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9章 人柱VS女魃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你怎么回来了?谁教你回来的!是你么!”秦子骞见到蒋雅南,勃然大怒。

    蒋雅南见他满身是血,眼眶已红,模糊的双眼打量着他四肢无恙,好歹放下了心,可又被他怒吼,牵动思绪,泪水忍不住就顺着脸颊流下。

    他越生气,代表着心里越是在意!

    女魃从地上站起,瞬间被大柱吸引了目光,这世界还有这么美好的鬼魅,实在让她不得不多看几眼。

    不过陡然间,知晓了秦子骞的鬼力来处。

    “你是大柱?看着不像。”女魃甩开了秦子骞的手,在场的论实力,除了它和后卿,就属这大人柱了。

    “尤仙尊之后,就是我做大柱。”人柱的感觉敏锐,这女魃可是半神半魔,绝对强劲的对手。

    “你的剑法不错,只是交给卑鄙小人,可惜了。”女魃讽刺了一句,她眼睛转了一圈,锁定了身边的人,反正就算一起上,也不是她对手,打算了开了杀戒,谁也别想逃。

    “那是我的新晋夫君,你还是尊重点。”人柱面对万年修为的女魃,竟不示弱。

    “胆子真肥,你敢跟我这样说话!”女魃最后的两个字突然沉重,轰地把议政殿震得一颤,落下一层灰尘。

    蒋雅南和万术士心头跟着一动,纷纷抬头看着殿顶,可别教它震塌了。

    “你在勾...搭它吗?”人柱向秦子骞询问。

    蒋雅南移开了两步。

    “什么勾搭,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勾搭了?”秦子骞看着蒋雅南偷偷挪动着位置,心里捏了一把汗。

    “男女授受不亲,你握她的手,还说不是勾搭”人柱竟然流下黑色的泪水,声音也开始发抖,含着一丝悲愤。

    “摸手也算勾搭?哇,那得多少人?”秦子骞邪笑。

    “对,他勾搭我,所以背叛你了。”女魃睫毛闪了闪,嗤笑道。

    “你别胡说。众目睽睽,我差点死在你手上!”秦子骞一惊。

    女魃看穿了人柱跟他的缔结约定,添油加醋了一把,想要玩借刀杀人的把戏,不由分说就扣了秦子骞的肩膀,凑上去亲了他左脸。

    “还说不是勾搭!”人柱大怒,一股黑色的气流轰地在身上升腾,同时,秦子骞的右肩头咔吧一声,立刻脱臼!

    缔结已成,他既然共存了人柱的鬼力,与此同时,身体方面也就和人柱有了连接,只要人柱的心思一动,足够自己死上个十次八次。

    “等一下!”秦子骞吼道,“我没有背叛你,至始至终,我的力量不如她的大,一直逃命,我身上的血就死最好的证明,还有这个!”他撩起上衣,露出后卿在身上留下的指洞。

    “你唬我?”人柱杏眼圆瞪,身上黑褐色的光流聚集,徒然多了一只黑色的分身,轰隆一下,爆发出一股阴重的煞气,向女魃袭去。

    女魃没料到这人柱会真的跟自己动手,不由大怒,一个区区千年修行的女鬼,在她面前就如蝼蚁一般存在,居然敢在她这僵尸始祖班门弄斧,让她极为愤怒!

    “正好,你们都死在这儿!谁也别逃!”她在极度的愤怒中,去接那女鬼分身的一扑。

    呜地一声,那分身满含着悲伤和激愤,顷刻就到面前,浓厚的黑气,裹着嘶嘶的呼叫,摄人心魄!

    刚接到分身的一瞬,女魃倒卷如飞,竟然连退了数米!但就是这几米,也让她震惊不已,这不是她决定的,而是身体进行了选择,自然的后退。

    怎么可能,自己上万年的鬼力,比起千年的女鬼,居然还会闪避?

    她咬了牙,听着沙沙嘶吼着的分身再度攻来时,站稳了脚跟。

    “蓬!”刹那间,和她抓住分身双手的同时,头顶显出一道深灰色的光芒,之后光芒如同花朵绽放,瞬间就扩散出一个圆状的气流,紧紧在她方圆布下防护罩。

    女魃的表情苦涩难懂。

    她能感觉到,身上的鬼力十之**,都在这防护罩中,而身上的鬼力不到二成!换句话说,是身体决定了防守,不允许自己调用气息进攻。

    这明明是一只千年女鬼啊!

    “轰!”分身扑在了女魃的防护罩上,散了形体,巨大的反噬之力,立刻传到人柱的本体,她紧蹙了眉头,后退一步到了殿门口。

    秦子骞眨巴着双眼,没看明白。

    自己躲闪还躲不及,人柱竟然能和女魃硬碰硬,看起来千年的比万年的还强,这逆袭有些不正常。

    不止他不明白,蒋雅南和一旁的万术士也不明就里。

    “原来是这样......”隐身暗处的余耀晨像是自言自语,也像是给万术士解释,“女魃,也称旱魃,它到那里,那里就能干旱遍地,可是再蒸发水分,也蒸发不了黄泉......”

    万术士恍然,“原来是黄泉。”

    秦、蒋二人听到万术士喃喃自语,瞬间明白了人柱敢和女魃正面交锋的原因,人柱在黄泉里承受苦痛,整个身体,抵抗的是黄泉之力,可是黄泉终会倾注到全身,所以它的力量,一大半都来自于此。女魃虽然已有上万年的修为,却始终是僵尸肢体,别说在黄泉里泡,就是碰到一点,只怕也要在黄泉里无计可施的淹没。

    加上它是旱魃,偏偏遇到满是黄泉的人柱,岂不是正好遇到克星?

    它不过是万年僵尸始祖,黄泉只怕比它还要更早现世。

    秦子骞瞬间来了精神,自己先入为主,以为决不能跟这万年的僵尸始祖抗衡,其实女魃使用火链,始终没有跟自己太近接触。

    他虚抓了地上的六尺青锋,跃跃欲试,“让我来!”

    人柱狠狠瞪了一眼,他咕咚一声腿软蹲地,就觉得力气少了一半。

    女魃这时已经猜出了不能与人柱正面交锋的原因,是因为她体内的黄泉力量更甚,她再度捏起火链,想用对付秦子骞的办法,对阵人柱。

    呼啦啦骇人的火链甩来,立刻就把人柱捆了结实,她不禁大喜,看着台子上左侧固定的铁链,伸出左手,就去虚抓。

    “蓬!”沉重的铁链拔地而起,彻底毁了龙台,落在女魃的左手,顷刻燃起熊熊火焰,随着手腕轻轻一抖,冲着人柱的面门就抽去!

    女魃突然感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自右手传来,那捆绑人柱的右手火链,已经没了半点火气,发出咯吱吱的脆响,一股黑墨的气息,裹着火链像是极快的涂上一层黑色的油漆,向右手逼来。

    还有两米,她体内就觉得寒气渗人,张开嘴巴,竟然在这炎热的盛夏哈出一口白气,急忙撒手。

    “这也难不倒我!”女魃怒吼着,双手结印,腾地浑身燃烧起来,照的殿里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