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4章 没那么容易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回去找子骞,让他来,这个刘德光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吕莹冲蒋雅南说着。

    “不用,让他睡吧,不是所有的事都一定需要他解决,刘德光把一组的人都推出去,雅琴没有多久就会把这个消息传给我妈,这刘德光估计有些关系网,不然怎么敢动妹妹和我?”蒋雅南沉着脸,和吕莹走出警局。

    接触不到案子,还有什么搞头。

    铃——,急促的铃声起,蒋雅南摸出一瞧,竟然是妹妹打来的,“妹,怎么了,什么事儿?”

    电话那端的蒋雅琴语气有些急,“姐,你还在警局吗?”

    “刚出门,怎么了?”听她这么着急,蒋雅南有不详的预感,“你到是说呀,说话大喘气的干啥?”

    停顿了两秒钟,电话那端的蒋雅琴语速飞快道:“姐,我跟纪委有个同学,今天早上她突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我薛正初是不是我的领导,我说是啊。然后我就问她怎么突然提到薛叔了,你猜她怎么说?她说昨天晚上纪委接到了一封举报信,上面是举报薛叔贪污受贿的,也没夹着什么证据,只是说薛正初怎么怎么贪污了之类的”

    蒋雅南吸口凉气,“薛叔怎么可能贪污,他的位置是个苦差,什么时候有过油水!这是诬陷!”

    纪委也不会随随便便去查一个警局的刑侦队长,只要例行一下调查,就会把举报信随便一扔罢了,举报纯属乌有嘛。

    “姐,是不是刘德光搞的鬼,一定要坐稳重案一组队长位置的了?”

    “我不知道。”蒋雅南开始吸收妹妹的话,突然出现莫名其妙的举报,就在薛正初入院的时,分明是在他最需要人肯定的时候,泼盆冷水。

    蒋雅琴道:“我就说他从哪里来的,看来是有人,不然也不敢动我的位置”

    蒋雅南打断道:“别说了,我也一样,让人给赶出来了。”

    电话那端呼了一口气,语出惊人:“我同学说那封拿打印打的举报信,署名……是你!”

    “什么!”蒋雅南脑子一白。“怎么可能是我?”

    匿名举报也就算了,举报了也不知道谁发的,可真名真姓的举报信她是民事顾问,薛正初是刑侦队长,这种举报,纪委一定会重视。

    事情已经太明显不过了,有人陷害自己!

    谁这么缺德?我招你惹你了!写我名字干什么!

    “雅南,十有**,就是那个刘德光搞的鬼,”吕莹回头遥望了一眼二楼的办公室,“他想通过举报信再把形势弄得乱八糟,就算纪委调查过后,发现子虚乌有,但这事情一出就得令人忌讳,薛正初一出院,恐怕再也做不成刑侦队长了!”

    蒋雅南听到一怔,脸一下就阴沉下来!

    自己又没得罪过刘德光,甚至连他的底细都不清楚,举报信基本不会对她和薛正初的关系有任何影响,但吕莹说的对,薛正初出院之后,一定没有了刑侦队长的位置,最后得利的也是他刘德光!

    王八蛋!

    她在心里暗骂,她没想到,刘德光的路数竟然一套套的接踵而至,势必要把她和薛正初弄得灰头土脸。

    喘了两口气,蒋雅南咬牙切齿道:“妹,这事给妈说过了吗?她什么反应?”

    蒋雅琴道:“这我不清楚,妈现在还在开会。我一直没看见警局的李叔,不知道他袒护刘德光这么瞎搞是什么意思。”

    “妹,那先这样,你先别急。我想想办法。”挂了电话,蒋雅南急忙拨了周晴的号,结果那头关了。应该是会议还没开完。蒋雅南这个窝火啊,拿着每隔十秒钟就拨一次周晴的电话,关,关,始终没有响应。

    怎么办?这件事影响太恶劣了!要是不解释清楚,那薛叔……她平生最讨厌被人冤枉,可没想到这次居然被人诬陷虚假举报,实在太过分了!

    吕莹见她着急,长呼了口气,这事儿倒也不着急,无论后果多么严重,只要秦子骞一醒,随便转上一圈,暗示一下,谁也没办法。她看着蒋雅南又一次打了周晴的号码,电话这次通了!

    “喂,妈,我雅南。”听见周晴淡淡嗯了一声,蒋雅南就急着解释,“那封举报信真不是我写的,我要是想举报薛叔,也得有真材实料的证据啊,这事儿肯定是那个刘德光干的,他是成心给我脑袋上扣屎盆子,想让我”

    “我知道不是你,但已经不重要了,”

    “……什么意思?”蒋雅南一惊。

    “刚刚会上提出了一项人事任命,任命刘德光为警局重案一组的队长,已经上报省公安厅,尽管我极力反对,但也没有办法。”

    蒋雅南一呆。“任命?那薛叔怎么办?他还在医院,他做了这么多年的队长,现在毫无理由的撤职,这样做合适吗?”

    “他的位置…被顶掉了。”周晴淡淡的说。

    “什么?”蒋雅南一下就懵了。

    周晴声音透着一股无奈,“雅南,你是我女儿,我很清楚你是个什么样的孩子,有些话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替换他的理由是警局的案件繁重,薛正初又重伤住院,重案一组得有个人来领导,所以就推了刘德光上去,而薛…表面上说的是出院会给他其他工作安排,但实际上是不会了,他回到警局后也继续在警局工作,待遇不变。不过就不担任刑侦队长了。跟普通警员一样。”

    蒋雅南怔怔地听着,一句话也没说。案子一件件都是薛正初辛苦破的,犯人都是他亲自抓的,结果刘德光一来,全顶掉了。

    周晴也没想到的是刘德光的背景这么深厚,搞了小动作的同时,还有人力荐。其实在刚才的会上她也发了火。薛正初是她一举推荐提拔上来的刑侦队长,又是丈夫蒋勇的徒弟,火烧了薛正初,那也等于是烧到了她,等于是在打她的脸,面子上当然不好看,但她是市长,对于警局内部的人事任命话语力度毕竟也有限,过于袒护,反而引起别人的怀疑,只能眼睁睁看着任命被通过,没有一点办法。

    被撤职了?

    变成普通警员了?

    还要服从刘德光的领导?薛叔能承受这个结果吗?

    蒋雅南怒直冲上了脑门!

    想撤他的职?哪儿有那么容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