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6章 分歧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

    “知道的越多,对你可没好处,我知道清楚事件的术士,没有一个还活着。”王雪薇脸蒙了一层冰霜。

    “所以,跟我说说吧。到现在我已经猜得差不多了。”

    王雪薇哼了一声,“你那么有能耐,自己去查,反正也会查到。”

    蒋雅南进了村落,听她不愿告诉自己,只是笑笑,不再问了。

    她又一次注意到了,正在朝着王家大宅走去的同时,村落两侧的民宅分布得位置和其他的村落一样,不管那一个房屋,都是朝着大宅的方向而建,简直像是村民无论何时都能朝着大屋方向监视着,究竟这样的建筑是想看什么呢?

    也许是对王家的一种朝拜。

    也许是因为祭祀需要每一家的虔诚,所以要每一个人都能看到举行的仪式。

    无论这祭典的仪式多么危险,迟早都会在自己眼里浮现。

    “雅南!”吕莹的一声娇呼,让蒋雅南放下心头的一块大石,见她脸满是油污的跑到面前,她欣喜不已。

    同样的,万术士从一个少了胳膊的佣兵身边站起,满脸阴沉的走到王雪薇身边,“你没事吧?”

    他没有走的太近,已经看到蒋雅南捏着王雪薇红肿的脖颈。

    “我没事,队伍怎么样了?”王雪薇看着村路的一个个伤病,皱起眉头。

    “剩下二三十,至于村民...我们以后得依靠自己人了。”万术士惋惜的道。

    事已至此,再过多的埋怨或是责备王雪薇,也没有意义。

    “那些东西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王雪薇没有承认失误,只是想不通一眼能看到边的皇城内部,从哪里冒出来的鬼兵。

    “董事会想把你和你爸踢出局,给我们的资料,只有一半,根本没交代进了皇城该怎么做,这批人马,只是让你输得惨点儿。”万术士递给她一叠皱皱巴巴的a4纸。

    “算我们做完了一切,还是最终导致这个结局。”他冷漠的说道。

    王雪薇脸一怒,一把接过资料,气得微微发颤,“凭什么踢我们出局!我们才是王家的后人,没有我们,他们吃什么,喝什么!”

    “雪薇,王家走到今天,已经是企业,不再是家族了,董事会才能决定,企业该朝那个地方发展,关于这些祭祀,他们不再关注,更关注的,是白花花的钞票!”

    “我明白,他们要钱。嫌我们花钱了是吧!没有祭祀,整个世界都灰白的,有了钱没命花!要是黄泉泛滥到......”

    “雪薇!”万术士一声喝,制止了她说下去,眼睛飞快的看了身边的蒋、吕二人。

    “不用藏着掖着了,蒋雅南跟我说了一路,也都猜的**不离十,告不告诉她也没什么关系。”王雪薇脖子强忍疼痛一扭,“蒋雅南,你不是想知道事实吗?我可以全告诉你,不过,你要帮我忙。”

    “什么忙?”

    “你看到了,王氏集团走到今天,也不是我王家在说话,我不能阻止别人忘恩负义,但是这祭祀必须进行下去,不然整个世界从这西南之地,开始垮塌。我必须集合我能做的力量,力挽狂澜。我需要大笔的资金,是一大笔!”

    “想得美啊,让我们给你挣钱?”吕莹翻了白眼,“我们被你们窥伺追杀,到头来凭什么要帮你们。又不是我们的难关。”

    “你们是仙官,世界算毁了,也跟你们无关,但你们忍心吗?看着鬼物一只只飘大街,黄泉淹没整个世界吗?”

    “别说的那么好听,给我们都扣拯救世界的帽子,我们才没那个工夫......”

    “给她钱!”村口传来一声气十足的叫喊,听得蒋雅南和吕莹同时扭头,去看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来处。

    黑暗之,秦子骞泛着一身黑气,光着膀子,一步步的走进村庄。

    数十道浑身带着浓重煞气的灰色虚影紧随其后摇摆不定,垂着双臂,长发遮蔽了身后的村路,冷风吹起地的落叶,带了旋儿气势骇人。

    “子骞!”蒋雅南惊喜不已,看着自己朝她走来,皮肤呈现健康的小麦色,样貌俊美,只是看到她微微皱眉,唯有一对眸子,如晨星般灿烂。

    “王雪薇,你要多少,我都给你,只要你扳倒你王氏集团的董事会,剩下的祭祀,可以继续做了。”秦子骞冷冷的说道。

    “你二是吧?”吕莹听见这话,简直不可置信,觉得他吃错药了。

    “祭祀黄泉,不能终止,不过你王家的祭祀,还有魏家的,该结束了。”秦子骞依旧保持着冷漠。

    蒋雅南慢慢松开了王雪薇的脖子,看着冷若冰霜的他,没有靠近。

    这还是那个天天吆喝着来一发的无赖吗?

    秦子骞看了她几眼,这才问了一声,“你都好吧?”

    蒋雅南点点头,他身的伤看着都好了,在自己的面前,以前从未发生过,究竟他消失的这一段时间里,都发生了什么?

    无论是什么,从他冷漠的表情,能说明他经历的非寻常,直接影响了他所有的思绪和做人理念。

    万术士见他肯定要帮助王雪薇,脱下外套,递给了他。

    秦子骞接过,给自己套了,“我呆会去皇城,你们可以从后村先下山,回到江州,我还有一家公司和家里的保险柜,那里有你们的需要,去做吧。”

    蒋雅南拽了他胳膊,拉他到了一旁,见一只虚晃的魂魄扬起手,还没问话,先吃了一惊。

    秦子骞慢慢回头,那魂魄又把手垂下去了。

    “你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雅南,解释起来话长,但是祭祀的方法是正确的,只能这么做下去......”秦子骞回答,此时他离蒋雅南非常的近,看着她一张粉嫩的俏脸都被利器刮伤,不禁有些心疼,想要伸手触摸一下,却又忍住了。

    “我们是来终止祭祀的!”蒋雅南喝道,“你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这种可怕的祭奠,必须遏制。你怎么还要帮起王氏集团了!”

    “祭祀不能避免,不能让黄泉现世。”秦子骞答道,眼神一冷,“相信我,我看到的更多,黄泉永远不会停下,你要是仙官,得想方设法,让祭祀继续进行。”

    “不!”蒋雅南一甩他手,“我不同意!也不会让仪式继续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