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2章 分文不取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秦子骞和周峰在酒吧里碰面,出人意料的是,原以为张宁的朋友个个都是满身的肌肉刺青,却不想这是一个面容和蔼的小胖子。

    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但他笑起来,十分有感染力,看上去竟很可爱。

    “你要买我的酒吧?”秦子骞解开黑色的西服扣子,进到吧台里倒了一杯棕黄的液体。

    酒吧收拾的一尘不染,但只有他,能闻到那股血腥味儿。

    不管以前怎么样,这次死了这么多人在这里,怨气很重,已经成了一块凶地,这周峰要是有本事,能让这里顾客满座,冲上一个月的气,怨气也就散了,要是他还和咕咕酒吧一样经营,这里将会阴渗的令人生惧。

    看他老实巴交的在吧台上一坐,坐姿十分端正,秦子骞取了杯子,给他也倒了一杯酒。

    “我这里最近真的有事,所以才不得不放弃了。你要接,价格很贵。”秦子骞递给他酒杯,见他真的不像是个做生意的,有些为他担心。

    这商人的气质派头十分重要,尤其是酒吧这种服务业,要太规矩,只怕做不长久。

    据他的观察,周峰的气质更适合做办公室员或是工人。

    “是啊,我还经营咕咕酒吧,只是生意不太好,要是也把这里收下了,我就能打个翻身仗了。”周峰微笑道。

    “一个人一个做法,就怕到了你里,这酒吧还是得砸。”秦子骞将酒水一饮而尽,继而又咕噜噜的倒了半杯,“你就不怕,接受过去,费用摊不住?”

    “没事,你这里我已经查过好几次了,就凭每天的客流量,足够能赚一笔了。”周峰说道,他搓着双,长叹了口气。

    “周老板很缺钱?”秦子骞问。

    “姑娘考上锦都的艺术学院,我是有些缺,不快点想办法的话,娃娃的学费就成问题。”周峰很老实的回答。

    秦子骞微微皱眉,原来是为了孩子,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锦都艺术学院,也同天朝艺术学院没什么两样了,不过越是出名的艺术类院校,也不是一个普通家庭能够负担的,他的酒吧又不挣钱,真是没眼光,居然还要再盘个酒吧?再说,哪有谈生意还附带说家庭状况的,要是对方心一狠,就是给你开个天价,你还收不收购了?

    “咕咕酒吧你也是接的吧,没做过这行?”秦子骞又道。

    “是啊,我有点钱,咕咕的老板出价也合理,所以我就接了。”周峰说着,抿了一小口的酒水。

    秦子骞摇摇头,不大气,这个周峰一点也不大气。

    “我的酒吧很多人争着要,你回去吧,趁着酒吧还能甩出去个价钱,把酒吧盘了,去做其他的生意吧。”

    秦子骞原本认为周峰老实,可以把酒吧卖给他,可是现在看来,他实在是太老实了,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材料。这酒吧卖给他,等于是把他彻底的推进火坑。

    “秦先生,谁都知道,你是江州的大富豪,就给我开个价吧,只要合理,我也能承受,我一定接。”周峰恳求道。

    “生意不能这么做,怎么说这酒吧也有我的心血,交给你,早晚得砸,你又何苦非要把钱花在这种地方?用在孩子身上不是更好?”秦子骞劝道。

    “生意不好做,您这里的客流量大,相信我接一个月,就能回本开始赚了。”

    “停顿整修了几天,就算有客人,都被其他的酒吧分流了,你有看过江州的酒吧吗?大的小的,四处林立,你就是接了,成功的几率只是一半,完全就是赌嘛。要是你整修完了,半个多月过去,就一定有客人进来消费吗?”

    “可以搞些酬宾”

    “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酒吧已经易了,你确定就这样的配置,能吸引人来吗?”秦子骞又道。

    要知道,毕子晋经营酒吧,不但走的是高档的路线,而且这里无时不刻都有些不干净的东西。别的不说,就是叶柔和他往酒吧里一站,一个阎王加上夜游,本身就极具魅力。

    更别说,那些依附过来的小鬼,就能够吸人。

    神秘、诱惑、档次、刺激,这个酒吧齐活了,可是周峰能有什么?一笔钱花完,等着人消费再挣,这地方房租这么高,还要应对教九流、****白道的检查。

    “相信我,只要请上一两个dj,只要几次全场爆满,什么都有了。”周峰说道。

    “你把我这里当什么地方?”秦子骞嗤笑一声,“回头看看场里那台钢琴,比两个酒吧都贵,你是要人人花个二十块钱看人在电脑键盘上戳戳点点?简直浪费我的时间!”

    秦子骞决定不卖了!这句话等同于下了逐客令。

    “求求你,秦老板,你有的是钱,也不在乎这个酒吧是关着还是开,可是我真的很缺,我需要钱,来支付家庭的支出”周峰急了。

    “你没听过俗话吗?救急不救穷”秦子骞说着,从酒吧里快步走出,被周峰抓住了臂,“等一下,你等一下。”见他从公包里掏出了几张画稿,那是一幅幅令人赞叹的素描作品。

    “你看看,你看看,这是我女儿画的,都是她画的,要是不能上学,就等于彻底耽误了啊!”周峰的举动让秦子骞震惊了。

    一个酒吧的老板,公包里不是钞票,却是孩子的一幅幅不值钱的画稿。这不由得他心生感动。这种生意人,要帮一把吗?

    “张宁死了你知道吗?”

    周峰猛地一颤,愣住了,“天呐,怎,怎能,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你跟他什么关系?”秦子骞看到他脸上的震惊。

    “他是我和死去媳妇的校友,可是,他大前天还来跟我说过话,说他身体不太舒服。怎么就”

    “昨天早上,他死在观音庙,不过现场没有发现多少血,可能是他杀。”秦子骞看着他的表情,“你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

    “前天早上,不过他晚上没来上班。”

    “不给你说一声么?”秦子骞点点头,看来两人的关系足够的好。

    “没,我的酒吧不太忙,我们的关系又好,我就没我们在高,就是好朋友,当时老说要开个酒吧。”

    “你想接,我可以卖给你,但是有一个要求,保持现在的格局和氛围,别搞砸了,我会盯着看。”秦子骞取了一张画稿,画稿上是一双虚张的,画的相当仔细和认真。

    “真

    的吗?那秦老板要多少钱,才肯卖?”周峰兴奋起来。

    “我已经拿到了,喏,这张画稿。”他晃晃上的画纸,言下之意,竟然分不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