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2章 汇合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就听见秦子骞的骨头错响,在众人惊恐的瞬间,他已经从轮椅上站起,两个箭步上前,臂轻轻一抬,看上去很是轻飘飘的一掌就切在了赵杰拿枪的右上,咚,一声闷响,赵杰条件反射地叫了一声,被打了麻筋儿的他一下就被秦子骞夺走了枪,继而被他拽了出去。

    骨折了还能有这么大的力量?

    众人来不及反应,就听见“呯呯呯呯!”连续四枪,那女尸的脸上被秦子骞开了四个洞。

    “嗤!”女尸的双爪已经扣在秦子骞的肩膀,这一下,秦子骞本来就骨折的身体,无法承受强大鬼力的重量,忽地一沉。

    好了,就在这里交代吧,至少在最后一刻,自己不是给别人做了拖油瓶的。

    秦子骞放弃了抵抗,抬起脖子受死。

    一股清新淡雅的香味进了鼻孔,一个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叫着,“枪不好使,对付这女尸,一定要用托住它的下巴!”

    “蒋雅南!”

    他惊喜的喊叫着,就见蒋雅南左使劲托着女鬼的下巴,同时弹起小腿,狠狠踹在了那女尸的膝盖上!

    女尸虽然不知疼痛,却也因为重击而身体一歪,不过只是微微停顿了一瞬,顿时恼怒,张开双爪再次抓来,蒋雅南却不慌不忙,一扭脑袋躲开一拳,五指便是一攥,碰的一拳捶在了女尸扑上来的胸口,等他弯腰攻击,蒋雅南又是轻松闪开,一带,腕子一扭,一把就将女尸的胳膊给扭到了后面,一个肘击重重落下去,直接将女尸砸趴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愣住了!

    “小心!”訾言的警告声传来,就见土屋里又窜出了一具男尸,披着白大褂猩红着双眼,就向蒋雅南迅捷无比的扑去。

    蒋雅南肩膀一矮,身子一低,避开它擦着他的头顶的双,看着那怪物把一旁的土墙抓了个稀巴烂!

    下一刻,蒋雅南胳膊一甩,看准时一把扣住了男尸的,腕子一使劲,觉得旗鼓相当,有那么五秒的时间僵持在那里,但蒋雅南反应更快,膝盖一提,向它下巴猛磕,趁着那男医生的尸体后仰,蒋雅南眼疾快,捏了它铁青的掌,腕子狠狠一拧,咔嚓一声拧断了男尸的骨,就连它的右指也一起扣了下去!

    嗵!

    一道黑影闪过,下一秒就见男尸少了半边脑袋,被砸倒在地!

    他脑袋里的血浆滋滋喷了出来,在地上不住的抖动四肢,转眼就染红了一片!

    訾言双握着带血的铁锨,站在蒋雅南的身边大声的喘息。

    女尸怒吼一声,从地上一跃而起,就去扯蒋雅南,秦子骞当然不会让它得逞,冷眼举起枪,呯!

    这次他距离女尸很近,而且又盯准了女尸,一枪之下,直接开瓢!

    就见女尸身子骤然一顿,一秒钟,两秒钟,像是有了思想,也像是动物的本能,呆呆地把伸到脖子上,喷出的鲜血一瞬间就将掌和身上的白大褂染红,一头倒地,和男尸一样,汩汩的喷血。

    说时迟那时快。

    其实从人出到连杀两鬼,只用了短短十几秒钟,连一分钟都不到。

    秦子骞消耗了太多的力气,猛松一口气,仰着便倒。

    “怎么了,你怎么这么烫!是发烧!”蒋雅南急忙扶住,感受到了他身上的温度。

    “这里不可能有药物,得赶紧离开这里。要不然,单纯的伤口感染,就能要他的命!”小云说着,身边的小护士看着满地的鲜血,不住摇晃,“噗!”地就蹲了下来,不顾形象的呕吐。

    “好在我们是遇到了。”秦子骞苦笑一声,被蒋雅南小心翼翼的扶到了轮椅上,这时的他,脑袋有些痉挛,不仅仅只是因为发烧,还有疼痛。

    蒋雅南心疼的把他的头紧紧搂在怀里,“没事,从现在开始,我不会离开你一步。”

    “我枪法虽然一般,但起码能支援你一下。”訾言上来也补充了一句。

    “不行,这里太危险了。”秦子骞摇头道:“我不行了,带着我总是个拖累,你们赶紧跑。想办法离开这儿。”

    訾言却没动窝,看了一眼蒋雅南,“我们刚刚已经商量过了,如果再遇到,不能让你一个人冒险,我的命都是你们救的,就算赔在了这里,我也没什么怨言,赵杰和她们都清楚,没有你,我们谁也走不出迷雾。再者说了,我是警察,只有犯罪份子躲着咱走路的份儿,哪有我躲着犯罪份子的?你都能豁出去了,难道我们就豁不出去?”

    秦子骞心说你能跟我一样么,我又不是凡人,你又能做什么?

    “哪有犯罪份子,整个村庄,都不可能是人,我们遇到两具尸体,忙脚乱,怎么还能继续?”秦子骞的语气渐重,“我很难受,不想走路,也走不了了,你们现在就走!”

    尽管如此,蒋雅南还是面无表情的抱紧他的头,紧紧贴在自己软软的胸口。

    秦子骞奋力挣了一把,却不能甩脱,“你又干嘛?”

    “你不走,我就留下,反正要出这个村,也不是一两天就能做到,与其瞎跑累死,我宁可陪着你挨饿。”

    “我一个废人,你要来做什么!反正我都是要死的!这是上头的意思,这里该轮到我了!”秦子骞吼道。

    蒋雅南苦笑,却还是没放,“你就动吧,反正现在你的力气没我的大,什么时候累了,我就放开。”

    她多少体会到了秦子骞的一些心情,从暗示无双的他不但失去神力,而且身陷险境。浑身的力气也施展不出,加上伤口的疼痛和感染引起的发烧,已经开始无法理智控制自己情绪了。

    “你稳当一会,安静!”她轻轻摸着秦子骞的头发,这个旁若无人的动作让秦子骞更怒,觉得自己像是一只待宠的小宠物,“把我放开!”

    “不。”蒋雅南异常坚定。

    秦子骞又鼓足了气力,挣了一阵,几人在旁边看着,都被这两人吸引,都快忘了身处险境了。

    每个人心里的感触都不相同,但这一幕却让所有人看着心里温暖。

    秦子骞没了力气,疼痛袭来,渐渐放弃了抵抗,“我要小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