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7章 有毒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秦子骞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会,左一把扯住了她掉出的眼球,右就去****的右眼!

    “啊——!”随着孟倾城凄厉的尖叫,他狠狠把那眼珠子扯下,丢到地上一脚踩碎!

    嗤!电光火石,他脸上和肩膀同时挂彩,被孟倾城的枯爪扣住肩膀,长长的指甲穿肩而过,继而丢回了洞内的通道。

    说时迟那时快,他在地上连着翻滚,但凡碰到尸骨,就奋力的甩出,不停的丢到孟倾城的身后。

    咚咚声一时不绝,孟倾城捂住双眼,在原地痛苦的哀嚎。

    秦子骞连着滚了几下,这才双箍着双腿,贴墙缩成了一团,屏住呼吸。

    嘶嘶的声音,他透过黑暗,已经看到孟倾城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你个蠢货!没有眼睛,只要你呼吸一下,我就能瞬间找到你!等你在这洞里耗尽了力气,还是最终被我所食!我一样继承你的双眼呵呵呵呵”

    秦子骞双抱紧了断腿,没有答话,看着那腐烂黝黑的一团逐渐逼近,“我给你会,你不识抬举,有本事就出来,公平一对一!”孟倾城又叫道。

    秦子骞咬着牙,小心的紧贴墙边一点点的站起,一个修炼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鬼怪,居然要公平一战,而自己神力全失,哪里还有公平!

    多亏自己见过仓鼠,要不然还有会?

    “嘿嘿嘿嘿”秦子骞紧贴着墙壁,看着孟倾城的这一坨擦身而过,侧头贴紧了墙壁,险险避开她身上飘舞的黑色血线,算是松了一口。

    但只是轻微的一口气,就被她敏锐的发现,只是转身甩了一爪,就在墙上掏出一只洞,咔嚓把的碎石捏了个粉碎!

    孟倾城觉得秦子骞闪避的奇快,耳朵里再也没了声响,也赞他一句,“躲得挺快,真不愧是秦家的后代。”

    秦子骞抽动着脸上肌肉,缩在另一处角落不敢呼吸。

    “你就是不出声,我也找得到!看我把你大卸八块!”孟倾城咬话完,双合并,竟结起印!

    秦子骞大惊!

    他几乎忘了,自己的先人几乎个个都是凡修,上可不止一个咒法!

    “清法主敕令,飞云走马到坛前,宝香烟白莲莲,折在佛前映到天,我乃北斗紫金夫人弟子,驱邪除魔上天、上天宫、上天庭,有请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啥玩儿?

    秦子骞还没听清,就觉得一道强光从她射来,这下再也不屏住呼吸,头顶上呯地一声,一大块山石就砸倒了脖颈,碎屑和灰尘落了一脖子。

    “等一下!我们之间没有仇怨!我是你后人啊!”秦子骞大叫着变换位置,可是无论躲到哪里,孟倾城的掌心雷就劈到哪里。

    仓促间在地上发现一把朴刀,连滚带爬的握到里,见强光又到,横过刀背,挡住了自己面门,那刀灰尘抖落,露出光亮,登时把强光发射了回去。

    “嗵!”孟倾城整个躯体,向洞内退了两步,双发麻,急忙松了印,她微微动怒,洞内太过狭窄,道法不能施展的随心所欲,施展不好,还会有危险。

    “早就叫你跟我公平一战了。”孟倾城五指虚抓,从地上吸了一把剑。她一声清啸,斜行而前,长剑横削直击,迅捷无比,不过只出了剑,剑势已发出隐隐风雷之声。

    秦子骞就觉得一股黑云逼迫而来,猛提了一口气,呼地用刀去挡拦,他的刀法由魏修杰亲传,后被钟馗改良,这一刀出去就让孟倾城咦了一声。

    虽然双眼看不到,但他的架势、速度、法度都是不凡。

    “这刀不错。”这后人也不是一无是处,打起来还有股蛮劲,感受他的刀锋掠过,刀身不住颤动,宛然是一条活的蛇一般。仿佛能看到这刀的刃锋上全是暗红之色,血光隐隐。

    “你能逼得我出第二把兵器,我给你留全尸。”孟倾城笑道,脸上**又隐,展露笑靥。

    秦子骞顿时吃力,想要激怒她实在不易,何况自己一只腿行动不便,几招套路孟倾城不认真倒还能应付,只是缠斗时间一长,自己的腿可就要彻底废了。

    瘸了一只腿,怎么可能会有赢面?

    见她青白的脸上流着眼珠里的血液,身体微微后仰,嘴角带着一丝笑容,知道杀招就马上攻来,秦子骞眼皮直跳,急忙拖着腿后撤。

    “想走,迟了!”孟倾城嗤地划出一道剑气,在石道上划出一道笔直的直线,剑气未到,气息已经逼着秦子骞身上的衣衫被劲风撕裂。

    咯吱。他扭动腿骨,剧痛之下,翻转了身体,肩头被削了一剑,却还是避开了。

    “秦子骞,有你的!”孟倾城数千年没有跟人动过脚,这几剑勾起了她活动的心思,可是自己的杀招既出,居然还能被他避开,也是惊异的佩服。

    倘若这个人也是数千年前出生,跟自己同门学艺,只怕所有的结果便要改写。

    秦子骞听见她喊想走迟了,脑袋里灵光一闪,笨!我怎么这么笨!

    心里主意打定,在地上一滚而起,“孟倾城,你马上要出第二把兵器了!你说过,留我全尸!”

    孟倾城一愣!

    怎么可能,你连我上使用不惯的兵器都不是对,还能逼得我出第二把兵器?

    “好啊,你使来看看!”话虽这么说,她还是不敢大意,一剑划出,分带攻,分用在了守。

    秦子骞瞅见会,上朴刀也不要了,直接用全力向她脸上抛掷!

    当!

    这一刀倾注了秦子骞的所有力量,但是被孟倾城收回剑身,用剑背轻轻拍打,就磕到旁边山石上,断为两截。

    “我当是什么高招,不过是垂死挣扎的撒谎!”孟倾城微微抬起下巴,冲地上的两截短刀撇了一眼,嗤笑起来。

    猛一抬头,就见秦子骞动作奇快,除了断腿,就要踏出洞口了!

    “狡猾的鼠辈!”这一下她心惊肉跳,急忙伸入怀,一柄飞刀在,立刻甩了出去。

    “嗤!”秦子骞腿上吃痛,自己的断腿还是在关键时候不给力,这一刀划过小腿,还是被刀划了。

    但是他事先做好了准备,也闯出了洞口。

    其实自己早就该想到了,他现在是人,孟倾城是鬼,符咒对自己不起作用,只要拼命逃出洞口,就不用跟她打下去。

    “我说,老姑娘,你就留在洞里吧。”秦子

    骞回头擦了一把汗。

    当啷一声,孟倾城丢了上的剑,“你打不过我,只是仗着灵,逃过一时,我给你两个时辰的时间,回来破坏洞口,让我出去。”

    “你以为我傻,回来还破坏这个洞口,做春秋大梦吧,你老老实实在里面呆着。”秦子骞说完就要离开。

    “哈哈你不想活,我也不拦你,知道我为什么说出第二把兵器留你全尸吗?是因为我飞刀例无虚发,你的肉就不能食用了!”

    秦子骞蓦然回头,“你什么意思?”

    “生前我是腾蛇涯首席大弟子,刀上有毒。”孟倾城一字一顿的回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