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9章 强词夺理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酷夏的天空仿佛在下火一般,燥热的气息蒸腾着地面。

    秦子骞马不停蹄的跟着周晴跑了一个上午,一个个不知名也不想知名的领导见过,暗示得都异常疲惫。

    直到下午,到了省公安厅的副厅长赵鸿畴的办公室内,空调吹出凉飕飕的风,才令他觉得神清气爽,心旷神怡了不少。

    办公室主任周翔,咚咚敲了两下门,看到江州市的美女市长周晴,他露出笑脸,恭恭敬敬地推门进屋,将一份件平放在副厅长的办公桌上,放低了声音道:“市长,副厅长还在开会,估计快完了,我怕您等的着急,所以来看看您是不是有什么需要”

    江州作为全省第二大城市,比起锦都,可谓人才济济,同样不能小觑,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才行。出于礼貌,周翔也冲秦子骞笑了笑。

    他还记得周晴的秘书是个女同志,什么时候换了个男的?前阵子有传闻说,江州市长周晴死了老公,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难道这是个“替补”?

    想到这里,周翔的笑容更亲切了一些,关心领导的“家属”也是工作的重之重,一点可马虎不得,要是有一天,职务有了变动,有一层关系在,就可能扭转乾坤。

    “我就在这里等他,你不用打扰公安厅的会议,我这次来,是要解释一下,刘德光同志的问题。”

    “哦。”周翔听见刘德光,就立刻想起了这个人,原来在锦都的城西派出所,作为不大,好像跟副厅长赵鸿畴有些沾亲带故,城西派出所所长退休之后,就几次番的往他家跑,又是给他买东西,又是送礼,估计是想争上这个缺,他作为省公安厅的办公室主任,在会议上也有一定的建议权,说话有些力度,只是上次好像说他基层经验不多,所以放去江州锻炼。好像是重案组的刑侦队长了吧?

    这能有什么问题?厅长的亲戚,这市长也得给面子吧。

    他笑笑,“刘德光这个人我知道,原来在锦都的城西派出所,人很踏实,工作能力强,虽然年纪不大,但很成熟。”

    周晴闻言,笑吟吟地抬头看了看他。这一眼像是能看到他的内心,周翔顿时心头一慌,清咳了一声,心里叫道厉害,这做市长的果然不一般,自己的一点小心思都瞒不过这女人的眼睛,“我经常听人这么说,就连赵副厅长,好像都说过一次。”

    提点一下,还是让这美女市长自己掂量体会吧。

    周晴坐在办公桌前,翘起诱人的腿,随在办公桌上用指甲哒哒敲了两下,“要是成熟的话,我也就不找赵厅长来谈了。”

    周翔愣了愣,这刘德光是干了什么事儿了,“我去给您泡杯茶来。”

    出了办公室,周翔还在纳闷,这女人说话藏头露尾,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来意,自己说话可要小心,千万别得罪,还是赶紧倒茶,就用工作推脱。

    然而他也懒得琢磨了,这都不是他能左右的事,撑死他这个主任也就是跟着厅长推波助澜一把。

    “为什么不照我说的来讲?”秦子骞见人出去,毫不客气的跟周晴理论,“一句非礼,不就完了。”

    “在你的世界,就算完了,活人和在地府是一样的,连人都做不好,管不好,还能在地下有什么作为?”

    “你也没怎么管好人。”秦子骞一句话,呛着周晴皱起眉头。

    她咬咬银牙,压低了声音,“你以为我想管,我早就恨不得你碎尸万段了,只是你登录在册,不能这么做而已。我现在所有的麻烦,都是因为你而起。”

    “别把我说这么伟大,我又不是你老公。”秦子骞又挤兑回去。

    “阎罗,你好大胆,居然敢调戏我!”周晴直接怒了!啪地拍了桌子。

    “做人,做人,好好做人,你看,那个倒水的回来了。”秦子骞心里暗笑,周晴一路上他都看着,虽然看起来和自己女儿蒋雅南格格不入,但应该是亲妈,那是真疼,转了一圈,拐外抹角的给她消除影响。

    周晴见周翔复回,强忍着坐稳。

    “周市长,嗯两位喝口水,锦都天气比较热,得小心暑。”周翔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秦子骞,这领导身边的跟班,自己能不问就别问,反正能耐都不小。

    “我说,你们领导什么时候开完会?我还着急回江州呢。”秦子骞接过水杯,突兀的问了一句。周晴听见他说话,就觉得厌烦,皱着眉毛低头喝水,就算他不要脸到了极致,自己也得先给他个面子。

    周翔看了一眼周晴,看她毫无反应,急忙陪着笑脸,“快了,快了,这次省厅人事调整,所以会开得长些,不过下班之前,应该会结束。”

    “这才四点,你就是说还能开两个小时?”秦子骞没了耐心,双眼瞳力一闪,“把人给我叫出来。”

    “给我站住。”周晴急忙放下水杯,却见周翔已经茫然的出门,迅捷的抢在后面,一掌就把周翔劈昏了,“秦子骞,你是来搅事的是不?”

    她扶着周翔回头,就听见有人说话,“周市长在我办公室,这是干嘛呢!”

    来人正是刚开完会的赵鸿畴,这次重要的人事任命,他已经被任命为正厅,算是做到了省公安厅的第一把,说话明显气度高了几个分贝。

    “赵厅长,”见到正主,周晴急忙把周翔放在旁边的沙发,“天气太热,周主任应该是暑了。”

    赵鸿畴透过她,立刻就看到了坐在后面稳如泰山的秦子骞。

    美女市长站起来扶人,他却坐着连动也不动,难道官比市长还大?

    “这位是”出于敏感,他向周晴提问。

    “我老婆打了你家刘德光,你说怎么办吧。”秦子骞还没等周晴回答,就直接放话,其实这已经给周晴面子了,自己是个讲理人,没用暗示算是够意思。

    “子骞!”周晴脸色一变,就连赵鸿畴脸色也变了,“是啊,在警局发生这样的恶劣事件,已经不是想办法就能办了。”

    不管他是谁,这样性质的事件,无论是情理还是法理都是站在他这边的,赵鸿畴哼了一声,把上的件往桌上一甩,“我正要询问你江州市长,这警局里打人,打的还是干警,我听听你要怎么解决!”

    “简单,让刘德光给我媳妇端茶倒水认错。”

    “对,这是最起码人的”赵鸿畴话说一半,突然感觉不对,“你说什么?”

    “不然的话,

    你也收拾一下,去趟医院吧。”秦子骞又抢在周晴的前面说话,他认为赵鸿畴听清楚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