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7章 监察员的报告(一)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女魃没有想过,追击秦子骞,竟会导致这种结果。她鬼力连续的消耗,已经无法承受这次的重击。

    自己在一个疯少女莫名其妙的攻击下,玩了最后一把“乾坤轮”,被寒气和自身的热气所逼,无论身体内外,都烧的焦黑,一连撞击几道墓壁,深深嵌入墙里,只是呃了一声,就一命呜呼。

    走过上古,历经万年,采集日、月之光,练就赶雨驱风之术,生时云游各地,驱赶暴风骤雨,拯救百姓,死后不过是想在人世活得更久一些,但也未能如愿。

    带着不甘和失望,她重归地府,这次不同的是,她失去了僵尸的身体,不在是人人惧怕的旱魃。

    后卿唔了一声,禁制突然解困,它看着自己扣着秦子骞的手臂,又放了下来,“又被她利用了......”

    “看克莱尔!”秦子骞吆喝着活动了一下手臂,还好,一切发生的够快,不然,这手臂一定被后卿活活扯断,他就算恢复神力不死之身,也没办法把断臂再接上。

    不过,好像地下皇城,应该有如此的技艺,能够给蛇兵换身,想知道蛇兵们是怎么做的,现在也不可能了。

    蒋雅南听听声响,神感告诉她另一端的女魃已经停止了呼吸,那股炙热的温度来的快,去的也快,稍稍一想,其实女魃的死应该是死于被冰寒之气引导的火焰反噬。这水火的两面相撞,力量可想而知。

    不过,克莱尔恐怕也......

    几人越过血淋淋的偏殿,果然见到地上被划出一道直直的深沟,直接撞断了廊柱和石屏风,克莱尔的身体嵌在偏殿院中的假山上,鲜血淋漓。

    “秦...子骞?”克莱尔挣扎的睁开双眼,看到了秦、蒋二人,脸上痛苦无奈的笑,“你们还是来了。没用的,仪式已经举行过了,幽村的黄泉之门正在开启,黄泉、孤魂野鬼,都会从门里扩散,没办法了......”

    “我就是来关门的!”蒋雅南道,本来还想凑近一些,被秦子骞拽了回去,只见他微笑上前,挡住了蒋雅南半边身体,“告诉我们怎么结束吧。”

    克莱尔从嘴边呕出一股黑血,又笑得丧心病狂,“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吴双的死,和你的假冒身份有关。现在你们来了,正好给我们陪葬!哈哈哈......”

    她狂笑着突然顿歇,头一垂,没了气息。

    纵使她的神力也在,现在也都消弭,不止是阎王,就连罗帝,也都死得七七八八了。

    蒋雅南长叹一口气,想要从她的嘴里问话,已经没这个希望,她想起了怀里的日记,后面的字句洋洋洒洒,字数看起来很多,这个人记录得应该非常详尽,不知道都写些什么。

    “拜访墓地,被灵体困缚诅咒之灵,因为过于痛苦,在墓地内彷徨寻求帮助,也因为困顿住了,能表现出对生者极为强烈的愤怒......”

    蒋雅南疑惑着读着,觉得很困惑,“写的太艺术了,也就是被鬼附身之类的呗。”秦子骞一解释,蒋雅南很快就不再纠结,继续读下去。

    “被黄泉侵蚀的祭巫,被斩下头部,在墓地里寻找自己身体的替代品......”蒋雅南环顾四周,看着阴森森的墓穴,觉得冷风袭体,明明刚才打斗的热闹,还没有这种感觉,反倒是觉得还是不停的打斗才好。

    “重复着死时痛苦,一遍遍的继续着死亡过程。这些怨灵,或是寻找出路,或是重复死亡,或是因为长时间的呆在墓地,活着的人性都已经失去,变成了只有愤怒的恶灵、走肉。等待着仪式的举行,毕竟王家的娘娘们更多,必须在仪式举行时全部送走。”

    “我有幸,也有不幸,参与整个过程,我对这个村庄,并不觉得像董事会交代的那样恐怖,因为村里有年纪相仿的村民,从热情到好客,我如沐春风,作为一个监察员,我必须把村子里见到的一切转交给董事会一份详尽的报告。这是我的要务。”

    秦子骞听到这里,知道这是王氏集团派来监控整个仪式的监察员,也许从他的日记里,能知道发生了什么样匪夷所思的过程。

    他环顾了四周,没有见到日记中说的那些鬼怪妖魔,除了血腥味,一切倒还安静。后卿更是一言不发,站在那里如同木偶,相信有它敏锐的感觉,这里应该暂时安全。

    “我讲述村外的事情给他们听,他们也告诉我一点点村里罕见的情况,像是某些村屋的地下道彼此相连、仪式中的黄泉之门等等。不过对于仪式,据说除了村子一部分的人之外,都不知道该祭典的内容,在仪式的举行期间,除了被选中的村人以外,其他人一律不能观看和谈论。这在现今的社会,几乎太不可思议了,难道村民都不好奇?

    就是这样,王雪薇还是鼓舞了村人,她的确有统帅的能力,只是可惜,她和她父亲的一意孤行,已经被董事会抛弃,我的到来,就是最好的证明,只是还没有正式通知,这也是无奈的早晚的事儿。

    一连观察了几日,我都没有见到一丝神秘恐怖的准备,村民们有条不紊的准备相关的穿戴、牌位和祭品,那种危险的祭奠真的存在吗?对此我保持相当的怀疑。

    但我有工作要做,我要把有关村落的传承和习惯,详细记录给董事会,这个村子的体验,是梦境还是现实,我现在已经没办法说清了,担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我已经不再是当世之人,再也见不到我的小博博了。”

    “小博博?”秦子骞皱眉。

    “会不会是他的儿女?”蒋雅南推测道。秦子骞点点头,可能还是滚床的“超级武器”,不然怎么叫博博?

    “你继续念。”他极快了看了后卿,见他只是自顾自的摇头,像是活人在活动身体一样。

    “引魂仪式失败的话,黄泉会从‘门’里向外喷涌,村人们管这个叫‘环’,黄泉会将村子极其周围全部淹没,当然,触碰黄泉的人,绝对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