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58.第458章 难缠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田雨很庆幸大清早那个帅气的秦子骞把蒋雅南拉走,才能让她伪装的悲痛消停下来,只要过了第一天,后面的日子也更清净了。

    看到公司里的人把近年来的账表、房地产投标诸多资料递到自己办公桌前,叫自己代理董事,她的内心窃喜。

    她微微的克制了一下,在吩咐员工离开后,坐在舒适的办公椅前转了半圈,去看身后大落地窗外的明媚阳光,得意的笑笑,把桌子的一盆仙人掌,顺势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一声清冷的短消息,从桌的电话里提示。

    她看了一眼,同样还是那个神秘人发来的,提出了索求报酬,但起这份遗产的家业却是极少的一笔现金。

    “田董事,有几位警官来找您。”秘书推开房门,汇报了一声。

    “让他们来。”她抬头,见到了正是那天赶来的警官薛正初,“田小姐,我们找到了袭击你丈夫周光年的那个钢铁工人。”

    田雨心头又紧了一下,“快请坐。”

    她挪动优美的腰肢,和一老一少的警官做到了一旁会客的茶几。

    “他在周先生的工厂里,主要从事钢材边角料的加工,前阵子班时喝了酒,被巡视厂房的周先生发现了,让他卷铺盖走人,谁知道他这样怀恨在心。”薛正初说道,他是来通知田雨这个消息的。

    “我亡夫终于能够安息了。谢谢你们。”

    “没关系,这是我们该做的,嗯,局里还有事,我不在你这里多呆了。你要节哀。”薛正初站起来,伸出手同田雨握了握。

    “那个,田小姐,我一个同事是你粉丝,能不能给她留个签名?”旁边的年轻警官极快的从身掏出一个笔记本。

    “国栋......”薛正初皱眉呵斥,但看了一眼,是蒋雅琴的笔记本,也尴尬的笑笑,“麻烦了。”

    田雨笑笑,接过笔记本,翻开的第一页,竟然是毕夏的签名,微微一愣。

    “签在这边。”张国栋伸手拨开。

    是个爱收集签名的人呢。田雨不予介意,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送走了警官,田雨的心情彻底的得到了释放,事件如电话短信里的那个神秘人指示的那样,堪称完美,完全没有人发现,自己才是凶手。

    这一切都亏了那个神秘人的安排,送来了一个陌生的钢铁工人。在神秘的消息下,她一步步的打开厨房的后门,关了保安系统。

    在强壮的钢铁工人仓皇杀了周光年前查看的时候,在他身后用古董花瓶狠狠砸死了他。虽然心有余悸,但这一切毕竟瞒天过海,都过去了。

    “铃铃......”

    田雨疑惑着接起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我知道你都干了些什么,等我再跟你联络。”

    “什么意思?”田雨原本放下的心,又再度提到了嗓子眼。从声音辨别,像是个成熟的女人。但对方并没有给她留下问话的机会,挂断了电话。

    她瞬间又慌了......

    “她现在是最虚弱的时候,学时候我跟她关系最好,要不把她接到别墅里来吧。”蒋雅南冲秦子骞央求着。

    “不行!”她的提议遭遇到了别墅内所有人的一致反对。

    蒋勇看着秦子骞,这房子是他的,只有他有这个决定权,让谁住进来。不过田雨那个孩子,自己看着长大,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你听见了,这是大家的呼声。”秦子骞冷冷的道。

    “我们都是仙官,这里还有后卿,女魃,怎么可能让凡人再进来住?”吕莹呵斥道。要知道田雨不但是个凡人,而且是个美丽的凡人。

    主要是防止某些人照单全收。

    “张洁呢,她也是凡人啊。她都可以。”

    “张洁是个好姑娘,这田雨可不像是个好东西,而且她是知名的模特,一旦要是对外泄露我们的存在,实在太不安全。”吕莹说出反对意见,“王氏集团正在寻找你父亲的下落,要是有闪失,我们束手无策。”

    “那我去陪她住。”蒋雅南又道。

    “不行,她那里是凶案现场,也不能保证钢铁工没有同党,遇到袭击也是很可怕的。”秦子骞也反对,说完眉毛一扬,“我可以去陪她住。”

    “不行!”这次的反对异口同声,连关飘和夏游,都吼了一声。

    “我从来不知道我人缘这么好。”秦子骞笑道。

    蒋雅南翻了他一眼,“你跟我一起去陪她住,这个可以吧?”

    吕莹听到这个提议,不再吆喝反对了,蒋雅南也去,料想秦子骞也不会胡来。而且有秦子骞在场,想要袭击蒋雅南,也没那么容易。

    见众人不再反对,蒋雅南前拉秦子骞的手,“她是我学时最好的朋友了,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当是为了我,行不行?”

    “我能跟她啪啪吗?她都没丈夫了?”秦子骞调戏道,看着蒋雅南的臭脸,又改口道:“那我跟你啪啪。这总行了吗?“

    “也不行。”蒋雅南极快了扫了蒋勇一眼,看蒋勇压根没看,微微放心,“别胡说八道。人家那里刚死了老公,亏你想的出来。”

    “她死老公又不是我死,凭什么我要跟她一起扛这种夜晚?”

    “我要陪着她睡。”蒋雅南道。

    秦子骞恍然,继而嘴角又邪笑,“没关系,我们可以一起......”

    “你闭嘴!”蒋雅南忍无可忍。

    江州再度入夜,田雨得到了蒋雅南要来访的消息,尽管很不方便,但是也好过一个人在屋里去担忧是谁知道了整件事要好的多。

    出了意外的是,秦子骞竟然一同来访。

    “秦先生真是模范男友啊,陪雅南一起过来。谢谢你们。”田雨打开房门,迎着两人进来。

    秦子骞扫了一眼大厅,案发现场已经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了。

    “好干净啊,打扫的真快。”他低垂下眼睛,田雨对自己的丈夫感情很淡。

    “我想尽快忘记这些不快,但这毕竟是我居住多年的房子,离开了又怕不习惯。”田雨解释着,穿着紫色睡衣的她更显得身材玲珑有致,美不胜收。

    “冒昧问一句了,你老公的财产相当可观,所有的遗产都是由你来继承,对吗?”秦子骞道,他一步步看似随意,却走到了周光年尸体的位置。

    “什么意思?”这个还用问吗?田雨警觉了起来。

    “你老公有婚外情,这件事你知道吗?”秦子骞又问。

    “我不清楚。”田雨有些紧张,这个秦子骞给她的感觉,似乎警察还要难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