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0章 千钧一发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女魃周身是火,张开双臂,不停掉落着火渣,烈火中显出优美的曲线轮廓,她在火中冷笑,用手指朝着殿中的廊柱上弹射火球,纷纷点亮了殿中廊柱上的长明灯盏。

    呼呼呼呼,随着越来越亮,众人觉得越来越热了。

    “赤地千里,看你黄泉的阴寒对了我酷热,哪个更胜一筹!”女魃叫道。

    “轰隆!”她身后的龙台,失去了固定用的两条粗链,连着龙壁一起倒塌,连着一整块潮湿的地皮都翻了出来,一大股潮湿布满全殿。

    即便如此,也没有把她身上的火势扑灭半分。

    “快拿黄泉治它!”蒋雅南冲人柱叫道。人柱不是不想,只是这火焰太过猛烈,自己又不是“黄泉降温车”,一时也热的鬼气升腾,冒出咝咝白气。

    “黄泉是吧,我把你的身体烤化,黄泉无处依存,看你还有什么办法。”女魃行走极慢,但每过一处,地砖沾着火焰烧得通红。

    “快出殿!不然都得被烧死在这儿!”万术士吼了一声。

    “活活累死,有什么区别!”秦子骞挣扎从地上站起,人柱站在身侧,甩脱了身上缠绕的黑链,已经全神贯注,应对女魃。

    万术士一愣,秦子骞说的不错,一旦出殿,就得陷入不断砍杀鬼兵的循环,想要休息必须进殿不可,但这**阵还没有解,只要踏入殿内,就是这烧的通红的议政殿。

    “那......那怎么办?”他看着女魃一格格地砖的踏近,颤抖着说道,身边的那个隐身人不吭声,不知道是不是已经逃了。

    秦子骞低头却看了地上的深洞,大蚯蚓也受不了这份热度,触角噗噗地撞击结实的石板底部,拼了命的想要往深处钻。

    他苦思着良策,左手微微一凉,就见蒋雅南跃过中间的人柱,走到他身边捏了手心。

    “我美,还是人柱美?”

    陷入绝境的一刻,她居然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

    秦子骞正为了不能脱身而思虑,听她说话,就不打一处来,“你是不是想死!”

    “是。”蒋雅南平静的回答道,“从回皇宫,我就没打算活,早死晚死没什么区别......”

    “我可不想死。”秦子骞脑子打岔,看着女魃越来越近,额头已经被火焰烘得满头大汗,只感到手心被蒋雅南挠了两下。

    “反正是人难逃一死。有我在你身边,下地府还有个照应,不过不同的是,我是仙官,你得求求我,好好关照你了。”蒋雅南看着他英俊的侧脸,伸手给他抹汗。

    “火烧眉毛了你还......”秦子骞忍不住冲她大吼,就在转头的一瞬,碰到了蒋雅南的凑过来的唇。

    蒋雅南踮起脚尖,轻轻一个吻,娇俏一笑,这吻冰凉湿润,火光照着脏兮兮的脸颊明眸皓齿,谁说一脸英气的她毫无女人味儿?谁说这样的女人不迷人?

    秦子骞暴躁的情绪顿时冷静下来,脑海里灵光一闪,有了主意。

    “你还没有答我,是我美,还是人柱美?”蒋雅南旁若无人的笑问,头发随风轻甩,就快扫到身旁的人柱脸上。

    万术士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眼看女魃声势骇人的再走上五步,就能到人柱的面前。

    “说啊,谁美?”人柱突然垂下双手,竟也放弃了对女魃的抵抗,转身等着秦子骞回答。万术士见状,都快哭了。

    感情你们一个个只知道谈情说爱,拿我一个半百的命来玩。得,我没这个工夫,这么想着,他一闪就出了殿门。

    人柱艳乍,蒋雅南飒爽,两人的美不是一种感觉,但都在越亮的火光下,美的冒泡。

    秦子骞一怔,这问题不好回答,人柱能够一直抵御黄泉,靠的就是自身的意志,一旦心里的信仰垮塌,也就彻底失去了鬼力,被黄泉吞没。要是说她不美,不但黄泉立刻就会泛滥成灾,就连根她牵连鬼力的自己也命归黄泉。

    要是说蒋雅南丑,这就是昧着心撒谎。

    “要是最美的人都站在一起,雅南最美。我所有见过的鬼里,当然是你美。”他回答道。尽管这等于没有回答实际问题,也算是个回答了。

    蒋雅南抿嘴一笑,完全知道他的小心机,不过,他已经先提到自己,足以证明他实在无奈,也是真心喜欢自己,心里甜滋滋的。

    轮到人柱一呆,“那是我更美,还是她美?”

    “人鬼殊途,怎么对比?”秦子骞眼角扫到女魃已经到了面前,自己等待的时候也快到了。

    “人鬼殊途......”人柱一震,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就在女魃走到面前的一瞬,秦子骞抢到了两女之间,一手一个捏了个结实,“跟我跳啊!”说罢就在女魃的惊呼声中,拉着一人一鬼,跳进了大蚯蚓的深洞!

    “自寻......”

    剩下的“死路”两个字,女魃还没喊得出口,脚下的地砖翻起,一声如同婴儿般的怪叫,就从大蚯蚓巨大的口器里震颤了出来,它竟在千钧一发的时间,没有去卷裹跳入深洞的三人,伸出无数根触角,向着满身是火的女魃缠缚!

    “秦子骞——!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秦子骞和人柱、蒋雅南从洞里滑落,远远就听见女魃的叫喊,不知道滚落了多久,才落入一口深潭,这一下又热又冷,整个身体一激,反倒暂时清醒了不少。

    水潭的水流很急,立刻就把秦、蒋两人冲向岸边,两人在冰水里不知道被石头磕破了多少血口,终于挣扎着上岸。

    人柱慢慢从两人喘息中落在面前,美丽的脸上满是落寞。

    “你怎么想到这洞里有潭水?我们摔不死?”蒋雅南奇道。手臂上划出一道血口,急忙扯了衣角,紧急包扎。

    秦子骞喘了口粗气,苦笑道:“我怎么知道这里又有潭水,不过我宁可摔死,也不想烧成人干。”

    “那大蚯蚓居然不卷了我们,真是怪了。”蒋雅南又道。

    “你烧过蚯蚓没?它几乎把议政殿的地砖烧红了,那大蚯蚓又钻不下来,急得在洞口乱抓,最后只能被女魃逼出去......”秦子骞说完,皱紧了眉头,开始巡视四周。

    “那怎么不往下爬,明明这里温度低,而且又潮湿。”蒋雅南极快甩了一把头发,又问。

    “它不肯钻下来,证明这里有东西。”秦子骞回答,眼前漆黑一片,几乎连蒋雅南的脸都看不清。

    “陵寝。这里是王凌志的陵寝,”人柱冷冷的说着,双臂环抱着自己不住颤抖的身体,“后山的黄泉......开始泛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