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3章 躲藏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秦子骞,给我出来——!”

    蒋雅南还没读下去,就听见女魃丧心病狂的呼喊,在这潮湿而又诡异的墓穴,一群蝙蝠被这声音惊醒,成群结队吱吱叫着飞离。

    “它好快!”蒋雅南和上笔记,踹进怀里。

    “当然了,它是魔神,一只变异动物又能把它怎样?”秦子骞抬头,这主副墓穴还没影子,女魃就已经解决了万术士和大蚯蚓,追上来了。

    “我们躲在这里,它又打不开墓门。”蒋雅南有恃无恐。

    秦子骞一把就拉着她跑到铁竹边,“往上爬!”

    他可不认为,区区一道石门,能把两位僵尸始祖困住。要说躲藏,不停晃动的铁竹林,是一个较为安全的选择。

    这里有风铃和尸体,躲到头顶也许能避开女魃的追捕。

    “它进不来的吧?”蒋雅南惊呼,却也不慢,攀上了几根铁条。

    竹枝看不见的另一面,满是粘稠腥臭的血浆,她立刻就抓了一手,正在呲牙咧嘴,腰上就伸过秦子骞的一只大手,揽进了怀里,两人在竹枝上迅速向竹顶攀爬。

    “嗵!”石块崩飞,扬起灰尘的同时,后卿首当其冲,高举双手,就先蹦跳进来。

    秦子骞急忙在竹顶把蒋雅南抱紧,就见后卿直接撞碎了一只镇墓兽的石像,继而裹带着浓郁的黑气,轰隆一声又撞碎了另一座,如此极快的纵跃,顷刻到了竹林边,四下打量。

    蒋雅南觉得小腹被一个硬物狠狠顶着,低头一瞧,简直哭笑不得。

    这么紧张的时刻,秦子骞居然身体有了反应。

    “你顶到我了。”她趴在秦子骞耳边说道。

    秦子骞缓慢的拨动竹顶上的尸体,遮住了他和蒋雅南,也凑到蒋雅南耳边,“一天十几二十次都是有的。”

    “不要脸。”蒋雅南红着脸嗔道,心跳渐渐加快,反而不害怕了。

    其实秦子骞真的是正常反应,说实话脑子里还真没那个想法,不过在蒋雅南的提醒下,也觉得难受。

    听见蒋雅南的呼吸就在耳边,忍不住就去亲她,蒋雅南踩在铁竹尖,本来就站立困难,这一吻避了一下,就被他吻得结实,轻轻摆了头,就不再抗拒。

    秦子骞的吻火热,瞬间让她微颤到了脚趾,猛一激灵,他的手已经伸到胸口。

    女魃沉着脸,走到了后卿的身边,听着铁竹林哗哗作响,看不到一个人影。

    抬头乍看,竹林尖上插着一具具尸体,黑压压的看不清楚。

    蒋雅南手臂也热,攀上秦子骞的后背,不知道自己是要把他搂的更紧,还是要抗拒推开。

    他的气息好闻极了,能唤醒她体内的贪婪。

    “停,停。”秦子骞笑着停下动作,女魃和后卿就在脚下,动作再大些真的会死人的。

    蒋雅南双眼迷离,如同初醒般的迷糊,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探进秦子骞的裤腰,吃惊不小,急忙红着脸抽了出来。

    秦子骞转移了视线,透过尸体的缝隙,去看下面的女魃。

    蒋雅南急忙整理衣物,慌乱去看秦子骞的镇定。

    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现在看来果然有道理,自己狼狈不堪,他就已经收放自如。

    “把小白兔收好,不许乱摸。”秦子骞又道。

    胳膊上被蒋雅南掐了一把,却不痛不痒,弄得他心思一动。

    蒋雅南的撒娇很少,这就算是了,可惜不能说话,不然一定能听到她来“鄙视”自己。

    不过也因为她正儿八经,逗她才是真有乐趣。

    秦子骞一分神,再准备去看女魃,尸体拨开缝隙,赫然却看到后卿僵直的苍白脸皮,它正双眼圆挣,一双瞳孔向下,透过缝隙来看自己!

    后卿伸出长长的指甲来抓,秦子骞倒吸冷气,习惯的出手,蒋雅南比他更快,右手一拨,就轻轻松松把他手臂拨开,随着用来遮挡的尸体被后卿大卸八块,去挡它的双手。

    秦子骞这才反应,他没有鬼力同后卿抗衡,看见蒋雅南双手齐上,身体无法保持平衡后仰,急忙伸了左手,托住蒋雅南的细腰,右手忙不迭的扯了身边的铁竹,甩过来一具尸体。

    “嗤啦!”后卿也干脆,立刻就把尸体分成两半,剩下一只手,和蒋雅南双臂缠在一起。

    女魃听见声息,一眼看到秦子骞,左脚一点,就窜上铁竹,两把缠抓,就已经跃上铁竹的三分之二!

    后卿一手讨不到蒋雅南的便宜,另一只手也急速抽回,此时女魃已经拨开头顶上阻挡的两具阻挡的尸体,跃到秦、蒋两人的身后。

    铁竹上风铃疾响,秦子骞后背觉得一股劲风,急拽了蒋雅南的肩膀,“跳啊!”

    “噗——!”女魃火红的手掌,立刻拍到后卿的头顶,把后卿硬生生的从半空中拍落。

    原来秦子骞和蒋雅南在前后夹击的一瞬,从竹林尖落下,女魃要杀秦子骞过于心切,一掌拍错了地方。

    几乎同时,秦、蒋、后卿三人同时落地,在地上几滚,站起立刻又陷入胶着。

    后卿和蒋雅南的手臂缠在一起,谁也不能脱手。

    秦子骞庆幸和蒋雅南心领神会,不然刚才一定被夹击死在竹顶,可现在又回到刚才的位置,只不过换了一下罢了,等女魃落下,还是夹击的结果。

    就在他扯着蒋雅南的身体要走,突然听到后卿开口说话,“秦子骞,蒋雅南?”

    蒋雅南觉得手臂上的力量减轻,也是一愣。

    “这是哪儿?”后卿抽了一只手回去,摸摸头顶,然而头顶上突然落下一只一具人形火球,急拉了蒋雅南一把。

    “轰!”一股气浪相交,震得一旁铁竹子嗡嗡鸣响,这一交手,后卿也皱眉,“女魃?”

    “后卿让开,让我弄死他!”女魃收了火焰,展开架势。一击误伤,竟把后卿的禁制给打开了。秦子骞和蒋雅南真是狡猾!

    “他们不是我们朋友吗?”后卿不解,他最后能想起的,就是在别墅大屋里喝蒋雅南的肉汤,怎么一转眼,就到了这个地方。

    体内的骨骼咯吱吱作响,开始逐渐柔软,他眼睛露出寒芒,“女魃,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

    女魃一怔,急忙否认,“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