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5章 许婧VS蒋雅南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壮汉们一晃眼,席民胜“唔”了一声,就没了踪影,仓库里炸了灯管,枪啪嗒落在了地上。

    紧接着,毫无预兆的水滴,扑到众人的脸上。粘稠带着浓重的血腥味儿,伴随着咯吱吱咬噬的声响。尖呼和惨叫统统充斥到独自站在角落里发抖的周峰耳朵里。

    “没事的,爸,很快就过去了。”

    周萱萱的声音,让他理智又快速的清醒,“萱萱,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仓库的灯光一盏盏的再度亮起。

    周萱萱苍白着脸庞,看着地上散落的残肢,像是被野兽啃咬过的痕迹,在满地血浆上触目惊心。

    “呼!”一个英俊的年男人,从天花板上跃下,擦了一下嘴角的血。

    “收拾一下吧,我们把血冲干净,只要把剩下的肢体埋好,不会有人发现的。”周萱萱稳定了一下情绪,向一旁的水管走去。

    这份冷静,已经开始在体内滋长,自己果然不是周峰的孩子,从本能里就透着张宁的灵。

    “你是谁!”周峰颤抖的问,去拿水管的周萱萱显然知道这个陌生男人是谁。

    “你的女儿很好,我选择帮她解决问题。”赢勾笑着说着,看着自己的掌,果然在地面上消耗巨大,得不断的补充食物,才能让自己真正在阳光下行走。

    周峰看着一地的血,哗地一道水柱,从周萱萱的里喷出,把血浆朝着排水渠道冲刷着,现在的情势已经不是他能为女儿顶罪就能解决的了,死了这么多人,自己该和警察怎么解释,这些人都是自己怎么杀的?

    “听着,我来保护你们,你们不会有任何问题,但是我有一个要求,”他小心翼翼,从身上取出一把匕首。

    “周峰,你得到了秦子骞的馈赠,他对你的人十分了解,一定不会对你设防,不过他的身非常好,我要你杀了他身边的一个女人。一个随时可以变换样貌的女人,她叫吕莹,至于你什么时候动,得瞅准时,另外,必须用这把匕首。”

    赢勾开始执行崔判官的交代,要帮秦子骞完成这些他无法做到的任务。自己已经被钟馗兄妹盯死了,只要踏进江州一步,就能被两兄妹发现,唯有借靠他人之,才能一步步的达到目的。

    周萱萱一愣,想不到她的恳求,到头来还是要父亲去杀人。

    “我去杀!”她一口应下。

    “不行!”周峰大概想明白了,凭着自己女儿十六的年纪,是没有办法杀死张宁的,是这个陌生的男人,替她完成了一切。

    “你还要上学!”周峰咬着牙,忍着身上的疼痛,上去接下匕首。

    “爸,我不能看着你进监狱!”周萱萱丢了水管,扑进了父亲的怀里。这是她的养父,却胜过亲生。

    “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萱萱,你好好上学,别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爸爸能照顾自己。”

    “爸,只要杀了那个女人,赢勾叔叔会带我们走,离开这里,对吗?”她无助的向赢勾望去,赢勾点点头。

    周峰没有想过,自己的女儿已经变得让自己快认不出来了。他不敢问周萱萱为什么杀张宁,怕自己对女儿的爱,遭受无情的摧毁。

    他隐约有些感觉,死去的老婆对他隐瞒了什么。

    “我这就去秦子骞的身边,想办法靠近那个女人。”周峰突然变得冷静下来,现在是周萱萱最需要自己的时候,而这个男人,肯定能比自己更能保护她的安全。

    他的人生,已经没有办法继续正常的走下去了。

    见他离开,周萱萱皱紧了眉头,有关父亲周峰的一切,才是自己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赢勾走到她的身边,“我满足了你的一切要求,但是张宁是你的生父,为什么你要杀他?”

    杀张宁时,赢勾几乎也没有选择,他好不容易,才在钟馗兄妹的追捕下离开江州市区,消耗和伤势很重,唯有吃上个把人,才能恢复的更快。

    “有他在,我爸迟早会被拖累死,他迟早会把和我妈的事情,告诉我爸,我不想爸爸受到伤害”周萱萱说着,回头看了一眼满货车的走私赃物,“他活着,我要跟他分账,他死了,都是我的。”

    赢勾看着她的眼神,长叹一口气,有的人生性本恶,有些东西从出娘胎就自带了,这可不是教育就能解决的问题。

    周峰现在焦头烂额的情况,跟周萱萱的一步步选择,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可以说,是她的决择,在把她的父亲亲自推下火坑。

    从刚开始只是想挣钱上学的她,一点点在罪恶的路上越走越深,有的时候,魔鬼是从善意练就的。

    在侦探事务所的蒋雅南刚刚洗完了一个澡,又有了给秦子骞打电话的冲动,他和母亲周晴去了省上,不知道所有的事情是否顺利,但是一想起两个人的不搭,又让她犹豫。

    就在踌躇的时候,她听见了楼下的房门清脆的响了一声。

    “是谁?”

    如风一般,一个陌生的女人就到了面前,她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不怒自威。

    “你叫蒋雅南?”

    这如鬼魅的动作,让蒋雅南倒吸了一口气,又不是个人!

    “你是谁?”

    “我叫许婧。”来人表明了身份,她笑呵呵地伸出,自我介绍道:“许婧,秦子骞的女朋友。”

    闻言蒋雅南立刻换了一个表情,毫不退让地和她握握,“蒋雅南,子骞的对象。”

    “呵呵,这可真是巧了。”许婧脸上皮笑肉不笑,“你也是他对象?和他滚床单没我早吧?”

    蒋雅南面无表情,“我在床上也没听子骞提过你呢。”

    火药味顿时在屋里蔓延了开来!

    许婧双眼一亮,打量了蒋雅南,无论是样貌、气质和身材,自己都差了一截,恨意顿起,“我才不管你是从哪里来的狐狸精,从今天我回来,你就给我滚蛋。”

    “在我出现的篇幅里,你都没出过场,凭什么要我滚,你是前任,前任懂吗?我是现役,就是上床,我也比你先暖!”

    冥帝许婧怒了,以她现在的实力,可不是那时做一个研究员能比,想着要给蒋雅南一次教训,就去拽她的,谁料道一股巨力袭来,自己反倒差点被她推上一把。

    “你不是人!”她惊呼道。

    “你才不是,你全家都不是,是狐狸

    精。”蒋雅南说着,已经飞起一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