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3章 爆发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崔判官不知道哪里生出了力量,一把拽了地藏的僧袖,“求你求你看着他,别让他死。”

    其实他心里很难过,早知道现在成了这个样子,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做这件事,可是放着自己面前那么大的诱惑,不得不让他动了心思。

    他死的早,还没能看着儿子风光娶妻生子呢,他多希望,能和儿子永远的在一起啊。

    “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不会死的这么快。”地藏惋惜的说着,这件事上,他爱莫能助。

    蒋雅南马不停蹄,赶到了别墅。从里面的激斗声,她感觉到了不妙,步并做两步,就上了台阶,一把推开了别墅的大门。

    浓重的血腥味道再次充斥着大厅,眼里漆黑一片,狼藉万分,除了地上、墙上满是粘稠的血浆,看不到人影。

    她不敢张口叫喊,在血浆的地上走了两步,耳朵里听见咯吱吱玻璃碎片的响声。

    蓦地,她的嘴巴被人捂住,就拽着窝在了地上,眼前竟是胸口被拉出一长条血口的钟馗!只见他极快的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吱声。

    “嗵!”蒋雅南身后突然转凉,她感觉什么东西就在身后。

    过了漫长的十五秒,那东西突地一跃,不知道跃到什么地方去了。别墅大门吹进来的风吹得后背直凉。

    钟馗喘息了两声,慢慢取下了掌,“我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迟了。”

    “出了什么事?谁能伤你?”蒋雅南扶住了受伤的钟馗,没敢移动。

    “后卿。”钟馗皱起眉头,从一开始,女魃养尸他就觉得不妥,只是当时大家都为其他的事情操心,根本无暇注意这个漏洞。

    “女魃有私心,它养尸,就等着今天的这一刻。”钟馗左掌撑地,看样子是要站起,蒋雅南急忙把他掺扶了起来。

    “我早就说过,僵尸始祖不能信任,现在终于成了祸”两人绕过面前歪斜断裂的沙发,向别墅内走。

    “噗!”一具失去头颅的柔软尸体,从二楼的楼梯上摔落,落在了地上。

    “唐俊”蒋雅南从衣服上,才辨别出了身份。

    “崔判官可能是瞒着我们,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这些罗帝一到别墅,就失去了神力。还没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成了后卿攻击的对象。”

    “那个狐那个女罗帝呢?”

    “她被扯断了一只臂,已经逃了。我让钟灵护着人逃走,就留下来对抗后卿。但,他毕竟是上古魔神,我的实力跟他相差太大”

    “那刚才”

    “刚才就是后卿,养尸到了今天,他已经金刚不坏,不惧火烧,不惧刀枪,只是惧怕阳光,女魃把后卿彻底的变成一个新的将臣!”

    “那我开门,他岂不是”

    “它不走,我还能在这里站着跟你说话?”钟馗有气无力的说着,伤口的疼痛让他的冷汗直冒,“我一个人力量有限,你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赶紧去锦都,找阎君和子骞回来。有了他们,也许能想法办法抵挡。”

    “怎么挡,你都不是对,”蒋雅南急道。

    “钟灵有符咒,就算我们灭不了后卿,起码可以把它镇住。”钟馗回答。

    “我刚才在我的事务所见地藏了。”

    钟馗一愣,表情轻松了不少,“要是他来,就好办的多了。呔,现在说再多,也不是你能解决的范围,我去求地藏,你去锦都找秦子骞,这个时候不论是僧是佛,是人是道,全可以来用。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女魃呢?”

    钟馗哼了一声,“她跑的最快,我想她一定有什么事情急着去干。把后卿放在这里耽误我们的时间。后卿现在还四肢僵硬,在天亮之前,一旦要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上了后卿的身,只怕就更难应付!所以,我们要争取最短的时间把后卿制服,你去找他们,阎君有穿梭之术,一定能及时赶回来。”

    “我走了,你怎么办?”

    “你放心,我是仙官,但也不是仙官,只要找到地藏,他不会见死不救。”钟馗说着,胳膊从她身上甩下,轻轻推她一把,“快去!”

    蒋雅南一咬牙,现在的局势要更为复杂,是不能耽搁了。

    她离开别墅,上了车一轰油门,就向高速公路的方向驶去。钟馗说的对,多个人就多份力量,这次要面对的,是女魃、后卿两只怪物!

    天色逐渐的暗了,她心里火急火燎,到锦都的路程虽然不远,但需要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里但愿不要再出更大的事了。

    在锦都的心医院的加护病房,秦子骞刚刚从术室推出来,像医生说的那样,自己没有离开危险期,骨折的地方实在太多,能保持着生存的意志撑到现在,简直就是奇迹。

    周晴在病室外心如死灰,她打不通蒋雅南的电话,本来想瞬移到江州去看看,但是发现自己的神力又一次消失了。

    这次一定是地藏!

    刚才术室外奇怪的感觉,一定是就是地藏赶到的神感!

    在冰冷的病房外,她一筹莫展。事情终于到了无法避免的状态,所有一切的前因后果,都在瞬间爆发。

    自己在地府的位置保不住倒在其次,而是这次,只怕要满盘皆输。

    她不断的祈祷着秦子骞不要出事,可就在这时,本来已经冷清的医院,突然又热闹了起来,一批人吆喝着急救,瞬间又开始忙乱。

    这不行!秦子骞还在危险期,决不能因为其他的病人,耽误他的术!

    周晴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难看,大踏步的向着声音来处看去。送进来的像是一批军人,不是从他们的服饰,而是从那一身的肌肉和伤疤,她能够肯定,这批人绝不是简简单单的平凡人。

    走过几个躺在临时床架上流血不止的壮汉,她眼里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体。

    她给几个急火火的护士和医生让了位置,眼睛却一直锁定前面那床上的背影。两步就绕到了那人的面前。

    这一张熟悉的脸再也清楚不过,是大指吴双!

    见到周晴,吴双黯淡的眼睛像是有了点光彩,浑身和脸上是血的他,嘴角牵动,想要说些什么,“王王家”

    “王家怎么了?”周晴听见王氏集团,觉得更头大,语气顿时严厉。

    “快祭祀不能停”他喉咙里想说出更多的话,但

    是突然被一股涌上的鲜血堵住,瞬间喷涌,就在周晴的面前,没了气息。

    “吴双,告诉我,王家又干什么了!”周晴上前按住他的身体,确感觉不到任何脉搏。

    医院的混乱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在场的伤者无一幸免,开始脏器出血外流。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一共二十几人,全部一命呜呼!

    周晴从吴双的病床上站起,觉得四肢无力,还有什么糟糕的情况?

    地藏带着惩罚来到人间,所有的仙官、罗帝都在接受惩罚,失去神力,吴双是和王氏集团合作的,可能就在锦都的附近搞些什么祭祀的过程。

    但,神力消失,祭祀又出了差错。他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