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4章 追击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女魃心里有鬼,尽管已经回答,但却惴惴不安。论实力,后卿不在自己之下。

    趁他喝肉汤时不备,给他下了一咒,从开始养尸到现在,都没想过有一天要把他解开,还是自己被秦子骞气昏了头,过于执着想要秦子骞的命,反倒手误把咒给解了。

    现在后卿的疑惑,肯定对自己下了戒心,要想再度想把它当成普通尸体来养,断无可能。

    “我们是结拜弟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不会以为我会把你怎么样吧?”女魃解释着。

    “它一直养你,像养小狗。”秦子骞从地上站起,走到蒋雅南的身边,边说边冲她使眼色。

    蒋雅南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后卿嘴角微翘,“是这样吗?”他的神志开始清楚,全身骨骼的反应告诉它是有过这么回事,但他一直对活人们防备,能让自己着了道,也只能是女魃了。

    “哪有的事,你别听那小子胡说,他嘴里能有实话?”女魃放下架势,可精神一点也不能放松。

    “蒋雅南,你说话我信,你来告诉我。”后卿盯着女魃,向蒋雅南询问。

    “是......”

    “他们夫妻俩都一个鼻孔出气,你不要相信他们说的任何话...”女魃急了,但后卿身体一动,它急忙退了两步,岂料后卿只是扭了一下腰。

    “你怕什么?”后卿冷笑着问,脸上没有任何的感**彩,它几乎能够确定,女魃是把自己练尸了。

    “敢做要敢认。这么躲闪,可不像你女魃的个性。”后卿捏紧拳头。

    “和我联手吧。”女魃说道。后卿最可怕的,不是如钢铁般的拳脚,而是他的诵咒,一旦他在心中默念,流毒万世也大有可能。

    “在这世上,就算好人,也要握紧拳头。我和他们之间约定,要他们活够一个月,说话就要算数!”后卿扫了秦、蒋一眼,见两人早就闯入竹林,慢慢的转回头。

    “后卿!你别忘了,崔判官只是利用我们,他要给儿子铺路,让我们做垫背,空欢喜一场!我没有这个工夫,还是想法设法,留在人间的好!”女魃吼道。

    后卿微微皱眉,“你生前也做他人儿女,为父亲立功,为部族称颂,父慈子孝,这是人伦,我们帮忙,最后还是会积累善业,总是好的。怎么死后反倒活回去了?”

    “是,我是黄帝之女,可他遣应龙杀我时,也没见怎么慈悲慈祥,”女魃吼道,“所以,我要靠自己,再不依靠谁去活!”

    “那是你变成旱魃,所到之处,要造成灾厄......”

    “你就是说我该死了?”女魃眼睛一瞪,说话间谈及她的痛处,变得异常激动起来。

    “好吧,念你我是兄弟,我不怪你,只是你要养我,到这墓穴做什么用。”

    “天际朗月,明月吐光,深宵拜月光......”女魃浅笑着说道。

    “王凌志的墓!这是幽村!”后卿大惊!

    “对,王凌志是古今掌握生死的第一人,只有他一个,不在五行之中,我想长生,难道不找他,还能找谁?”

    “你要我对付他设下的机关,为你开道。”后卿又眯起眼。

    “我们是兄弟,我也不会真的让你去死,这样吧,你要秦子骞活足一个月,我就跟你一起等,现在我们也跟下去,把这活尸翻出来,看看他怎么活了千年,要是掌握了永生的方法,我们一起活下去!”女魃开出了一个诱人的条件。

    后卿想了一阵,要是女魃说到做到,也就不算自己违誓,秦子骞一个月后,还是会死,“好!我们下去。”

    “噗”就在他转身的一瞬,女魃极快的下咒,再度把它定在了原地!

    “哈哈,你还真是好骗,怪不得跟他们做朋友,可别说我不把你当兄弟,等我杀了秦子骞,找出王凌志长生的方法,就给你解开禁咒!”女魃脸色转为凌厉,一拍它肩膀,“给我下去找秦子骞!”

    竹林深处,秦子骞和蒋雅南逃了一劫,眼里看到墓室的偏殿,想也不想,就钻了进去,赶紧推闭殿门。

    “你看路,我看她有没有追来。”秦子骞庆幸,幸亏蒋雅南和后卿交了朋友,有了他做阻拦,女魃追击的速度应该没有那么快。

    蒋雅南拽了拽他。

    “怎么了?”秦子骞正全神贯注朝门缝外查看女魃是否追来,头也不回的问道,蒋雅南没有说话,还是拽了拽。

    “干嘛......”极快的瞥她一眼,见她脸色不正常,看着偏殿似乎相当紧张,也扭了身体看去。

    这哪里是偏殿,分明是个屠宰场!

    一地的残肢分了两堆摆好,左边的一摊是全是手,右边则是腿。

    一个熟悉的身影就站在偏殿的中间,看上去像个女人。

    “伴侣姐姐?不不,慕燕婷?”秦子骞正要朝前踏上一步,被蒋雅南拉住,“不是慕燕婷,是那个‘娘娘’。”

    “什么娘娘?”秦子骞一皱眉。

    “呼。”

    女人慢慢抬起头,秦、蒋两人都猜错了,吃惊的发现,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大手指吴双的外国女友——克莱尔。

    “杀...杀......光了。”克莱尔浑身是喷溅的鲜血,就连苍白的脸,也喷的到处都是。

    “这些......都是你干的?”蒋雅南问,“身体呢?头呢?”

    秦子骞扫了一下,殿里的胳膊和腿,都在渗血,一副刚刚砍杀不久的样子,这些人应该就是王氏集团第一拨祭祀下来的人,而克莱尔肢解了他们

    他拉着蒋雅南的手,仔细看着克莱尔,她身上穿着锦色的花裙,竟是古代人的一身穿戴。

    她黄发碧眼,穿上汉服的裙子,看起来怪怪的,秦子骞拉着蒋雅南,轻轻的摇头,示意她不要吱声。

    “杀光...杀光了......赏赐...该发赏赐......”克莱尔有点不正常,没有看闯入的两人一眼,只顾着低头看着尸堆上的断肢,自言自语。

    身体微晃,右手上,正是一把生锈卷了刃的柴刀。

    “娘娘,方不方便带我们去一趟黄泉之门?”秦子骞捏捏蒋雅南的手背,要她千万小心。

    克莱尔抬起一双星眸,看到了两人,步履蹒跚的朝两人走来,“对,我知道路,我带你们去归零......”

    没走几步,她突然发狂似的嘶叫起来,挥舞柴刀,向秦子骞砍去,蒋雅南早就做好了准备,见她扑来,抬起一脚,直接踹中她胸口,将她踹趴在地。

    秦子骞正要夸赞,冷不防殿门喀嚓一声,就被后卿的长臂穿透,活活拽出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