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6章 发怒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孟倾城听见他惊呼,却没有听懂,想了几秒,又平静下眉眼,“可是他没有尤梓馨的意外,到了天限之年,他的时间已到,唯有天天吸烟。”

    “吸烟?”秦子骞又跨过一具尸体,这个洞像是吞噬了更多的生命。

    “那是养鬼用的灰,借阴取阳,他想要借别人的运,多活几年,本以为弄出个祭祀,就能像她一样不死不活,结果却导致失败,彻底变成一具活尸,他的后人倒也孝顺,用人命来供养,千百年来泡在黄泉。”

    秦子骞点了点头,“亮村的黄泉泛滥,先人用身体抵挡,但墓室被人移动,是王家人去偷尸么?”

    孟倾城眼神一动,对他的聪明流露出欣赏,他这问话里包涵了很多内容,“是的,秦家也有祭祀,但我们的祭祀,只是为了镇压黄泉和大虚。王家人见我夫君的尸身不腐,就起了歹意。殊不知我夫君修习仙术多年,单是救世济人的修为,都不知道高出凡人多少。”

    “魏修杰把最后一站,放在虚村,用导魂之书,把空嗯,把那个尤梓馨放在虚村阳面,把他师父放到虚村的阴面,他自己独守皇城,为的就是不让王家人走出下一步,对吗?”秦子骞心里的脉络开始清晰了。

    孟倾城面无表情,没有说是,也没有否认,“先过咒法的结界再说吧。”她指着洞的前方说道。

    顺着她指尖看去,那是洞口,只不过在洞口处尸体更多,早就干瘪的不成人样,洞口四周满是落满灰尘的符咒,看样子并没有遭到损坏。

    “别以为这个地方好通过,我们是鬼,处处被符受制,这千百年来,这个洞都快成了万人坑,每每送来一具快死的尸体,我都这般引导,只是没有成功一次。”

    “幽村里还有王家人!”秦子骞惊呼。

    “一直都有,他们生活在内村,至于外村,是用来吸引游人的。两只鬼迎队伍,用来引魂。”

    秦子骞眨眨眼,他在土屋和蒋雅南合力杀了两鬼,怎么就自己独独送到这里来了?

    “我是怎么进洞的?”

    “我分了两个法身,一个留在通宫里给亮村的后人引路,另一个你是不是接了我的油伞?”

    “牛逼了”秦子骞双眼一亮。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好厉害的法术。”

    孟倾城摇摇头,“现在你要做的,就是破坏这里,好让我出去,我给你一个时辰,要是做不到,我就只好吸了你,继续在洞里维持。”

    秦子骞一惊!

    就见孟倾城的面色生冷,“我要是不救你的话,你还是要死在这幽村的,要是你帮我出去,才有一线生,你不用难过,就算成为我的一部分,起码还有一部分神经活着,譬如你的速度和精神力量,都能继承。”

    速度和精神力量,妈蛋脑子都没了,要这些神经什么用!

    秦子骞没敢骂出口,却在心里嘀咕。这孟倾城虽然是自己祖宗,言下之意却连他的魂魄也不放过,不是好应付的角色。

    “你自己都说这里是个结界,鬼怪无法出入,你都困在这里,我也肯定出不去。”秦子骞看着洞口,脑袋里想着如何脱身。

    现在不是这孟倾城的对,这个洞又是条直线,连个拐角藏身的地方都没有,能躲到哪里去?

    “你是要放弃吗?”孟倾城如花似玉的瓜子脸上,瞬间滋滋的生出黑色的血管脉络。

    “我可没要放弃,鬼怪是没办法出入的,但是要是人的话,就能破坏了对吧?”他立刻回答。

    孟倾城的脸色又逐渐恢复,“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同样,你的运气也好,虽然骨折,但是还有一口气,不枉费我的分身从外边把你丢进来,这样吧,我把你的魂魄倒回躯体,然后你和我再到门口,破坏结界。”

    她伸出右,点住秦子骞的魂魄后背,“你别耍什么花样,不然我指收放之间,你就再不能活!”

    “那个前辈,我想问你,这黄泉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从地府来吧,我不知道。真正的来处,只有我师父知道,但她转世投胎,也不知道多少世了。”孟倾城幽幽叹气,“我还不如跟他们一起死了干净。”

    “别,要不是前辈困在这个洞,我就死透了。”秦子骞虽笑,心里可一点都不轻松,果然,这洞里是直直的一条狭长的墓道,根本没有一个拐弯处,想要躲起来,谈何容易。

    后背觉得孟倾城的指尖灼热,感受她的力量,只怕跟大虚不相伯仲,不,还要更强一些。

    看着自己坐在地上的躯体再次出现在眼前,秦子骞突然豁朗,不管躲还是逃,自己本来就死了,干嘛还这么纠结?

    “前辈,就算我回去,还是骨折。”

    “我能医好你的,但我会留下你的一只断腿。只要我们平安离开这个洞,我就给你恢复。”孟倾城说道。

    “出去以后你打算干什么?”秦子骞问道。

    孟倾城没有回话,指上更加灼热了。

    秦子骞魂魄再回躯体,周身骨折的疼痛再度传到脑海来,孟倾城言而有信,就是留了他一条断腿,其他的重伤都修复了。

    “现在该你了,毁掉结界,离开这儿。”再度走到洞口,孟倾城的双眼放光。

    秦子骞犹豫了,孟倾城到底是个什么心态,他没有任何把握,以前他还可以通过暗示,直透人心,可现在做不到,一只困顿在山洞里的古人魂魄,近千年的孤寂和仇恨,会把她的心智腐蚀到什么样的程度,简直难以想象。

    “我见过大黄。”他向前走了两步,回头笑着说道。

    关于祖宗的曾经,他所知所想,就只有这一点,要是她心存善念,就应该能想起那只埋葬在周县附近的巨大仓鼠。

    “大黄”孟倾城似乎有些触动,指尖一颤,一些旧事就在眼前浮现,但没有多久,就又恢复了冰冷,“你也不是我,没必要讲些故事给我听。我是你的先人,让你活就活,让你死就死!”

    她那一张极美娇嫩的瓜子脸呼地就凑到秦子骞的面前,**、恶心带着蛆虫,柔顺的长发瞬间变成了白色,裸露枯黄獠牙的牙床一张,翻出浓重的恶臭,“给我把结界打开!”

    一只没有眼白的眼珠子,随着她的怒吼,从眼眶里翻了出来,扯下一道血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