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5章 突袭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后卿指甲探得老长,明明一脚踩在殿门两三步外,胳膊直接穿过殿门,就把秦子骞扯了出来。

    “子骞!”蒋雅南一声惊呼,就要抢出殿门,谁料呜地一声,一把柴刀差点就削了自己冲向殿门外的脑袋,她深吸一口气,急忙缩回,赫然看见了克莱尔挥舞柴刀丧心病狂的脸。

    她看上去是疯了,可是罗帝的力量和速度还在。

    女魃蓦然出现在秦子骞眼里。

    他的双手被后卿环抱,丝毫动弹不得,就见女魃阴森森的笑着,两指相并,一道金色的火光从手指上蔓延,一下变成了纯金色。

    那手指微微向前一点,眨眼间就向秦子骞的眉心点来!

    秦子骞瞳孔一缩,脸上猛地一沉,眼见女魃痛下杀手,急忙身体一缩,从后卿的环抱里脱困,蹲了下来,他试图先躲过女魃的杀招,寻找机会再下手。岂料女魃早就猜测到了他的思路,微侧着身体一揽,就捏了秦子骞的脖颈。

    她知道之前小瞧了这个少年,若是她再漫不经心,恐怕还会败在他手中。

    “哇!”身后突然风声忒急,好像有人差点撞到自己的后背,却以极快的速度,闪开。

    呜地兵刃破空之声,就朝她的后背急砍,

    她身影微微一晃,像是一道风,捏起秦子骞,微微一卷,人就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左面。

    她试图躲过那兵刃,想看清楚是怎么回事。

    可当她已经退到左侧,才蓦然发现,那兵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她前面,呜地一刀,像是把生锈的刀。

    还没看清,她就提气疾闪,但她转移到右边,那生锈的刀也瞬间跟着她转移了方位。

    “好诡异。”

    女魃倒吸了一口冷气,她还从没有见过如此难缠的对手,除了一把柴刀,对方快的身体都是个不停闪烁的重影,想要躲闪都不可能。

    无奈之下,她只能一掌拍出。体内狂热的内气疯狂涌出,希望能凭借万年高深的修为把那兵刃给拍掉。

    炙热的气息涌动,瞬间形成一只实质一般的火焰手,滚滚的火焰的手掌闪动着炙热的金黄色光芒。

    一道寒光瞬间而至,撞在女魃那炙热的手上。

    噗嗤一声闷响,那层火焰蓦然开始熄灭,从中间部位如同一个矿泉水瓶盖大小的圆洞,不断往外扩散。

    那道撞在火焰手上面的寒光,诡异的吸附在了女魃的手掌上,甩都甩不掉。

    至于那把生锈的兵刃,灵巧的一晃闪,临时变换了方向,从女魃手掌封锁的范围边缘穿过,然后继续往女魃的身上疾砍。

    “是仙官?”

    女魃面色骤变,那团黏在她手上的寒光,就好像有着可怕的腐蚀力。她的火焰手根本挡不住,很快便会彻底熄灭。

    她可不想自己白嫩的手掌变成黑木炭,不敢再跟那团金光较量,手掌微微一震,那团包裹着她手掌的寒气瞬间炸裂,她闪电般将手抽了回来,身子猛地后退。眨眼倒飞出十几米,几乎退到了竹林的边缘。

    那团炸裂的火焰,一下包裹住那团寒气,试图制止那团寒光继续紧逼。

    可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才包裹住那寒光,下一刻所有火焰便瞬间消逝,变成了一团白蒙蒙的雾气。

    但那团寒光,似乎也暗淡了不少,光芒一闪,继续往女魃追去。

    女魃吓了一跳,身体都紧绷了一下,无论跟自己交手的是谁,这份寒光,简直太难缠了,她现在连对方到底长什么样都没有看见。

    “来的是谁!”她忍不住喝道。

    “娘娘。”蒋雅南的声音在边侧响起,女魃倒没有找见她的身影。乍一想,一定是刚才她从殿里奔出,不知道带了什么鬼东西来对付自己。

    寒光和生锈的兵刃又到面前,这次她看清楚了,那是一把生锈的柴刀。

    她再也顾不上那么多,不顾内气的巨大消耗,第二次施展出压箱底的套路。

    火焰一出,一团熊熊烈火便将她整个人包围,像是从她身体里面散发而出,眨眼她的身形就隐藏在啪啪作响的烈火中。

    那寒光撞在那团火焰上面,才深入尺许,便诡异的凝固在空中,像是又被火焰住了似的,并且寒光越来越黯淡,像是要即将消失了。

    女魃这才吃吃笑着,一只包裹着金黄色火焰中的纤细手掌从里面深处,一巴掌拍在寒光上面,顿时那团寒光噗地爆裂,逐渐消弭。

    女魃在火中隐藏,扬了扬嘴角,那寒光真的不简单,居然能己的真火里停留那么久,就好像地府三位仙官,同时在和自己对阵一般。不过寒气最终消除,也证明奈何不了她,无非就是打了一个出其不意。

    她本身就是旱魃,又有上古万年的修为,寒冰一类属性的套路或是功法几乎对她不会有什么效果。

    别说普通的冰寒性功法,就算是天上冰宫的神物,面对她炙热火焰的时候,威力也会大幅度削弱。不过寒气来处,肯定对神力消耗很大,不管对方是个什么人,还差一点的修为,估计也施展不了几次,能施展个三次寒冰,恐怕就是极限了。

    “说话啊,要姐姐让让你,可别在我面前逞能。”她已经占据上风,还是打算和对方商量的模样。

    这个人速度太快,面对鬼精的秦子骞,得搭上十二分精神,要是它突然偷袭,说不定也能成功,再要是把后卿解封,就再也没办法控制它了。

    眼前突然闪过一张杏眼圆睁的疯狂脸庞,被女魃瞧得清楚,虽然再度挥着柴刀,面目快得又瞧不清,可也让躲闪中的女魃吃惊:这是一个少女,还不是天朝人!

    一个少女握着把生锈的柴刀,举手投足之间,就便能把她逼到这个地步,神力之高深,远远超出她的意料。她现在才意识到,似乎击败那个外族的少女,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凭借现在一手握着秦子骞的情况,她恐怕根本赢不了他。

    可要把秦子骞放开,她又有些不愿,好不容易,这才追上他,再次放开,还要这个小王八蛋继续逃跑,又得费劲去追。

    突然,她想起了后卿,急忙命令道:“接着!”说完,就把秦子骞从半空中向后卿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