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1章 问罪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蒋雅南出门,就接到了周晴的电话,打人的事儿终于到母亲的耳朵里了。

    周晴这次没有给她留面子,隔着电话就臭骂了她一顿,蒋雅南听得心惊肉跳,从出生到现在,她从未见过母亲发过这么大的火。

    秦子骞在一旁听见,有些担忧,“要不我跟你一起回家吧。”

    “添乱是不是?”蒋雅南放下电话,“我自己干的事儿,把你牵扯进去,更乱,这事得我自己处理,妈虽然骂的凶,但是既然凶,也代表着还有回旋的余地,你跟我去,又不能壮我的胆,说不定引起我妈迁怒,事情反而更糟。”

    “那”

    “你还是去赶紧见周峰,早点解决你的问题,案子明天可以继续查。”蒋雅南下了决定,不要秦子骞跟着回家。

    自己独自硬着头皮回家。

    刚一进门,就听见周晴的一声冷笑,“你今天辛苦了啊。”

    一句反话,把周晴的怒气表露无遗,“敢在警局打架,还当着局长的面,你闯祸都闯出能耐了是吧!”

    蒋雅南反而挺起腰板,反正祸已经闯了,不如坦然面对,“人是我打的,薛叔在医院,这个刘德光做的事情太下作了!”

    “你有证据吗?你能证明他干了这些事儿吗?什么都没有,就这么冲动,你看看你的样子,一点悔改的意思都没有,打人有理了是吧,看你和秦子骞一起混,都混出些什么好来!”

    “不关他的事,打人的时候,他又不在。”蒋雅南顶了一句。

    “你是瘟神吗?你在地府不过就是一个小小仙官,连阎王都算不上!”周晴怒道,看着这个女儿,简直气不打一处来,阴冷的嗓音更是不能自制。

    蒋雅南从母亲的嘴里得到了证实,自己果然不是人,竟也是地府的仙官。

    周晴眉头窜动,“秦子骞呢?为什么不跟着你来,他不来我就不罚了吗?”

    “是我让他回去的,他还有事,要把酒吧转。”蒋雅南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份,可是现在周晴正在动怒,不是问话的时候。

    “生意重要,还是你的事情重要,当初我就要你们不能在一起,你就是不听,现在人世地府,你们两个都闯下大祸,该怎么解决!”

    “关地府什么事?我又不在什么地府。”

    “仙官之间,不能有私情!”周晴啐道,这件事是她最困扰的了,“昨天我下去,已经看不到地藏菩萨,估计他已经到了世间,对这种事,他决不会姑息,论法力,所有的阎王和我加起来,都不是对。这个节骨眼上,你还公然在警局打人,还是一个在省上有相当背景的。你是嫌我不够烦吗?”

    蒋雅南恍然,原来传说是真的,神仙之间不能谈恋爱。

    那要是这么说,仙女、宝莲灯,都是真实的故事反映了?

    周晴看她不做声,以为她是认错,根本不知道她脑子飞到爪哇国了,周晴放下里的牛皮纸袋,甩上了茶几,抬眼瞅瞅她,“看到没,你打完人,立刻就有这么多材料放到我桌子上,让我说你什么好……出去!”

    蒋雅南压着怒道:“我就说几句话,说完我就走!”

    “我让你出去!”周晴一句话也懒得和他说,“没听见吗?”

    蒋雅南犟着没动。

    她被周晴的专横说毛了,口气也硬了起来,“如果你是因为举报信的事儿,我想我必须要解释一下,我发誓,在那天之前,我根本都不知道,我写过什么举报信,这百分之百是诬告,都是那个刘德光干的!”

    周晴见蒋雅南无视自己让他出去的话,脸不禁越来越阴。

    蒋雅南滔滔不绝道:“我要是有胆量在上面署名的话,为什么我不亲在纸上写信?反而要拐弯抹角地用打印把举报信打出来?怕别人认出我笔迹?可名字都写了还会怕笔迹被认出来?这明显是有人陷害我!警局里是谁瞧薛正初不顺眼,还用说吗?”

    其实周晴又怎么会看不出这其的猫腻?

    会议上推荐刘德光的事儿姑且不谈,单说举报信,确实就像蒋雅南说的那样疑点重重,但周晴并不认为是刘德光做的,估摸他也没有这个胆量。

    周晴第一个想到的是政敌的段,有人想让自己和公安系统的派系开战,所以才故意想激化这种矛盾,薛正初又是她一提拔的,分明是对自己进行敲打。刘德光可能因此而得利而已。

    但不管是哪种情况,不管事态到了那个地步,在蒋雅南这件事已传的沸沸扬扬的情况下,周晴是绝对无法视而不见的,否则自己的威信、名声和地位该往哪儿放?别人会怎么说,说她纵容自家姑娘公报私仇,是对省上的意见不满。

    于是这笔账到头来全算在了她自己的头上,这种态势下,对自己十分不利,说不定,会因此发现蒋勇和薛正初的亲密关系,借着姑娘行凶,让自己背上处分,就此政治生涯彻底结束!

    “…你说完了?”

    蒋雅南喘了喘气,“完了!”

    周晴沉目盯着他,“你这话是说自己打对人了?啊?”

    蒋雅南咳了一声,“我没这么说,我只是想把事情解释清楚。”

    周晴翻了一眼,“每个人都有检举揭发的权利,不管是谁,只要有证据就可以向纪委举报,纪委会酌情处理,本来前面的事儿,总会出个名堂,只要一点时间,相信会调查出是诬告,我周晴行得端做得正,只要我的位置稳当,你怕你薛叔做不回原位?”

    “告诉你,就算明着提拔,我也不怕别人举报,也不会让人拿这件事做章,你真的让我失望,实在太冲动了。这么做法,简直自作聪明!”

    她语气一转,这火也发了,总要解决事情,“这打人的事,你放到后面搞吗,是个人都知道,拿个麻袋一蒙,就是打断腿,都没人知道。你一样达到目的。”

    蒋雅南双眼一瞪,感情母亲也不地道,也会秦子骞的流氓套路,不,秦子骞不会,他打人一定和自己一样光明正大。

    “妈,你好阴啊。”

    “说什么呢!”周晴眼睛一瞪,“你去给秦子骞打电话,让他明天跟我去省上转一圈,我要用他的暗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