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8章 迷茫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这一鞭直接把秦子骞抽到地上,就连蒋雅南自己脸上也变色。

    见他身上的黑气更浓,思衬就是这黑色气息作怪,忍下心肠又是一鞭。

    “雅南!”

    “啊!”

    吕莹和王雪薇紧张的出声,就见秦子骞挑起鞭头,挽了剑花,把长鞭卷到了剑身之上,嘴角轻笑,就是一个拽扯!

    蒋雅南心事不宁,刚才的一鞭实在太重,鞭头迟钝不少,立刻就被他卷带,朝他身上扑去,出于训练的条件反射,她丢了鞭头,就地一滚,顺手拾起地上一把长长的生锈柴刀,就冲他劈去。

    秦子骞微微皱眉,真是说胖就喘,她还真对自己动刀。

    他单手持剑,左手收在后背,站起迎击。

    吕莹见他几度翻转,身姿优雅,跟以前所见他握着唐刀的狼狈模样大相径庭,也不由得呆了。

    他不会剑术,从哪里学的?

    “有贵族之风。”王雪薇说了第一句话。

    没过多久,就听见蒋雅南气喘吁吁,比起气力,她还是差秦子骞半截,眼看被秦子骞逼到一间村屋的墙边。

    当!

    青锋剑和柴刀相交,蒋雅南双手齐上,顶着秦子骞单手的剑身压下,秦子骞右手吃力,自己像是一只手无法把她身体压趴,左手也从后背上伸出,抵住剑背。

    蒋雅南顿觉一股大力袭来,双臂酸麻,不住颤抖想要打弯,快要抗不住了!

    旋踢右脚,噗地一声踢了秦子骞的两腿之间!

    “哟!”

    “哦!”这次是连佣兵和万术士在内的齐呼,一个佣兵看得惊心动魄,不自然的挪动了一下屁股。

    他不疼吗?

    蒋雅南仓皇的抬头,眼神里有了一丝愧疚。

    秦子骞面无表情,只是皱紧的眉头证明了确实很疼,“这又不是在酒吧里打群架,你高级一点行不......”

    “咚!”他还没说完,蒋雅南的头重重的撞到自己的鼻子,登时眼泪直流,身体不住退却,这下他忍无可忍,终于翻起左掌,一掌就把蒋雅南送出五米多远。

    “蒋雅南!我已经说得足够清楚,你以后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论实力,我要是认真,你不是我对手。”

    “你才......”蒋雅南握着柴刀,从地上跃起,眼前一花,秦子骞身形如同鬼魅,顷刻就到了自己面前,六尺的青锋用剑身一格,就碰到自己用在抵御的柴刀之上。

    当的一声,柴刀断为两截,蒋雅南直接滚进旁边的村屋里去了。

    秦子骞喘气出声,没有看她一眼,丢了手上的剑,一步步的朝着王雪薇走去,“你对幽村足够了解,正好做我的顾问,现在我要去找你的先祖,结束你们王家的祭祀,你协助我吧。”

    “秦先生,你的魄力我已经看的清楚了,”王雪薇看着吕莹闯进村屋去找蒋雅南,又转回了目光,盯在他身上,“不过这样的苦肉计,搞起来也没有实质的意义......”

    “什么苦肉计?我只是觉得麻烦。现在没有人能干涉了,只有我能结果那具活尸,你还是详细给我说一下,皇城里需要小心什么吧。现在我对于你们王氏集团想搞什么小动作,已经没有多少兴趣。”

    “先祖对全村的人功德无量,要是你真的要杀了它,拜托你给它留个全尸,我要给它厚葬。”

    “我尽量。”秦子骞回答。

    “我和你一起去!”蒋雅南从村屋里奔出,吼叫道。

    尽管祭祀需要根除,但除掉王家的先祖,起码先解决了一部分。

    秦子骞眼珠子动了动,“不需要,我是阎罗,你的官阶太低。”秦子骞想过无数个地府的身份,就是想不出她究竟是地府仙官中的哪一位,是个什么东西。

    除掉王凌志,实在太过凶险。

    “你不是!”蒋雅南吼道,对于崔判官给自己说过的一番话,她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讲,“我是地府的仙官,吕莹是,历晓筠也是,甚至蒋晗嫣、董若兮都是,只有你不是!”

    “你说什么?”秦子骞皱起眉头。

    “她说的对,”王雪薇接口,“我和罗帝们有过合作,对你十分了解,你的前世是阎罗,但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新任阎罗并不是你,而是......”

    说到这里,她使劲抿了抿嘴唇,“总之不是你,是崔判官私自做了手脚。他要你做阎罗,给了你这份荣耀。”

    “他恨不得我早点死吧,崔胖子从小就逼我劈鬼,还要给我什么荣耀?”秦子骞恶心到了极致。

    “他不要你死,因为他活着的时候是秦达!”蒋雅南又道。

    “不可能!”秦子骞惊愕的转身,要说崔判官就是处处疼爱自己的父亲,他一百个不相信。

    “他要你跟他在一起,所以,让你顶替了别人的位置,做了阎罗,这事也牵连到了我妈,所以我妈才讨厌你,可是为了把这件事瞒天过海,她又不能不帮。你从小经历的一切,都是为了做阎罗这个仙官的位置准备的。”蒋雅南说道。

    吕莹张大了嘴巴,想不到还隐藏着这些秘密。

    她呆了一阵,恍然大悟的指着秦子骞,“哦!我明白了,崔判官见你不完成让阎王归位的任务,就带了僵尸四始祖上来杀光阎王,好替你完成!妈蛋,老娘差点折在你们父子之爱里,还天天担心你死,真是活见鬼了。”

    “折的也不是你一个,现在之所以你们没了神力,就是发现崔判官徇私枉法,所以,所以地藏才上来......”蒋雅南说到这里,不敢说下去了。

    秦子骞的脸已经相当扭曲了。

    自己挚爱的父亲,逼着自己离开学校,远离人群,到头来竟然还是出于对他的爱护,而他从一开始,就在误解,乱七八糟的走了这么远,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几乎全部死绝,竟然出于父亲的杰作!

    他天天吆喝着地府的设定不公,天天吆喝着这命运的安排BT,到头来是自己老子给自己铺了一条光明大道,免得继续堕入轮回受苦。

    “那......若兮...蒋晗嫣......”他几乎语不成句,原本被黄泉侵蚀,成为水中宫四根“大柱”新的伴侣,活不过半年的他,要是结束了一切,下了地府,这笔账该怎么算!

    该找谁算?

    这些朋友和爱人的命,该由谁来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