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4章 死了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这下秦子骞明白了,所有关于祭祀的道道儿,都是从王凌志这里出去的。魏修杰照顾师尊师娘的尸体,少不了触碰到黄泉,他反倒是不得已为之。

    “你赢的过我吗?”王凌志将手上的折扇丢进水榭黄泉,从腰间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剑来,正是大虚施恬雅的妖剑!“该给你夫人留一点时间,她除了脚大,算是个美女。”

    秦子骞听出他的讥讽,握紧了双拳,他要蒋雅南活着,也许是留着身体另做他用。

    王凌志居高临下,啵地一道气息震出,强横的气流便如波浪,直接削断了身边的假山,在黄泉滚动的水面上掀起一个浪头。

    秦子骞的身体瞬间被吹退了数十步,才在掀起的一场黑雨中勉强站稳。

    “来吧,你一路上不是用着一把剑嘛,亮出来我瞧瞧,看你是傅九尘的后人,算是后辈,给你一个机会,让你知道火焰就算再度燃烧,也无法让大海干枯。”王凌志冷笑道。

    但一切不如他说的那些简单,在地宫的灵体纷纷受到他的召唤,聚集到这后殿的水榭。

    嗡——!一道寒光直接划过几道浑噩的魂灵,到了秦子骞的面前,秦子骞一愣,正是人柱慕燕婷的六尺青锋!

    “这剑不是早就断了......你从哪里来的?”王凌志一惊,这把断剑自己见过一次,是师尊傅九书的流魂剑,不过剑身早就断毁,应该是在......他义妹的棺材里!

    “好哇,原来是个盗墓贼。这下你死得不冤,把师尊的剑还我吧!”说完一剑就撩动过来,秦子骞察觉气息,急忙向左避翻躲,噗地一道黄色灵符,贴在了左肩头,顷刻在肩头融化。

    他虚招是剑,实则拍符,这一咒在秦子骞的左肩,立即就让秦子骞的左臂垂下,再也举不起来。

    “草!”秦子骞一句喊骂,后面的字还没说出口,又是一道带着黑色光流的剑气袭来,挡地在他剑身轻磕,秦子骞就已经抵抗不住,丢了长剑,喷了一道血箭,重重的磕到了水榭之外。

    “不堪一击。还不如梦依尘,她拿了冰魄寒光剑就杀了孙恩,你比她差远了!”王凌志在空中飘了半寸,在秦子骞的身前突然出现了一道白影。

    “慕...师叔?”他猛地一震,停顿在半空之中。

    “呼。”一块坚硬的石块从秦子骞的手中抛出,被王凌志一手捏住,在手中捏成石粉,“慕师叔应该镇守黄泉,不是到我这里来。”

    “我不能看着我的伴侣,成了你的祭品。”慕燕婷平静的说着,一双红唇在青白色的脸庞上格外鲜红发亮。

    “师叔,”王凌志在空中慢慢落地,一步步向她移动,“其实我们要的是一样的,我来掌管人间,你需要多少人柱,我给你多少,五本古书已经尽在我手,天下我们没有敌手了。”

    “你是要我把哥哥从地府里拉出来吗?”慕燕婷冷冷回道。

    “呵呵。其实师尊也没教我什么,反倒是孙恩,教会我不少东西,这千百年我缩在这地宫里借尸养命,好不容易,等到师兄和妖道都撑不住了,现在上天眷顾,给我送来了一个完美的脑子和身体,轮也该轮到我了。”

    “扯淡,我福大命大,你也配用我的身体?”秦子骞从地上爬起吼叫。

    “师叔,其实我也注意到了,闯入地宫的那个女人意志坚强,由她来看守黄泉,最好不过,你也就彻底解脱。如果你想换具身体,也不难。”

    “你用活人祭祀,已经死了很多人了......”慕燕婷微微侧头,艳乍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不,他们在扰乱我规定好的秩序,仪式的次次失败,让我简直丢脸,这是他们办事不利应该得到的惩罚!”

    “用诸多人命就换取你的九年,太残忍了吧!”蒋雅南拧断了几只幽魂的脖子,扯了些亮闪闪的鬼渣出来,看到秦子骞,眼睛不由得一热。

    王凌志微微蹙眉,这一段时间没能眷顾,这女娃就挺过难关?再看到她身后跟随的后卿,他的眉毛逐渐展平。

    “会扯鬼渣了?”秦子骞见她浑身是血走到身边,不知道该是高兴,还是难过的好。

    “跟不要脸认识久了,用的也是不要脸的招数。”蒋雅南回应,两人的眼神之间,就交谈了无数句话。

    “好吧,希望你下次滚床单也一样勇敢。”

    “呸!”

    王凌志的话被两人打断,嘴角不自然的扯了扯,“师叔,这是你的伴侣?”

    慕燕婷垂下了头,没有吱声。

    “让师侄动手吧!”谁也没有料到,王凌志就在慕燕婷身边一挺长剑,向秦子骞眉间刺去,到底是后卿最快,伸手拨挡。

    王凌志左手快如闪电,一道黄符就贴在后卿的脑门,身体一绕,就穿过他的高大身躯,唰地一剑,还是那个位置,冲着秦子骞急刺。

    蒋雅南哦了一声,就做了第二道护盾,却还是王凌志更快,剑托在手腕上翻转,一记就击晕了她,剑身呜地一震,戳中了正在弯腰拾取石块的秦子骞眉间。

    正要刺入,就听见慕燕婷一声大喊:“住手!”

    她看得清楚,论耍阴谋诡计,没人能及王凌志的计算,论身手,也不及他快。

    “师叔改变主意了?”

    “这个伴侣是我的,就是杀,也是我杀。”她白色的纱裙一闪,一爪就捏了秦子骞的喉咙,连推了两步,离开了王凌志的剑尖。

    这是玩的什么?

    王凌志一愣,就听见慕燕婷朝着秦子骞询问,“你心里有没有喜欢我?”

    秦子骞逃了一死,又被她亲手捏住,正要撒谎说是,蓦然瞧见她惊世骇俗的那张精致的脸皮,两道血泪正从星光般的瞳孔中流下,一脸的凄苦难当,这个谎居然就有些说不下去了。

    “没有。”他刚说完,脖颈的骨头咔吧一声脆响,就断了气。

    看着秦子骞的尸体软倒,就连王凌志都吃了一惊,剑尖渐渐垂地,“师叔......要是真喜欢他,我杀光他身边的人也就是了,说不定他还能......”

    “他不会的,黄泉已经喷涌,这些人你都送走,我不想再看见,我留下帮你。”慕燕婷扭头过来,脸上已经冰冷。

    王凌志将信将疑,向秦子骞的尸体靠近了几步,敏锐的感觉已经传入脑海,呼吸和心跳停止,秦子骞身体逐渐变凉,他死了。

    黄泉喷涌,看来慕燕婷的意思,是由着灾厄发生,她不守了。

    王凌志从惊愕到了冷笑,女人在任何时候,都是感情动物,一旦遭受打击,就开始变本加厉,“有了师叔坐镇,这次的祭祀,一定会有保证。我按照师叔说的办,把这些无干人等,送出村外。”

    “不仅如此,仪式之所以失败,就是这些外人的介入,我要你把方圆守的密不透风,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对!师叔说的对!凌志一定照办!”王凌志双眼放光,有了慕燕婷的鬼力相助,借命的仪式,定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