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54.第454章 凶手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薛正初在听到两人的推论之后,做了总结:曾经的警校学生、已婚、女性、丈夫英年早逝,瞬间把调查范围缩小,这个重要的人符合的要件十分特殊,应该不难找到。

    果然,在两个小时后,找出了一位最为契合的嫌疑人。

    只是,薛正初有些沉默,说起这个女人,他有恻隐,不是别的,只是因为这个女孩曾经是租住到他同一个小区的一名预备警官。

    人很踏实,也很勤快,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搬家了。

    “季薇,她不是次红旗路隔离区事件后第一个捐款了一百万的女富翁吗?”蒋雅南瞪圆了双眼。

    “季薇,22岁,周县人,曾经过两年自费警校,是高专的毕业生,在校期间到本地派出机构实习了一个月,做过户籍警,但是毕业后公务员招考没能考,所以没能进入警察队伍。”薛正初说道,他嘴里不停,目光却移到蒋雅南的身,“2017年初结婚,对象是个自由职业者,她的爱人我没有见过,但是她在我所居住的小区租过房子,人还是挺不错的,怎么你说她捐款?她是富豪吗?”

    他的印象里,季薇穿着一直朴素,难道是个隐形富豪?

    “查到了,”蒋雅琴在一旁的办公桌扭过头,锦都有个女孩叫赵紫,生于1993年7月5日,天生心脏病,不足一年病死了。”

    赵紫的身份得到落实,有人修改了这个死婴的身份,让人取而代之。

    秦子骞吸了口气,沉吟了半晌,“季薇的伴侣怎么死的?”

    “据说是出去游玩,遭遇泥石流,尸体没有找到。”张国栋也凑了过来。

    “所以,老公变成了赵紫。重新回到人们的视线。”蒋雅南说道。

    秦子骞表示同意,尸体没有找到,怎么编排都是成立的。

    “季薇现在单身,听说追求者很多,她为人很好,都好像不介意她的寡妇身份。”蒋雅琴说着,这个消息来自她个人的关系。自己也没结婚,对这些八卦很感冒。

    “目前为止,我们只看到了季薇对老公的爱,可以为他牺牲一切,可是赵紫是怎么死的呢?”蒋雅南说着,可是已经开始准备离开。

    她是个行动派,要去看看这位单身的女富翁。本想拉着旁边的秦子骞,想来他也觉得麻烦,拿了几张纸巾出门。

    秦子骞看着她拿纸巾,也没多问,“赵紫的死,跟她可能会有关联,但如果她也同样不缺金钱的话,不可能去勒索赵紫。”

    薛正初点点头,秦、蒋二人给他的推论着实精彩,好像正是这一条路线。

    “赵紫好强,这个季薇更好强,算赵紫不变性,估计两人也过不成。”

    “会不会两人都受到了勒索呢?”蒋雅琴问。

    “两个人都有钱,我要是勒索犯,一定肥瘦不挑,照单全收。”张国栋附和。

    “每个人面对勒索,采取的方式可不一样。”秦子骞摸摸下巴,“这对夫妻,至少有一个采取了极端的方式进行处理,不过两个人合谋也有可能。”

    “想不到她竟然是个富翁......”薛正初摇摇头,“我申请抓人吧。既然她是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审批的过程也多。”

    秦子骞被他提醒,星眸一闪,“她是怎么成富翁的!”

    蒋雅琴一拍脑门,“对啊,我怎么想不到,季薇给自己和老公买过保险。在老公死后,领了索赔。”

    众人听见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几乎都兴奋了。

    秦子骞冷冷哼了一声,“这是她成富翁的第一桶金!也是赵紫为什么不去报警的真正原因!”

    “全发逮捕令!把季薇带回警局!”薛正初冲张国栋喝道。

    不用多想,这季薇是个危险分子,是她在老公转换身份时骗保,从而成了自己成功的路。

    也只有她,才能知道什么花粉能激发赵紫过敏症的发作。

    “雅南呢?”秦子骞在办公室里看着众人忙活,这才想起这小凡人出去很久,没有回办公室。

    她不是去厕所么?

    坏了。

    这家伙一定是赶在警方之前,去见季薇,证实自己的论断。

    秦子骞骂了一声,问了季薇的公司地址,三步并作两步,追出警局。

    天海贸易公司。季薇正在空旷干净整洁的办公室里发呆,听见一些嘈杂,一个干练的美女披着长发,带着敏锐的目光,不顾秘书的阻拦,闯进了她的办公室。

    “蒋雅南?”她不禁一愣,这市长的大女儿跟自己可没有任何交情,怎么突然来访?

    她心头不禁一跳。

    “季薇。我想跟你谈谈。”蒋雅南见她并没有逃跑,这才放下心来,总算是在她手,要破案了。

    季薇挥挥手,示意秘书离开。

    看着秘书碎碎念的离开办公室,关房门,她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江州第一的蒋大小姐登门,不知道有何贵干,是不是有我季薇需要帮忙的地方?只管给我电话好。”

    她微笑着,给蒋雅南倒水,双手奉。

    “你知道赵紫吗?毕夏以前的经纪人。”蒋雅南成竹在胸,看着面前一脸英气的季薇。

    “好像...见过几面,跟她不太熟,怎么了?”季薇伸手捋了头发,明白了蒋雅南的来意。

    “她出了车祸,不过死于花粉过敏窒息。”蒋雅南循序渐进。

    “哦...这样啊,可惜了......”季薇有些不太自然,突然极快的眨了两眼。

    “你知道她被勒索吗?”

    季薇闻言,神情严肃的盯着蒋雅南,“你来找我,是来给我说一个大明星的经纪人么?我跟她一点都不熟,这个叫赵紫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那跟你老公呢?”

    季薇没有回话,半身微微有些颤抖。

    “虽然他变成了赵紫,但你依然跟他很亲密。你们的关系,从你为他修改身份信息的时候,已经确定了。”

    “你是警察?”季薇问道。

    “说说看吧,我认识很多律师朋友,希望能给你更多的帮助。”蒋雅南几乎已经不用问下去了,她的肢体语言没有撒谎,她是真正的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