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5章 怪物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不喜欢我,我也是......也是......”大人柱本来想说“明媒正娶”,可一想到会被她挤兑,支吾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合适的词儿来,“反正他只能跟我一起。”

    “他没有说喜欢你,也没有说讨厌,应该去问个清楚,要不他不想跟你一起,你非要强求,他就是死也会跑。”

    蒋雅南开始一步步的引导,想要让大人柱,解开自己去询问秦子骞。

    当然,她绝不纠结这个问题。

    大人柱猛地一停,其他正在飘荡的小人柱纷纷停下,“为什么要问?”

    蒋雅南一愣,突然明白过来,大人柱是古人,脑子里的奴性思想自然根深蒂固,封建社会包办婚姻,不用思考什么应该,什么不应该。

    “你那么丑,总要知道你受不受宠吧,要是他喜欢上了别人......”

    “那就是他不遵守诺言,得死。”大人柱打断了她的话。

    得,这不是大家闺秀,是李莫愁。

    “你要是杀他,都有什么手段?”蒋雅南改变了策略。

    “只要我靠近他,碰到他的......”

    “好啊,那我就要告诉你,他已经背叛你了。”她立刻说道。

    “怎么个背叛法?”大人柱注意到了,王雪薇和吕莹带着佣兵几乎快走出了视野,但她就想知道个究竟,等着蒋雅南回答。

    “其实他在跟你缔结之前,已经跟我滚过床单...呃,夫妻之实。”蒋雅南觉得跟古人说话,简直别扭极了。

    “可你没有我美。”一段时间的影响,终于让大人柱开始尝试吐露自己的心声,说完这句话,它的内心反倒不安,极快的看了几个小人柱的反应,见没有人笑话自己,才渐渐平静。

    女人天生爱美,这是永恒的话题。

    “在你活着的那个时代,你是美的,可在我的时代,我是最美的,你还是丑。”

    “我哪里丑了。”大人柱拨开了她的长发,露出那无可挑剔的瓜子脸,此时有些发怒,蒋雅南心里突地一跳,一是这个动作过于突然,二是她美的不像话,让自己瞧了,都忍不住想要凑上去亲上一口。

    “秦子骞就是觉得你丑,相信我,要是你当面问他,他一定这么回答。”

    这人柱的软肋不在秦子骞是否会背叛或是离开,而是自己样貌美丑。

    “你们觉得我美吗?”大人柱向身边的幽魂询问,小人柱不做声,却一个个都轻轻点头。

    “你们它们,谁敢说你丑?你是大人柱,它们以你马首是瞻,怎么能采信,这事得问秦子骞。他说美,就是美,说丑,才是真丑。”

    嗤嗤!蒋雅南的双臂一松,身上的绳索立断,见自己的激将法起了作用,她不由得喜不自胜,“好了,我们去皇宫找秦子骞。”

    不等她去捏人柱的手,一双纤细的手掌反倒把她扣住了,“回去问他,要是他说美,你就滚蛋,要是他觉得我丑,你死。”

    蒋雅南呼了口气。

    皇城之中,秦子骞和万术士又气喘吁吁的闯过一轮,再次进殿,看着议政殿的完整而又相同的摆设,实在笑不出来。

    一番折腾,他们还是回到了正殿,看来无论怎么样,都还是会回到这个地方。

    “这阵法没有方位感,也看不出破绽,我破不了......”万术士无奈的说道。

    他破不了,秦子骞更不能。

    看来老祖宗的东西,还是遗失的太多。

    “这个殿一定有古怪,不然我怎么感觉不到?”秦子骞喘着粗气,跟潮水一般涌来的鬼兵对抗,实在吃力,倘若踏出这个议政殿,只怕又是一轮新的开始。

    “布阵的人...手法高明......”万术士打量着议政殿的一切,想从这看不见的阵里找出一丝破绽。

    秦子骞感觉地面一震,同时从殿内深处响起“砰”的一声闷响。

    “轰隆隆!”的一阵晃动,地面都跟着一起震动,抖动的同时向着地下沉去,地面多出来了几道深褐的地缝。

    沉闷的轰鸣声似乎来自于地下,此时已经逐渐变小,但给秦子骞的感觉却好像是,那声音的来源正在不断远离,正在迷惑,面前的地砖忽然又猛烈的摇动了一阵,随后就轰隆一声,沉入了地下。

    秦子骞和万术士连忙向后退去,躲避开扬起的尘土,待到烟消云散尘埃落定后,那地砖就只剩下一尺多高露在地面上,其他部分全都陷入了地下。

    地上多了一只圆形的大洞,像是一只圆整切割好的地洞。

    秦子骞等待着震动结束,慢慢上前瞧了一眼,地洞里应该在下落着石块,并且没有停下抖动,只是在大殿中,已经感觉不到了。

    “下面是什么?”万术士知道秦子骞的鬼力远比自己深厚,也就问道。

    “看不清楚......”秦子骞不过向地下看了五六米,眼前就一片漆黑,想要探究这里面是什么,就得想办法跳下去看看,到底有什么。

    “别冒险了,这个皇城处处透露古怪,小心别误中了什么机关。”万术士反而离洞口远了一些。

    秦子骞还是扭头看着大洞,“你有没有让人下落时变得缓慢的办法?”

    “你不是想下去吧?我可没有这种咒,”万术士猜出了秦子骞的心思。

    “你看这些青砖的痕迹,显然是历经千年都没有人探索的地方,这么大的洞,说不定这下面链接黄泉之门。

    就在这时,地洞里传来了一声不属于人类的呼叫。

    像是拉响了警报,一直不停,这吼叫非比寻常,像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从地底上来了。

    秦子骞一怔,“后退。”

    万术士急忙朝后退去,没有几步,就靠在身后破败的窗口上。

    “这样不行,我得下去。”还没说完,一根手臂粗细,浑身滑腻腻的如同一根急速生长的老藤,缠住了秦子骞的脖颈。

    万术士大惊,再看时,就见一条像蛇一样的怪物缠在了秦子骞的脖子上,他用手死命抓住那东西往下就扯。

    万术士上前帮忙,那东西也不知到底是什么,说是像蛇,却又滑腻腻的,浑身上下没有鳞片,首尾都隐藏在洞中,就露出这么一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