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4章 智激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大气磅礴的议政殿色彩斑斓,以玄红色的主色,套上金黄绿青,头顶上是方格状的雕纹,在正中央,雕着两只栩栩如生的金龙,做了一个“双龙戏珠”的图案。

    红墙窗格的大殿,落满了灰尘。

    “这些鬼兵,就从这里出去?”秦子骞撇撇嘴,明明是议政的摆设,理论上应该在皇城的正中,而不是在西殿,这里原本也应该是王家的某些要员出入的地方,低级的鬼兵,不应该从这里出来。

    万术士看着大殿的摆设,生出疑惑,“我怎么觉得,从外边看,西殿不像有这么大?”

    像是想到什么,他又朝着门外瞥了一眼。

    正对着殿门的,却是那道刚才被村民撞烂的宫门!

    “这是大殿,不是西殿!”他惊呼道。

    秦子骞回头去看,他果真说的没错,两人竟然闯到大殿了。

    “不可能啊,我明明是朝着西殿去的,怎么可能回到庭院正中?”秦子骞一脚踏出殿门,朝西边望去,飘荡的浓雾中,似乎能看到西殿的殿顶轮廓。

    “我们走错了,可能是浓雾的原因。”万术士说道,他从心里也确认秦子骞没有走错。

    秦子骞咬咬牙,“到西殿去!”

    这次他在宫门上划了一剑,做了记号。万术士毫不懈怠,贴下一张黄符。

    两人绕回中庭,刚往西边踏了一步,秦子骞就听见西殿迎面扑来的一股恶臭,西殿的大门吱呀呀的打了开来。

    妈蛋,还要再打一次!

    他横举六尺青锋,“王凌志能布下鬼迎的队伍,就能布下这**阵,你信不信,我们杀过去,还是会到大殿。”

    “那也要先闯过去再说!”万术士捏好了手印......

    于此同时,在后山的南半部山腰,人柱队伍头一次和佣兵走到了一起,在大柱的带领下,王雪薇和吕莹正下了一半。

    蒋雅南被四个人柱托着,不停的拧动。

    她的手臂和长腿上纷纷都磨出了红印,可也还没把这绳子挣开,万术士的咒,像是让这绳子有了生命,随着她扭摆越来越紧。

    “嗯嗯!”她哼了一声,王雪薇和吕莹都听清楚了,从声调上听,她在叫吕莹的名字。

    “别叫了,秦子骞让你不要参与,你就别想我给你解开,现在你就算赶回去,也来不及。”吕莹说道。

    王雪薇像是安稳她,也张嘴劝慰:“他这么喜欢你,你应该高兴,起码你安全了。相信我,现在才是最危险的时候。”

    蒋雅南怒目而视,停下了扭动。

    “你在这里不招待见,还是趁早离开的好,子骞吉人天相,一定会平安归来。”吕莹见她眼角带泪,于心不忍,上去伸出纤手,指着她脸道:“我让你说话,但是你不要求我,解开绳索。”

    说完,取掉了她嘴里的布。

    “吕莹,放开我吧。”

    不是告诉你不要求这个嘛。吕莹眼睛一沉,没有回答。

    “吕莹,你解开我,我不回去。”

    吕莹当做没有听见,继续跟着队伍走着,她前面是一瘸一拐的佣兵,被一个伤了左臂的佣兵扶着,行动较为缓慢。

    “我发誓。不信你看我的眼睛。”

    “不看,你老实吧,秦子骞不要你死,你就好好活着,别辜负他一番心意,你这时闯回去,还会分他的心。要是一个失误,他就得死。”

    “我怎么分他心,我现在一身神力,去了他就多一份胜算哪!”蒋雅南还在哀求。

    “秦先生千叮万嘱,让我送你们去安全的地方,我不回到江州,是不会放开你的,你也不用求了。好好安静的我们下山。”王雪薇抬头看着阴沉的天空。

    虽然时间应该接近天明,可是一点也没有阳光的影子,唯有那半缺的月亮,还在乌黑的云彩里时隐时现。

    “我再不回去,他会有危险!”蒋雅南几乎急得快要吼叫了。

    四个小人柱停下脚步,嘶嘶的阴风吹来,大人柱慢慢飘到了她的身边,“有妾身照看,秦公子安然无恙。”

    蒋雅南的位置特殊,透过那凑来的长发,看到了一张惊世骇俗的美貌脸庞,只是那发青的皮囊,正在阴沉沉的微笑,让她瞪圆了双眼。

    “你放屁。”蒋雅南骂了一句,“谁要让你这丑八怪照看,想当狐狸精你都不够本钱。”

    大人柱微微蹙眉,但却极快又复微笑,“妾身确实不耐看,但对秦公子的心,却无人能及。”

    “拜托,你自己都说过,千余年来有过上万个伴侣,你的心只怕也分成个上万份了,跟谁滚床单,跟谁聊天,跟谁打屁,分门别类了吧?”

    虽然有些词,大人柱听不大懂,但从蒋雅南的语气里不免听到敌意,料想不是什么好话。

    佣兵们听见蒋雅南又开始怼人,纷纷竖起耳朵,当做苦行军的广播来听。

    “秦公子做了生,已经是我的伴侣,再分门...别类...也还是要遵循他的誓言,要是人人食言而肥,这世道还有公理?”

    吕莹听大人柱说话文绉绉的,又词不达意,知道它一定不如蒋雅南牙尖嘴利,不禁扁扁嘴。

    “他的话,从来就不算数,你也当真。”蒋雅南存心想要激怒它,想借它的手来脱困,“不过也没办法,人长得丑,再不听话,得被人甩,呃...休了。”

    大人柱听见这话,呡呡嘴巴,她被蒋雅南已经两次说到丑了。

    别说生前它的样貌如何巧兮倩兮,就是死后,每每有生人进入祭祀,在看到她容貌之后,都是要抢着做伴侣的,各种各样的赞美之词,她不知道听了多少,谁说过她丑?

    “你想过没有,秦子骞要是嫌你丑,不要你,你怎么办?”

    王雪薇默默长叹一口气,蒋雅南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个性,要是这么一直捆着回江州,非被她呱噪死,还是躲得远点,死在人柱手上,不算她保护不力,就算秦子骞有天追究,也不能把账算她头上。

    这么想着,她冲吕莹使了个眼色,吕莹立即心领神会,绕过佣兵,和她走到了队伍最前面。

    要是出事,第一时间,先把逃跑的路线清空出来。

    “就是嫌我丑,也得跟我在一起。”大人柱回答,不知不觉中,它开始随着蒋雅南的思路了。

    蒋雅南呵呵一笑,看着大人柱逐渐上套,“那不一定,至少你们现在就没在原地,而是漫山遍野的转悠,你信不信,他杀完王凌志就逃走,把你一个人丢山上。”

    “他走就死。”大人柱解释道。

    “死了你就又要换伴侣了,我早就说嘛,你长得不行,这个你得认。”

    “谁说的,秦公子看我的眼神,根本不觉得我丑!你才丑,所以他让我把你送走!”难得大人柱也反击了一回,佣兵们心里暗赞。

    蒋雅南暗骂秦子骞,却继续说道:“对,我丑,所以要保住我的命,让你送我,妾身还是妾。”

    大人柱的头发微微飘起,隐约能察觉到她的怒气滋生。

    “知道你位置了吧?秦子骞根本就没放在眼里,他喜欢的是我,所以才要保住我的命!”蒋雅南约摸气候差不多了。要是太过分也不行,万一它恼羞成怒,一把抓下来,什么都没了。

    “不,他只能喜欢我。”大人柱说道,像是自我肯定。

    “他有说过喜欢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