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51.第451章 教导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女魃说的轻巧,可是心里一点也不轻松,仙官和仙官相恋,并且已经有了既定的事实,这地府的监管官少不了逐层通报。

    相信没有多久,关于秦、蒋两人的处罚,也接踵而至。

    酆都大帝、崔判官同样落下凄惨的下场。

    帮了崔判官一场,总得多占一些便宜,腾出时间,留在地。要知道自己再下地府,无论将要面临什么样的惩罚,最终还是会永不超生。

    可谁也没那个本事,叫自己消亡。

    蒋雅南看着她缓慢眨动却灵动的眼珠子,觉得她没有实话。

    相她的双重保护,秦子骞的条件相对苛刻的多,从二楼跃下,立刻被卷进赢勾的结界。几次恶斗,发现这赢勾身形滑溜,但是力气却还不如自己的大,仗着自己膂力了得,也顾着自保,但想要把对方擒住,相当吃力。

    赢勾见他敏捷不过自己,也跟着绕着他兜圈,玩起声东击西,这一下,秦子骞立刻吃力,眼见他利爪如钩,直刺他小腹,急忙挥刀去挡,嗤地一声,右臂深深划了一道,直削至骨。

    赢勾找到破绽,看着秦子骞右臂伤口流血不止,越斗鲜血越是流得厉害,它连使杀招的套路。双爪呼呼作响,更加紧密。

    秦子骞想把他逼开,想脱离赢勾的结界,但他左手使刀太不习惯,再加右臂和身诸处受伤之后,原有的神力已留不了三成。

    不知道赢勾是不是有意无意,始终没有过分进逼,只是缠住了他,要他流血过多,自然衰竭。秦子骞又撑了一阵,还是找不出破绽,偏偏又不能停下,烦躁吼了几声,战魂刀劈的更响,隐隐要发出刀气。

    “看不出阎罗断案的脑子还成,怎么一打架,使蛮力?”赢勾讽刺道,他的声线刺耳,又换了腔调,“是蛮力,也还是胜不过我啊。”

    秦子骞呼地觉得面前生风,一股巨力掀到脸,紧绷着五官准备硬接,那风头却陡然一转,移到他的胸口,不等他挥动战魂刀,被拍飞了出去。

    这一来,赢勾的实力顿时明朗,秦子骞心如死灰,原本以为自己的速度虽然不及,但力气总强过他,没想到他一直隐藏着不展露,看自己白费力气!

    他心里失望至极,刀法也乱了,呈现败像。

    “从开始到现在,你都抓不住打架的诀窍,我在地下看也看够了,这和你和破案是同理,要学会借力打力,懂得隐藏啊。”赢勾笑着,奔连着几拳,分别击秦子骞的下巴、肩头和肚腹。

    眼见秦子骞脚步蹒跚,刀路渐渐散乱,已是支持不住,赢勾绝不放过,爪痕令他半边衣衫全染满了鲜血。

    秦子骞忽然大声叫道:“赢勾,你杀了我,我对你感激不尽。”

    赢勾一抓将要夺刀,突然听见他大喝一声,不免一愣。

    他不及收招,手冲着秦子骞伸出一半停在半空,在这电光石火般的一瞬之间,秦子骞右掌忍着剧痛拍出,击了他的胸口,砰然一声,将震得飞出数步,一交摔倒,口狂喷鲜血,竟然断了好几根肋骨。

    “好哇,咳咳,这一招使得不错......”赢勾慢慢从地站起,看着脚步虚浮的秦子骞,这家伙还是能调教出来的,只是需要时间和更多的磨合。

    “再打下去,你迟早都会死。”秦子骞嘴角淌血,擦拭仍不忘了邪笑,“我有不死之身,你是僵尸,断骨是断了,再也无法恢复。我是地府正统的仙官,你算是僵尸之祖,总是妖邪,怎么相提并论?”

    赢勾嘿嘿笑过,也不回话,呼的一掌,往他面门击去,秦子骞急忙闪身相避。

    其实他这一掌击他面门,看似凶猛,是来报仇,但却是个虚招,见秦子骞闪避,立刻飞出左腿,一脚踢向他的胸口。

    “给你说过,我全是硬的,是断了骨头,也不知道疼。”

    砰嘭、喀喇两声,赢勾左腿断裂,身子向后飞出,摔在十几米之外,虽然断裂也造不成他行动不便,但简直叫他不敢相信,“你怎么......”

    “这招是跟钟馗学的聚气,你会不会?”秦子骞惨笑,这一脚硬扛虽然看他占了风,实则他的内伤更重,牵动五脏六腑,喉咙都快压不住血气了。

    再有一下,怕自己无法抵挡,“赢勾,我也不妨告诉你,我也是硬的,包括下面的软蛋,你要不要试试?”

    赢勾当然不信,见他不肯认输,强撑到底,也不再跟他废话,说道:“再接一次试试!”

    他右手一伸,随随便便的拍了出去。秦子骞知道他力道凶猛,绝不敢大意,丢了战魂刀,双掌并推,以两只手同时来接他一掌。

    谁知道赢勾手掌忽低,好像一尾滑溜无,迅捷无伦的小鱼,从他双掌之下穿过,波的一响,拍在他的胸前。

    秦子骞一惊之下,聚气的神力,和对方拍来的掌力一挡,在这两股巨大的内劲将触未撞、方遇未接之际,赢勾的神力忽然无影无踪的消失了。

    秦子骞一呆,抬头看他时,猛地胸口像被一记重锤击。他立足不定,向后接连摔了两个筋斗,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委顿在地。成了一堆软泥。

    “忽吞忽吐,闪烁不定,引开敌人的内力,然后再行发力,这也是套路。”赢勾站直了身体,慢慢说道。

    他像是教导一样,给秦子骞说出使用的道理,“你要是自己找死,别怪我了。”

    呼地右手一起,风声猎猎,直袭秦子骞胸口。秦子骞知道再也没办法接,身形侧过,想要避开他的神力。谁知道他右臂又斜弯急转,手掌竟从绝不可能的弯角横将过来,拍的一声,已击他背心。秦子骞便如一捆稻草般,在空平平的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下,动也不动的伏在地,似已毙命。

    这么个打法,他还要继续么?

    “秦子骞,给你一个选择,放弃救人,然后离开,这里的事不是你该管的,该做什么做什么去。”赢勾开始按照崔判官的委托,引秦子骞道了。

    “不......”虽然瓮声瓮气,听起来微弱得像是蚊子哼哼,但他耳朵里还是听见了秦子骞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