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1章 分别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立誓容易,现在他继承了人柱的力量,可这个时候,居然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阎罗,而是父爱如山,给他了一个位置,顶了别人的包。

    现在自己一旦死去,就真的死去了。

    他看着聚集在身边的一群人柱,说好了要解放她们,让她们重新堕入轮回,投胎做人。到头来,自己没有话语权和决定权,什么都承诺不了!

    秦子骞真的说不出什么话来,从自己的父亲和两位表姐死后,第四次的感觉到对于命运的无奈。

    “要是你后悔,我们及时赶回大殿,兴许还能让黄泉稳定......”人柱的脸上黯然,不过表情掩盖在长发之下,根本让人看不到。

    秦子骞脑子里很乱,离开了人柱,他就永远是个凡人,再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王雪薇静待他的抉择,毕竟现在他肯帮助自己,如果拥有人柱的鬼力,也是不容小觑的一股力量,从刚才他和蒋雅南的交锋去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更何况,这位秦子骞就算成为凡人,还有超过全国财政收入的一半财产。

    有了这笔钱的支持,才是重中之重。

    “秦先生,要是你决定放弃,我可以立刻派佣兵把你安全送离,从最大程度上,保证你的安全。”

    秦子骞复杂的看她,又看看凝视他的蒋雅南,连一旁吕莹鄙夷的目光,也尽数收在眼内。这世界本就如此,没有永久的朋友,也没有永久的敌人。

    人柱已经离开大殿,要不了多久,整个后山就会迸发裹带黄泉的泥石流。就算逃,又怎么会有黄泉的速度快。

    “我去皇宫。”他下了决定,命运已经都安排好了,容不得自己挑选。

    王雪薇和人柱的眼神一亮,喜形于色。

    蒋雅南却立刻反对,“不行!我可以去,但你不行!”

    人柱发出了一声怪叫,诸多小人柱纷纷拥了过来,把花容失色的吕莹和蒋雅南团团围困。

    女人的感觉是敏锐的,这个特性倒是千古亦然,蒋雅南和秦子骞之间的亲密,怎么能瞒得过人柱的双眼。

    誓言已经缔结,从这时开始,秦子骞是它的,容不得他人造次。

    “看着她们,不让她们离开半步。王雪薇,你跟我说说皇城的情况吧。”秦子骞转过目光,无论自己能走多远,都要想方设法,把身边的人柱彻底解脱。

    否则,从今而后,他的魂魄将永远在这山间滞留,抵御黄泉之苦。

    “我们的资料,也只到皇城的中庭,现在已知的,是皇城里驻有鬼兵,既然有兵,少不了就会有将,单靠佣兵,是没有办法攻入的,怎么打都是恶战。”

    “我能助你一臂之力,”万术士说道,“五本书和一把剑,都因为重新举行祭祀时缺失了,这个时候应该在皇城的深处。”

    王雪薇点点头,“按照三个村子的位置,初步能够推测黄泉之门在西殿的地下约四百米处,也许更深一点。但先祖的遗体也安放在那里。”

    “他不是活尸吗?”秦子骞问。

    “就算是,只怕经历千年,不成精也成了怪,失去了生前的记忆,不代表现在不具备思想。现在到底还是不是活尸,惧怕什么法器都是未知之数。”王雪薇道。

    “没关系,千年对千年,我也不差。”秦子骞回道,看来什么情况,也只能进皇城见招拆招了。

    他看了一眼人柱,那一张惊世骇俗的美丽面孔就在乌黑漂荡的长发之下,它抵御黄泉这么久,对解开祭祀的带来的责任和诅咒充满希冀,一定会不留余力的给他力量的。

    后山的天色逐渐阴沉,一副要下暴雨的前奏。

    “还有大概两个小时,你们必须离开这座山,黄泉没有人柱的抵御,一定崩溃,要走的越远越好。”秦子骞看着王雪薇,尽管把蒋雅南托付给她并不安全,但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王雪薇眼神移动了一下,对于蒋雅南他只字不提,但等同于给了自己交代。

    “你放心,我会保证每个人的安全。”

    秦子骞交代完,这才转过身,盯着怒气冲冲的蒋雅南,凝视了一阵,“你...好好活。”

    简单的四个字,已经说得极其费劲,蒋雅南瞬间动容。

    然而极快,她就低下了眉眼,眼神之中逐渐坚定。

    “劳烦您下咒,做个‘缚仙绳’之类的东西,把她平安送走。”秦子骞晓得她不会老实,冲着万术士恳请。

    “秦子骞!你够了!我看谁敢绑我!”蒋雅南听见他的这番打算,立刻吼叫。

    “我!等绳子做好,我就来绑你!”

    “你绑我王八蛋。”她张嘴就开始咒骂,“十八辈子都没干好事我才会认识你,把你连丢进太阳都嫌不够环保!”

    “你就是没干好事,谁让你经济危机也宝贵不了!”

    蒋雅南微微一愣,瞬间反应过来他是骂自己够贱,卖不上价钱,气得更鼓,“秦子骞,你敢绑我,我就踢你的蛋!”

    “你开始不要脸是吧,没心没肺了是吧,我告诉你,这就是你体重轻的原因,好好出去找一家精神病院,白痴可以当你的老师,让个智障好好教你怎么说人话。”

    体重轻,还是轻贱。

    万术士挪过身体,不想再听两人争吵,去找绳子下咒。

    王雪薇皱了眉,听见佣兵里一阵小声的哄笑,她受过高等教育,这种市井的脏话,听起来十分讨厌。

    “你这沉积千年的腐植质,科学家也不敢研究的原始物种,损毁同胞名声的祸害,祖先为之蒙羞的子孙......”

    还没骂完,秦子骞已经扯了块布,“给我抓住她。”

    人柱拨开吕莹,伸出无数的枯爪,把蒋雅南紧紧扣住。

    他凑上来堵住了她的嘴,“骂吧,骂完赶紧滚蛋。以后想骂,找个好对手。”

    蒋雅南鼻子一酸,剩下的话再也骂不出口,跟其他的女孩子耍嗔卖嗲不同,她表现出来的急切,偏于野蛮,明明可以好好求求他,现在想说也说不了了。

    分别在即,秦子骞做好了准备,就连她的不听使唤,都算计在内,这个男人,就连自己鼻孔里出的什么气,都一清二楚。

    看着秦子骞从万术士手上接过咒绳,她顿时泪如雨下。

    秦子骞微微低头,静默的给她缠紧,能够挣脱的地方,他都打上死结。

    要缠紧,不要勒伤,蒋雅南觉得只有那双温暖的大手,才能体会到他的小心翼翼。

    所有的话,都在这无声的动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