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2章 劫数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地藏”崔判官一惊,从凳子上站起,蒋雅南被他挡住视线,急忙侧了半个脑袋。

    出人意料的,那是一个英俊的和尚,大大的眼睛薄薄的唇,身后跟着一个矮小的丑沙弥。

    两人慢慢走上楼梯,崔判官如临大敌。

    “你是来惩罚仙官的吗?”蒋雅南问。

    地藏一愣,嘴角微微带笑,“是的。”身后的小沙弥咧开嘴,笑容凄惨的恐怖。

    “你把谛听都带来了?”崔判官五指握了握,觉得力量像是变弱了。

    果然这一切都是地藏搞得鬼,他一定奉令制约仙官,所以先化了自己一部分的神力。

    “错就是错,你既然做的出,就得认。”地藏歪歪脑袋,看着蒋雅南笑,“跟你没关系,你可以走了。”

    “谢谢!”蒋雅南如释重负,绕过崔判官就要往外走。

    “不能离开!”崔判官一声吼,立刻动!

    说他快,小沙弥的动作更快,不过跨出一步,就像一团黑云,到了崔判官的身边。伸一拨,拦住了他抓向蒋雅南的。

    一道黄沙般的粉尘,就从崔判官的洒落,像是聚沙成塔,在半空变成了一把匕首。当啷一声落地。

    “差点没命,阿弥陀佛。”蒋雅南对小沙弥出感激不尽,急忙喊了一声。

    地藏摇摇头,她一个仙官,犯不着颂佛号,“信佛并不是嘴上的语言,信佛也不是渴望神通或神迹,而是帮助自己,奉献他人,口慈悲”

    “那个大师不不,菩萨,我不是不爱听,只是现在我得赶到别墅去,等我确定所有人的安全,再听你讲。”蒋雅南打断了地藏的话,感觉他像是要很多话要说。

    “你不想听。因为不爱佛。”地藏平静的回道,看着她走到身边。

    “不是不爱”蒋雅南有些尴尬,本想撒个小谎,但看地藏清澈的双眼透亮,最终还是点点头承认,“对,我是对佛没什么兴趣。”

    “本座是佛,任何人都可以是本座。放下执念,就能修成正果。你要学会放下,不然失去会更多。心充满了私心邪念,谎话连篇,能让别人无法分辨,但却骗不过自己”

    “菩萨!”蒋雅南瞬间想到了一个大明星饰演的唐僧,打断了他,“一切等我回来说。”

    明明那边迫在眉睫,他果然布拉布拉。

    蒋雅南可听不进去这些。

    地藏眉眼一淡,不再劝了,给她让开去路,让她走。

    “地藏,不能放走她!”崔判官一臂把小沙弥拽开,就要抢着下楼梯。

    地藏挡在了楼梯口。

    “你还是先面对自己的罪过吧。试想,自己被害时或生病时那么痛苦,为何忍心害人,为了心的贪念,而让别人受到痛苦呢所以不应伤害别人,也不应自我虐待。”

    崔判官听见蒋雅南的车响,自己想追也追不上了,一咬牙,“你要怎么惩罚我,动吧!可以闭嘴了。”

    “菩萨给你说话,你还冥顽不灵!崔判,到现在还还不悔改!”小沙弥脸上凶恶,黑暗有些露相,长长的獠牙露了出来。

    “我听闻菩萨在无量劫是孝女,为了不让母亲在地狱受难,天天念佛,恭敬供养,拔救母亲。那么我所做的,又有什么罪!”

    “强词夺理,菩萨那是大智慧,深信因果,止恶行善!你是利用职权之便,冒名顶替,只为一图私利!”小沙弥说道。

    “他为母亲,我为儿子,没什么差别。”崔判官哼了一声。

    地藏沉吟了一下,“确实如此,你说的没错。为了亲人付出一切,是做人时最应该恪守的,但你错就错在,原本是秦逸来做转世阎罗,你无端的修改寿数,让他暴毙,用自己儿子顶替,不但如此,还哄骗酆都大帝,连累了她。你渎职枉法,这罪”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罪过我一个人担了!跟阎君、跟我儿子,都没任何关联!你要罚就罚我好了。我没二话!”

    崔判官索性挺直了身体,脸色不屑。

    “有其父必有其子”见他耍起赖,果然和那个秦子骞一个德行,化身小沙弥的谛听收起獠牙,也哼了一声。

    “不。罪过因你而起,导致其后的连锁反应,现在每个人都牵连其,谁也无法逃避劫数。”地藏的话,让崔判官一愣,旋即他哈哈大笑起来。

    “好哇,真有你的,地藏,有本事你连罗帝们一起罚,他们”

    “他们一起受罚,同样剥夺神力。直到经历劫数完结之后,再度恢复法身。”

    崔判官脸上的皮肉一抖,瞬间想到了许多,低下了声音,“你还真做了。”

    “崔判,在世时你做亮村的神官,见到前世阎罗的法身动念,怂恿大虚施恬雅,盗取他的本元,注入到你妻子魏青凝的身上,生下秦子骞,为了不使此事败露,你死后觉醒,逼着秦子骞杀阎王回归地府,这么大的罪,其实一开始,我就知道。只是觉得,你这也是爱子护子的行为,不予告发追究,可是现在,为了欲盖弥彰,你竟开始计划杀人。就已经背离本初”

    “我杀人有错吗?你们不是定好了,阎王到世间历练,让秦逸给杀光吗?那我杀了又有什么不对,反正都是要杀,谁来下还不是一样?归根究底,本身这种历练就是一个笑话。谁定的?”崔判官朗声道。

    地藏呼了口气,“你作恶,天在看,不是报应到你身上,就是你儿子身上,昨天我自地府上来,就已经削弱你们仙官的神力,今天在锦都,看到你儿子从省公安厅的四楼上摔下来了,现在估计还没过危险期,只怕凶多吉少”

    “你说什么!秃驴!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崔判官听见,不由得吼了起来,双臂把瘦弱的地藏扣了个结实。

    “我是不会知道他怎么跳楼的,我只是施行惩罚,取了所有人的法力而已。好好想想你的做法有没有错,这人定胜天,不过是句空话。谁又能跟天斗呢?”地藏不喜不怒的说着,像是一切事情,都是因果循环,完全没有感情。

    “要是我儿子有个长两短,我跟你”崔判官突然觉得自己双脱离,咯吱吱的响了起来,大惊失色咕咚倒地,“你又干了什么我怎么,一点力气也没了!”

    “唉”地藏长叹一声,“我在世间行走,就是你们的劫数,什么时候我下地府,什么时候结束。”

    他慢

    慢蹲下,在不停喘息的崔判官肩膀拍了两下,“是劫,是非劫,随缘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