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9章 调查 2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蒋雅南见秦子骞冲着自己使眼色,开始接听电话,电话那端无疑就是这酒吧的老板了。

    生意亏损成这个模样,他还有实力能接秦子骞准备出的酒吧?

    也许真的是那句老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认识这个人吗?”老麻拿起了死者的照片。

    “张宁。”酒吧的侍应生看了一眼,就把人直接认了出来,“他是酒吧里的酒保之一,只要是酒吧里的人,还有常来的主顾,都认识他。人很风趣,也很灵。”

    老麻收起照片,平静说道:“他出狱没多久,到酒吧就找到了工作?”

    “这个啊,”侍应生微微一笑,“老板周峰和他是大学同学,听说是上下铺,见他来投奔,就直接收留了。照老板的话说,酒吧再穷,也不能让人饿肚子。”

    这么说,老板是他的同学,心肠也热,是个好人。

    “张宁平时跟谁来往频繁,和什么人产生过争执没有?”老麻又问。

    “没。他说笑话可逗了,谁会跟他不快呢?”侍应生回道。

    “酒吧里还有多少个服务生?”

    “还有个,本来人更多,只是生意清淡,嫌钱少,就一个个走了,所以,人不够的时候,老板的女儿还会帮忙。”

    秦子骞眉头一挑,总算在这个无聊的案子里听到一丝女人的信息了,既然能在酒吧帮忙,这女孩长得肯定也不赖。

    知道他癖性的蒋雅南哼了一声,她完全可不担心,“他女儿十六岁。”

    “长得老吗?”秦子骞还不死心,既然是大萝莉,要是发育好了,也能是新晋御姐。

    “懒得理你。”蒋雅南没有理他,该问的都已经问完,这会儿想办法去找的新的线索。

    死者和酒吧里的人没有仇怨,更不可能和给了自己一份工作的老板周峰出现什么状况,两人的感情很好,应该不会出现仇杀。

    “他有住处吗?”

    侍应生指了指楼上。原来这些人来做侍应,周峰是管吃住的。

    从目前看,这个老板心肠不坏,秦子骞放下了电话,虽然和周峰约定了地点去谈酒吧的接,但他心里觉得,周峰可以依靠。

    老麻看了一眼消防通道的标志,那里有一个上楼的出口,作为几人唯一的刑警,他有上去查看的权利。

    由他带路,几人跟着上楼。

    楼上的房间比较简单,一间用来做房,一个经理办公室,一间财务室,接着就是一个大广间,应该是所有的侍应生都能住在这里。

    听见里面悉悉索索,老麻掏出了腰间的枪,一把推开了房门,“啊——!”一声女人的惊呼,显然是被突然闯进的几人吓了一跳。

    看着床铺上的铺设和女人握着上的高档提包惊慌失措,老麻收起枪,掏出了工作证,“你好,我是警察。到你了,你是谁?”

    “吓人一跳,我叫钱颖,是来等张宁的。”女孩说道。

    秦子骞扫了一眼,她身上的尺码已经了熟于心,看着她一袭黑裙下的长腿,微微点头,虽然人长得一般,但是这双腿,堪称全身最美的地方。

    “你是他女友?”老麻看着大房间,在几个架子床紧挨的墙壁另一边,还有一道房门,想必这里里两个出口,都能进出。

    “怎么说呢”女郎笑笑,握着上的包带,“我还不能算是,只是跟他吃了两次饭。”

    “你在这里干什么?”蒋雅南问。

    “他昨天晚上放我鸽子,我给他电话,也打不通,我以为他跟我玩失踪,出了什么事?”女孩收拾了床上的外套。

    “你昨天晚上在干什么?”老麻问道。

    “上班啊,张宁在之前给我打过电话,说是等我下班后就来找我,然后我就等了半个多小时,他都没出现。”女郎老实的交代着。

    “有人能证明吗?”秦子骞笑了一声。

    “有,我有同事,她和她男朋友准备送我回家。然后”

    老麻从兜里取出了纸和笔,“麻烦你,我们需要她们的姓名和联系方式。”

    女孩伸接过,动写了。

    “你在那儿上班?”蒋雅南问。

    “肯德基。就是红旗路上的通宵营业的那一家。”她边写边说着,嘴角微笑,“连续两个礼拜,他都到我们店里吃东西,偏偏挑我负责的那一片区域。薯条可乐,每次都一样。”

    女郎笑了笑,像是想到什么,“但是就上个周,他领我去吃西餐,在泽西里。”

    蒋雅南和秦子骞相顾对视一眼,这个泽西里,可算是江州最顶级的西餐厅了,食材一般,分量也一般,但是就一个字:贵!

    “为什么?”秦子骞有了疑惑。

    “他说他有笔投资,马上就有很多回报,是庆祝。”女孩把笔记本递还给老麻,有些兴奋的说道:“只要拿到了钱,他说带我去巴黎转一圈。”

    “笔挺大,第一次约会,很厉害了。”蒋雅南瞪了秦子骞一眼,到现在,他也没有带自己出去转上一圈的想法,这滚床单也滚的太亏了。

    “亮村算不算?”秦子骞读懂了她的眼神。

    “哈。”蒋雅南翻了白眼。

    人家旅游,你带我去送死。

    “但是我们没去巴黎。”女郎仍然笑得开心,好像一点也不失望。

    “没有去?那你们去哪儿了?”老麻接着问道。

    “就在路边吃了口饭,麻辣烫。”女郎满脸幸福的表情。

    这让老麻不解。

    秦子骞的目光移到了她上的高档皮包上,瞬间明白了为什么,张宁给她带了礼物,“送你包,也不是去巴黎,你不觉得差别大吗?”

    “全球限量500个,这个包跟去一趟巴黎没多大的区别。”蒋雅南算是把一切说的明了,秦子骞恍然,对于皮包,他这个男人是个门外汉。

    “假的。高仿,不过也同样价格不菲。”吕莹补充了一句。

    “所以我就来找他,问问他为什么不理我了。”女郎直到现在,也还不知道张宁已死的消息,可也足够现实,一直说了这么久,她也没有问一句张宁怎么了,只是把包拽得紧紧的。

    像是想到了什么,女郎突然板下脸问道:“你们不是要把我的包收走吧?”

    秦子骞和蒋雅南

    南面面相顾无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