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2章 硬闯(一)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只用眼神,蒋雅南就跟秦子骞完成了沟通,无论自己是哀求,是渴望,或是坚决和肯定,秦子骞的眼珠子却总是瞪得更圆。

    这一切,只有离得最近的吕莹瞧在眼里。

    别总是嫉妒和羡慕,仅仅是这两人的默契程度,她只怕也望尘莫及,就算有一天秦子骞能够接受自己,也不过是暖几天床的新鲜品。

    对于这份期待的感情,还是趁早扼杀的好。

    她吕莹是什么人,绝不能做这种替代品,还是靠边站。她后退了两步,目光正好和盯着她的王雪薇对视。

    秦子骞终于闷声不响的打好了最后一个结,伸手只是给蒋雅南拨了拨头发,愣了半晌,最后还是板着脸什么也没做。

    蒋雅南清楚,这是因为人柱的关系。

    一旦人柱崩溃,黄泉就会已不可抑制的方式喷发。

    那双温暖的手终于离开了。

    再回头,秦子骞眼中已经没有了那份柔软,“你送她们离开,不要离开后山,只要你们还在山上,就能给我争取一点时间,无论我成功与否,都会回来找你。”

    秦子骞冲着人柱说道。

    “妾身知道了。”

    佣兵听到人柱说话,都觉得温温软软,听起来极其舒服,可是顺着声音寻找,看到那头发盖住的青色脸庞,就觉得冷了半截。

    谁都在好奇,这人柱祭品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张脸。

    “走吧,我的师兄弟都在皇城里,就剩下我了。”万术士说道。

    他冲王雪薇点头,眼神也会说话,同样包含了深深的关切和叮嘱。

    秦子骞看着吕莹,吕莹也就回报微笑,同时对他比了拇指。

    随着体内鬼力的运转和时间的流逝,秦子骞的体外的黑色杂质挥发更甚,万术士放出体内的术神,两人一前一后,像是两坨黑压压的云彩,极快的朝着前山的皇城疾奔。

    “你们术士也真不简单,居然能御鬼力而行,比道士厉害多了。”秦子骞见他跟在后面,一点也不比自己慢,不由得赞了一句。

    这算是在大战之前,拉近一些原本尴尬的关系吧。

    “道士更强,术士只是道士的分支,从来不被正一道士承认,他们拜三清,我们拜天公。”

    “天公?”秦子骞脚下不停,却也疑问。

    “天公将军张角。术士的依存都来自天公将军张角的太平清领书,那里有着克敌制胜的法门。”

    秦子骞也是知道这个历史上的黄巾军首领的,这种农民起义者最后还是被大汉所灭,“要是克敌制胜,不早就是天下之主了?”

    “不,张角活着的时候,起初济世救人,到了后期已经开始天天做起皇帝梦了,那里还顾得修炼,最终兵败,太平清领书也就分成两份,分别被张宝、张梁分兵带走,术士也就分成化阳、聚阴术士缠斗至今。”

    “你们术士自己也打自己人?”秦子骞开始明白了,术士没能在天下占有一份天地,主要是王氏集团的控制,还有这窝里斗。

    就像阎王对罗帝,即使身居十殿阎王在地府也不是说了就算。

    无论人鬼,都是离不开斗争。

    “是的,我们化阳术士,才能携带术鬼,自己炼化,一同修炼,到了抓鬼的时候,就放出术鬼,代替肉身捉捕阴魂......”

    “梦依尘是化阳,还是聚阴?”秦子骞笑问。自己在术士里还有一个熟人。

    “掌教是化阳。”万术士阴沉着脸回答,他遵命王雪薇,自然是要和自己的掌教对着干了。不过再不情愿,还是称呼梦依尘为掌教。

    “混得不错。”这女孩也不知道是什么奇遇,居然做了术士的掌教。

    “哼,犹如丧家之犬。一人二鬼,四处逃亡,到现在不敢回江州。”万术士说着,左足轻点,轻轻跃上树杈,敏捷得像只猴子,手脚并用,几下就跃到了树顶,居高朝皇城内院观看。

    “怎么个丧家之犬,不敢回江州?”秦子骞疑惑的道。

    万术士回头,秦子骞就站在身边的树顶上,他动作也不慢。

    “还好,你不是术士,不知道我们之间的争斗,雪薇身边的术士极少,都是卷在这术士之争中,要不你的日子可不好过。”万术士回答。

    整个皇宫内部一片寂静,地上似乎连血迹都没有留下。

    “我看她混得不错,不然王雪薇身边也不会只有你一个术士了。”秦子骞轻笑。

    “哼。”万术士冷哼一声,显然是不想再和他纠缠这个话题,“人都到哪去了?”

    “纠正一下,应该说是死人,你们第一次祭祀,死了多少?”

    “前后不下四五百。今年的祭祀极其重要的,董事会甚至派来了监察员,随时可以向集团汇报,现在,连监察员都消失了。”

    “嗯。王雪薇带队,损失的一塌糊涂,难怪要被集团除名。”秦子骞又怼了一句。

    “不是雪薇的问题,要不是术士会轻信了李睿渊的话,现在就完全不是这个局面。”万术士说完,知道自己说的太多了,闭上了嘴巴。

    秦子骞确实问得让自己郁闷,“人呢!就算是村民,也该有近百,谁来收拾了尸体和血迹?”

    “鬼咯,还能是人吗?王家的先祖王凌志,吃尸体不吃?”

    “夜空漫天腥污血,厉鬼声声凄惨切,添上夜枭伴残月,妖气孽风吹不竭......”万术士嘀咕着,已经把树干上的一块树皮捏的粉碎。

    “天际朗月,我都不看!”秦子骞回了一句,要拽文,他可不会。

    万术士瞥了他两眼,“除魔卫道,也是术士本分,我先冲下去,直冲西殿,你见到机会,就赶紧向下闯!”说罢抽出后背的长剑,轻轻叩齿,嘴里不知道碎碎念什么,就此扑下,在城墙上一点,就轻轻跃了进去。

    这老小子也太快了吧,好歹该商量一个计划!

    不过见他在中庭踏了几步,西殿的大门立刻有了破空之声,闯出一只凄凄惨惨的队伍。

    随着万术士法度俨然,在皇城中庭的上空扬起一阵金黄色的罡风,疾吹之下,一道道金光漫射,一条十几丈长的巨大龙影在中庭上空浮现出来,苍龙张牙舞爪,腾空盘旋,龙首高昂,龙尾舞动出无上的威严气势。

    他双臂摆动,地上旋而下了金色的圆形卦阵。

    秦子骞抓着树干看得心旌摇曳,瞠目结舌,他当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阵法,但从幻龙的气势上看,万术士功力深厚。

    看不出来啊,老小子能出降龙十八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