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6章 女魃也在!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万术士的手抓在那东西上面,顿时一股黏糊糊的感觉,滑不留手的,恶心极了,根本使不上力。

    这是个什么东西?

    他原本以为,是条钻洞的大蛇,可是反倒是看到了那怪物这一节上圆形的圈纹。

    秦子骞倒还沉着不断挣扎,却被那怪物一下子扯了一把,竟然差点把他扯进洞,幸亏秦子骞双膝急忙打弯下沉,在地上站稳了。

    万术士见状不妙,杨手就抽了皮带扣里的软剑,一剑正刺在那怪物上面,就见一股暗绿色的液体喷溅了出来,呲了秦子骞大半身,接着怪物身体一阵抽搐,松开秦子骞就缩回了黑洞。

    万术士急忙把秦子骞拉了回来,他惊魂未定,摸着脖子上那怪物留下来的黏液,悚然看着面前黑洞洞的圆口说道:“这、这是什么玩意啊……”

    “好像是一只触手?”秦子骞也是心有余悸地猜测,难道这地下直通河流,这是一只八爪鱼?要说八爪鱼能发出那样怪异的叫声,实在教人难以相信。

    可是就发生了,这怪物的的确确,就是刚才发声并且极快扑上来的东西。

    “下面有河吗?”万术士疑惑的道,他和秦子骞想到了一起,又极快的摇头,“世上的八爪鱼,血液可不是这样的绿色。”

    秦子骞抹了一把身上的绿色黏液,放在鼻孔边上闻了闻。

    有股淡淡的腥味,不想是个食肉动物的肢体。

    假设这下面有河,这是河里冒出来的怪物,那么十有**,下面就是一片地下水的区域,或者干脆,黄泉之门就泡在黄泉里。

    “要是下面有水,我可就不怕了,怎么样,准备一下,我们下去?”秦子骞指着洞口说道。

    “明知这里有只触手怪,你还要往下闯?只怕一跳,就直接摔死。”万术士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不跳,就不可能会再度发现,说不定运气好,下面正好面对黄泉之门,这就给我们节省了时间。”

    秦子骞估摸着,应该已经过了一个小时,黄泉一定冲开了水中宫的大门,向山上渗透,再没有多久,天上就会大雨倾盆,黄泉即将泛滥。

    到了那个时候,就是想逃,也逃不了了。

    “不行,这里太危险,决不能拿命开玩笑。”万术士说道,他寻思着想出殿,可是自己也清楚,一旦踏出议政殿,就得再来一轮与鬼兵的对抗。

    洞里上忽然又探出一根硕大的触角,冷不丁的拦在两人的前方。

    这个时候两人目不转睛,盯着不停在眼前颤动的家伙,这东西长的像蛇,但触角上却是一节一节的,浑身都覆盖着黏液,看着像是不断左右摇晃,似乎在寻找秦子骞的位置。

    “这、这是……”秦子骞几乎一下子就认了出来,这东西居然更像是一条大蚯蚓!

    只是这蚯蚓也太大了点吧?足有手臂粗细,身体还在洞里什么都看不到,不断蠕动着,头部高高昂起,直直的对着两人,仿佛随时都准备好了进攻。

    万术士也都认了出来,几乎同时倒吸一口凉气,脸色大变,小声说道:“不要惊动它,慢慢撤,它好像没有眼睛,看不见咱们。”

    “往哪里撤?再退就要出议政殿。”秦子骞道。

    这实在是太BT了,连想象都想象不到,看着那可怕的大蚯蚓,后背都阵阵发寒,头皮也发麻。如果这东西真是蚯蚓的话,按理说它不但没有眼睛,应该也没有耳朵,也就是个瞎子和聋子,只靠震动和直觉来区分物体。

    更别提,它能够嘶吼了。

    秦子骞无恙,没吭声,小心翼翼地缓缓向后退去。

    又这样的观察了数十秒,秦子骞忽然低声道:“不对,这不是它的头,应该是尾部。”

    “尾部?你怎么知道……那它的头在哪……”万术士吃惊问道。

    秦子骞已经认为,这就是那只能发出怪异叫声的怪物,“很明显,尾巴上面没有嘴……”

    就见洞里又探出一只触角来,在那里晃头晃脑的,不知在干什么。

    秦子骞回头看,松了口气说:“看见了没,那才是它的头,而且这种巨型蚯蚓和在土里的普通蚯蚓有区别,是有眼睛的。”

    顺着他指的地方,万术士也看清了,那东西的确有一对眼睛,只是很小,大概也就黄豆那么大,这和睁眼瞎也没什么区别了,而且在它触角上面,有一只硕大的口器,在不断的蠕动着,看着就跟个黑窟窿似的,估计都能吞个人进去。

    即使是一两条巨蟒都不会让秦子骞有这种难以言喻的恐惧感,但此时此刻,这种平常弱小无比的低级生物,突然以这种变异级别的样子出现在面前,实在是颠覆了往所有的常识,只觉得整个人都有点不好,整个世界仿佛都在此刻彻底灰暗了下来。

    秦子骞移动了一下脚步,站在殿门的他已经无路可退,再有一步,就该出殿了!

    呼地一股腥风,它猛的从洞里蹿了出来,庞大的身躯盘在圆形洞口的周围,对着秦子骞不住的摇晃着,只见它目露凶光,满是獠牙的大嘴不断蠕动,但是没有听见它再次怪叫,它似乎无法发出声音。

    秦子骞看着那巨型蚯蚓恶心的身体,心里就是咯噔一下,这条大蚯蚓明显并不是刚才那一条!因为在它的身体上,应该有一个明显的剑痕,正是万术士刚才所留下的。

    他心头掠过一丝不详,下意识的扭头四望,去找寻可以闪避的地方,却在一转身的时候,发现在前面不远处的雾气,却立着一个庞大无比的黑影。

    就像一个巨大的魔怪一般,杵在议政殿一旁的主柱,秦子骞吓了一跳,定睛看时,却认了出来,那是在别墅里开了杀戒的后卿。

    它怎么会在这儿?难道不是应该在江州吗?

    坏了,女魃也在这皇城里!

    “真有你的,居然还能跑到这里来。”女魃清脆的声音,从殿顶传来,等到秦子骞去看,她像是高空坠物,噗地一声,落在面前的龙椅。

    “来了,就别走了!”女魃的嘴角,阴沉的笑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