一摆,战魂刀出鞘,激起一股风声,说道:“我发过誓,不要身边的朋友再有意外!”

    赢勾抬头望著酒吧天花板的横梁,呆呆出神,似乎全没听到他的说话,猛地里右臂闪电般向前伸出,喀的一响,徒手抓他的刀背。

    秦子骞以为出其不意,没想到它竟会斗然发难,危急闪避不开,战魂刀被它大力捏住,感觉要脱手,顺势急插,蓬地插在地面,身子向翻起,一脚朝他脸踢去。

    赢勾噗地挨了一脚,却纹丝不动,秦子骞反倒听见一声清脆的骨响,自己竟然又骨折了。

    接着身体歪斜,他脑袋一侧,右臂甩开,一拳朝他脸奔去,谁知道啪地一声,正好击他的手掌。

    历晓筠和关飘同时呀了一声,侧头去看,都想着秦子骞能一拳暗袭成功,不想赢勾动也没动,伸手握住了秦子骞的拳背。

    秦子骞只觉得这一拳像击在了水里,除了感觉柔和什么都接触不到,暗叫一声糟糕,急忙收拳,赢勾眸子一动,手腕斗翻,把他手腕反捏了个结实。

    “都知道了我是僵尸之祖,别说我不让你打,算你打着,手还要骨折,你这么个打法,我没动,你挂了。”赢勾脸还是平静无波,可是语气满是戏弄。

    “记住,我是硬的,你打什么地方,都没用!”赢勾说完,右脚后踏了一步。

    秦子骞只觉对方扯力向里拉夺,立刻拔出战魂刀,又向前疾送,刀挺的神力威猛,非要逼退它不可,可那英俊的脸一闪,放开他的手身体跃起,竟快得战魂刀劈下之际,在刀一点。这不闪却避开的套路既特又轻捷,顷刻了头顶的天花板。

    他嘿嘿笑了一声,在天花板行走的更快,哒哒哒几声,落在几丈之外,噗地从天花板落下,扭头回来递给秦子骞一个狡猾的眼神。

    “你追的我,我把你朋友还给你。”说完,身形纵起,已抱住了酒吧里的一根柱子,犹似猿猴般爬了去,滋溜下了一楼。

    “别去,李倩一定被它害了,”叶柔喝道,这算是毕子晋死后,她接受事实给秦子骞说的第一句话。

    “我的面具在哪儿?”

    “子晋不要你戴。”秦子骞咬咬牙,李倩究竟怎么样,谁也不知道,这个怪物明显是在调戏自己,让自己一步步进它的圈套。

    “它能力很强,绝对在你之,不能下一楼去。”关飘说道。

    “我有选择么?”秦子骞道,“李倩在它手,至少有一半的几率活着。”

    他捏紧了刀柄,不过几个纵落,在几个人的惊呼劝阻声,跳下了一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