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3章 谈崩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秦子骞愣了一下,原来那时蒋雅南的奇思妙想竟然是真的,几处村庄曲折迂回的地下,真的是地府。

    又被王凌志重申,触碰了黄泉,迟早一死。

    “楔村是哪个村?在什么地方?”秦子骞又问。

    “师兄在地下皇城之前居住的村子,师尊当年杀了不少人,为了黄泉路上,放弃执念的魂灵,看世间最后一眼的机会,进行过一次放赎,这是凡修的一次大事,用以超度仙域的幽魂。但强大的执念最终也导致了放赎的失败,当时的祭品被鬼灵所附,如传染的怪病遍及全村,米家、王家、秦家也就从这村子里迁出。已经过去了千年,早就荒废了。从村子向北二十里,也许还有一两道保留的院墙。”

    也就是说,最后一只村庄,已经彻底毁掉了。

    王凌志的一番解释,听起来就是在诉说自己悲惨的生前遭遇,但也有很多的部分,可能都是隐藏起来的,或者他有着漫长的时间,能详细的揣摩细节,把黑的说白。

    起码,他既然已经自尽,又是怎么这样“长生”的,就完全隐瞒。

    见他脸色凄惨,秦子骞提了十二分精神。

    要他真的只是倒霉,为什么千余年来不自己去地府投胎,而是继续选择呆在墓室,阻止外人闯入袭扰?

    等一下,阻止外人闯入袭扰!就凭这一点,就说明他有留在墓穴里另有目的!

    这王凌志狡猾异常,自己差点被他骗了!

    想要发作,秦子骞突然想到蒋雅南,心里把王凌志暗骂,这分明是先礼后兵的计策,要是自己经不住骗,就利用他的心软,要是被识破,它手上还有人质。

    “王先生的遭遇真是令人唏嘘。”秦子骞笑笑,在没有找到一把制服王凌志的方法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我怀有报效国家,尊重师长之心,但造物弄人,成了一个不死不活的境地,千余年来我始终在想,我究竟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过!”

    秦子骞微微点头,对他下面要说的话,已经了然于心,王凌志是看上了他的脑子,要他心甘情愿的卖命。

    实在不行,就来强硬的,直接用蒋雅南的性命要挟。

    雅南,要是你死了,我就再去地府,把你捏出来!

    “王先生,你既然活着,怎么不想着出去?你师兄已经死了,还有你说的妖道,不是也死了吗?”秦子骞问。

    王凌志的表情几乎没有变化,“时机还不成熟。”

    “你受了这莫大的冤屈,就没想过澄清一切?”秦子骞更加确定,这王凌志满脑子阴谋诡计。

    “世界已经大变了,”王凌志看着秦子骞若有所思,也许是在想,该不该说。

    攻取人心,逼迫是下策。

    这东西活的太长,处事谨慎,不易对付,还是想尽办法,先把蒋雅南弄到身边再说,“我和朋友误闯,实在不是有心,不过王先生要是有想出去的心,我愿意帮忙。”

    “当真!”王凌志神色大变,宽袖卷了秦子骞的手臂,“你能帮我出去?要是能出去,我愿与秦先生结拜!感恩戴德!”

    他的双眼边上竟然流下一滴泪水。

    “呵呵,我们是朋友,当然是你帮我,我也帮你。”秦子骞笑着,从亭子中的石墩站起。

    套路啊,这王凌志玩的一套伎俩,要是自己也是个热血的古人,只怕就答应了吧。

    “秦先生,我得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奇遇,这千余年我是怎么活下来的。”他的身体再度雾化,手上却不容秦子骞挣脱,指着水榭中的黑色液体,“我能活下来,全仰仗比物,别看此物漆黑如墨,却是好比天上的琼浆。”

    我去!这不停活动的液体,不正就是黄泉么?

    该不会你叫我喝几口吧?

    秦子骞眼睛看着王凌志,他的身体又再度清晰。

    “子骞...”身边多了一个人,正是气喘吁吁的蒋雅南。

    见到秦子骞,这蒋雅南泪如泉涌,几步就凑了过来。

    “噗”!秦子骞一脚就把这衣着光鲜的蒋雅南踹了出去!

    蒋雅南和他出生入死,身上那里会这么干净!

    王凌志绝不会把蒋雅南带到这里,分明用分身,扭了一个幻相。

    “嗵”,石亭里一声巨响,秦子骞脑袋轰地一响,身体就被甩了十几丈!

    “秦子骞,我对你足够用心,你可知道,古往今来,没有人能进我的水榭!你别不识抬举!”

    秦子骞膝盖撞烂水榭的木雕龙形栏杆,疼痛不止,抬头去看,凉亭塌了半边,王凌志轻飘飘的落在倾斜的亭角,自己看穿了他的伎俩,是所有细节的集合,可可他又是怎么看出自己假意奉承的?

    “秦子骞,你知道吗,你的问题,就在眼睛上,你还是年轻,很多情绪不难察觉,一个眼神里就埋着那狼子野心。”王凌志说了原委。

    “狼子野心,你说你自己吧?好好不投胎,在这地下兴风作浪!”秦子骞抄起地上的半截断杆,向王凌志丢去,被他侧头避开了。

    “你要是投胎,我在地府都是朋友,想拥有什么样的来世,我都可以建议。”秦子骞知道这一架到了这时,在所难免,打起来他这凡人之躯,将没有胜算。

    “我为什么要投胎,明明我可以拥有全世界?你们都会死,我是永生,秦子骞,我给你最后一次依附我的机会,只要你从今而后在我身边做我的左膀右臂,我能担保,你和你的夫人都将永生。”

    “女魃那么强,也不见你留下做将。你要我这狼子野心的。”

    “秦先生,我们是人,它是僵尸始祖,要在阳世替我办事,太过显眼。”

    “只为显眼,你就引着它去死,可见跟着你也好不到哪里去。”秦子骞冷笑。

    “秦子骞,我是有心称帝,那是现在,我对你推心置腹,每一个字讲述的都是事实!”

    “那是,现在魏修杰不在了,妖道孙恩也死,你没顾虑了。你不用给我承诺,我贱命而已,不会帮你,杀我就是!”

    自己不是阎罗,也没了神力,毁掉了地下皇城,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自己跟着蒋雅南莽撞,报应终于要来了。

    “可惜,真是可惜你的脑子,等你死后,我要开移魂大典,这完美的身体,我要了!”

    “你敢!”秦子骞本来闭目待死,听到王凌志要再度祭祀,更要自己的身体继承,又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