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4章 初始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要不,你可以选择在这里做烂肉。”蒋雅南说道。

    王雪薇神色凝重,看着蒋雅南,终于从嘴里回答,“好吧。”

    语气非常勉强,可也是不得已的办法,连命都没有的话,王氏集团将没有任何希望。

    蒋雅南嘴角微笑,知道了祭祀的一切就应该能做了结。终于可以弄得水落石出了!

    她的手脚顿时快得不可思议,一时间鬼兵的身体纷纷被她或拳或肘,一击毙命,没有多久带着王雪薇就到了宫门的院墙。

    傻子也知道她想干什么,王雪薇大喊:“不行,院墙太高根本过不去!”

    蒋雅南不答,扯着一个鬼兵的胳膊晃了半圈,对准一群扑上的长矛兵就踹了过去,噗噗噗几声就撞歪了几个长矛鬼兵的身体,她眼疾手快,脚面挑起地上的长矛,呼地一声抡起长矛,只听得叮当、呛啷、乒乓,兵刃、盔甲纷纷堕地。十几个鬼兵的魂魄,在一瞬之间被蒋雅南以迅捷无伦的长矛击中,在地上化作一滩带着绿幽幽气体的稀泥。

    蒋雅南呼呼把长矛掉了头,朝着身后的宫墙猛扎,蓬的地一声,长矛进墙去了三分之二,“太高?我给它做个矛梯子!”

    王雪薇开始明白了,为什么派出暗杀的佣兵小队会音信全无,别说有没有其他助力,单是一个蒋雅南,就非常棘手。

    她比二十几个男人还能打,哪里像个女人?

    蒋雅南捡起地上散落的长矛,看着院墙的位置,一根根的投掷出去,更是惊得王雪薇脸上一阵白一阵红。

    这不是女人不女人的问题,这还是不是人干的事儿了!

    当她刚把惊愕的眼神投给身边的蒋雅南,冷不防就被她拦腰搂起,“走吧。”

    王雪薇跟她细腰贴着细腰,感觉到了她身上的曲线,慌乱中也碰了对方的身体,不由得扁起嘴巴。

    还是女人。

    味道、特征,无一不在证明,她是个美丽的女人。

    王雪薇一声惊呼,蒋雅南就揽起她在长矛上踩踏,几下就在乱箭之中,轻巧翻过了院墙,出了皇城!

    王雪薇见九死一生,正要微笑着道谢,冷不防脖子红肿的地方被蒋雅安伸手扣住,疼得她大叫一声立刻就在墙边上蹲了下来。

    “我能救你,就能杀你,别耍花样,说,这皇城、这祭祀到底怎么回事!王家跟魏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答应告诉你,就一定会说,但是这里也不安全,还是尽快回到后山村落里再说吧。”王雪薇眼泪直流,苦苦哀求的蹲着。

    “我会那么笨,让你回去搬救兵?就在这里讲!”

    “蒋雅南,我的人马都在这里了,实在没有其他人了。后村是还有些人,不过都是伤员。”王雪薇回答。

    蒋雅南想了一下,闯进皇城之前,自己和吕莹混在村民队伍中,也听过所有的佣兵都已经来齐的消息,估计她没有说谎。

    吕莹在打斗失散,应该跟那个万术士在一起,有了王雪薇做人质,不怕吕莹出意外,“好,到后村去。”

    “我不知道暗道在哪,只有从山上绕路。”王雪薇说道。

    “什么暗道?”蒋雅南疑惑。

    “没有暗道,秦子骞从哪里上的后山?”王雪薇也矒了,猛地脖子又是一痛,就听见蒋雅南喊道:“他活着!他在哪儿?”

    王雪薇见她的神态,不像是事先知道秦子骞的动向,更觉得奇怪了,“闯皇城之前,我在后山顶见到他,好像断了只腿,然后他......”

    她想起佣兵副队给她汇报,秦子骞重伤落入山缝,就没再说话。

    “说啊!”蒋雅南见她不回答,有些急了,秦子骞遭遇不测,她可不认为会死,但受了重伤也是在所难免。

    “他在...追捕中落入山缝,没有找到尸体。”王雪薇皱着眉头,要说掉进山缝,也是她逼出来的结果,不知道蒋雅南会不会手上用劲,立刻捏死了她。

    谁知道蒋雅南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嗯。”手上反而轻了。没有尸体,就等于没有死。

    “你不担心吗?他是你男朋友。”

    “担心?又不能救他,先回村子,告诉我始末。”蒋雅南冷冷的说道。

    王雪薇觉得这个女人简直怪极了,想自己丈夫死讯传到她这里时,她几个月都汤饭不进,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想不到蒋、秦两人的感情如此淡薄。

    可就是这份淡薄,自己还是输了。

    绕过山路,厮杀之声渐弱,打杀到了这个程度,估计得全军覆没。王雪薇头发有些散乱,已经不再想怎么给王氏集团的董事会交代了。

    一踏上后山,她立刻就松了口气。

    “好了,现在边走边说,到底这是怎么回事?”蒋雅南在她身后催问。

    “天朝是不能没有皇帝的,本来魏家和王家,都应该有这个机会,魏修杰生于明末,是贬职的锦衣卫镇抚使,和先祖王凌志拜在傅九书下做弟子,按入门先后排行,他对千疮百孔的大明朝失望之极,师父死后,就带着师父师娘的遗体隐居江州。”

    “先祖有鸿鹄之志,想有一番作为,就开始经商。当然经商是因为建设地下皇城失败后不得已而为,可是你和我都清楚,地下皇城已经建成了,是魏修杰阻挡了先祖的脚步,他当着先祖的面,抓了先祖的妻儿老小,进驻皇城,烧死了先祖的妻子。”

    蒋雅南听到这里,吸了一口冷气。

    魏家和王家一直明争暗斗,却也共同抵御外敌,这里的事情真的难说到底谁错谁对。

    “他逼着先祖立誓,有生之年,不能争夺皇帝之位,这才把先祖的子孙归还,还扬言要见到先祖有一丝僭越,他就上来先杀光先祖全家。先祖无奈,只能闭门研究仙术,但是师父教导太少,很多地方想不明白,后来终于放弃,走了经商的道路,却不想打开了人生另一扇门。”

    “钱挣的太多,权势也就跟着来了。”蒋雅南补充道。

    王雪薇边上山,边点点头,“对,多少人为了钱财,可以不惜一切。所以王家的地位也就越来越高,路子也就越来越广。树大招风,就引来别人嫉恨,有人就拿当年的地下皇城说事儿,皇帝也就逼着王家交出皇城的地图,先祖陷入两难,只能潜逃在这山沟里。”

    “之后呢?又怎么跟祭祀扯上边的?”蒋雅南有些不耐烦了。

    “皇帝下令追杀,先祖为了保命,也就在前村布下法阵,用些阴魂做引魂之用,皇帝的追兵来了多少,就吞了多少,弄得前村人畜难存。魏修杰认为他图谋不轨,也就抓住机会发难,从地下上来屠杀。”

    蒋雅南不语。原本以为,是王家觊觎整个天下,现在听了王雪薇的一番话,好像也不完全是如此。

    “一怒之下,先祖自尽,把自己制成活尸,这才让魏修杰作罢,退回地下。说起先祖,只能说他一步步被逼,没有选择,为了全族人的生死,他甘愿下地狱。这份功德,后人都铭记于心。”王雪薇说道。

    蒋雅南脑筋崩地一声,像是想到什么,急忙问:“所以,你们王家的后人不让他死,给他修建皇城做陵寝,养着这活尸,供奉成了自己的皇上?”

    “对。为了保持先祖的活尸肢体,我们只能不停的供奉活人,假以嫁娶做娘娘的荣耀,用在养尸。王家的祭祀,就从此开始。”

    蒋雅南捏着她脖子,停下了脚步。

    王家的做法,在地下的魏修杰不会看不到,所以应对王家人保住活尸的办法,他也在皇城内祭祀,好让自己精神永存,同样的,可能换汤不换药,也搞起一套繁琐的祭祀程序。

    说到底,他要一直盯着王家的祖先,不要他有一点异动。这是多大的仇恨,要魏修杰紧盯着王家不放?

    “他们的师父师娘,是怎么死的?”蒋雅南的提问,显然是问到了地方,王雪薇眼神不定,沉吟了一阵,“他们死于黄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