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9章 摸我的是不是你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就在男人刚把左手放到蒋雅南光滑沁凉的小腿,蒋雅南忽地就从床上坐起。通红的双眼盯着他发毛。

    他还是没挪动左手,举起右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难道她能看见我?

    蒋雅南头重脚轻,眼前一片模糊的黑雾,是不是黄泉之毒发作,自己就要猝死了?

    就在这一人一鬼僵持,韩剑枫急促的上了事务所二楼,拿着一瓶白酒直奔蒋雅南的休息室。

    “给我!”蒋雅南冲他伸手,移开了目光。

    “雅南姐,你再喝就要醉倒了。”韩剑枫的犹豫,并没有阻挡蒋雅南利索的手,白酒被她夺去,拧开瓶盖,咕嘟就是一大口。

    这个女人受过什么刺激,要不停的喝酒,只怕不是心里难过那么简单。

    蒋雅南喝了一个早晨,韩剑枫买的白酒也不便宜,后劲极大,一是心里难受,一是酒精上脑,又吞了口酒,栽倒就睡。

    “别睡!雅南姐!白酒!”韩剑枫急忙把她手上的酒瓶抢过,就这么快,床上也湿了一片,酒气熏天。

    醉酒女孩见过不少,可这样干练的女孩也都天天买醉,让韩剑枫涨了见识。

    男人飘到床边,女人看起来睡得比较沉,估计就算把她挪个位置,脱下所有衣服,也会没有知觉。

    他正伸手往女人的胸口去探,冷不防炙热烫手的一只男人手掌,捏着被角就拥了过来。

    真是不懂得抓住机会!他心里暗骂,却趁着韩剑枫转身,伸进被窝捏了一把。

    “干什么你!”

    韩剑枫就觉得腰部被蒋雅南猛踹了一脚,竟然收不住势,咣当狠狠撞向梳妆台,直接把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乒乒乓乓碎了一地。

    他心里窝火,惊愕的转身,就看见蒋雅南再度醒来,一脸要吃人的模样,“你敢摸我!”

    “姐,我给你盖被子好不?”韩剑枫莫名其妙。

    “借着给我盖被子摸我!”蒋雅南更怒,一把掀开被窝。

    “姐,我连你手都没碰。”韩剑枫见她一副要打人的模样,急忙解释。

    “啪!”解释还是不能起到作用,该挨的还得挨。

    “呦。”男鬼学着韩剑枫捂脸的模样摸摸自己的脸,这一巴掌真是打得响亮。

    自己就守着这对年轻男女,天天揩油,然后看着年轻男人挨揍,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我没摸你!”韩剑枫怒吼道,身子向前一倾。

    “干嘛,耍流氓还不敢承认,想要打人是吗?”蒋雅南脸色涨得通红,她神力在身,喝了酒更是手重,韩剑枫的半边脸明显的已经红肿。

    “我好心怕你受凉,给你盖上被子,谁碰你了!”韩剑枫能确认,他没有碰到蒋雅南一根指头。

    “我告诉你,再有下一次,我把你的手剁了!”蒋雅南觉得肩膀又疼,本来可以好好睡上一觉,抵挡过这钻心的疼痛的,现在连半点睡意都无。

    当她转身,正准备爬回床上,感觉屁股又被人贴着摸了一把!

    “想死!”蒋雅南转身就是一拳,狠狠砸在韩剑枫的脸上,接着一顿拳打脚踢。

    “我告诉你!以后手再不干净,我打得连你妈都认不出来你!”蒋雅南的暴脾气,让那男鬼也吃惊。

    韩剑枫彻底的被揍成熊猫眼,就是晚上想回家,只怕都要层层盘问了。

    “姐,我发誓,真的没碰你。”

    “啪!”蒋雅南收了神力,给了他一巴掌,“还撒谎!”

    “真的没有!”

    “啪!”

    “......”

    “有没有!”蒋雅南就不信这个邪。

    “有。”韩剑枫无奈的回答,不答怎么办?还要挨打,他委屈的比窦娥还冤,还下什么雨啊,该下雪。

    蒋雅南这才停手,回到床上,“你听着,我这里女孩子多,不许你动手动脚,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男鬼一听,扁起了嘴巴,看来自己要瞅准机会下手,不然这幸灾乐祸的乐趣可就没了。

    “姐...那个...我今天留在你这儿行吗?我睡楼下的沙发......”韩剑枫低着头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向蒋雅南恳求。

    “我妈对我管教严......”

    “管教你还耍流氓!”

    “......”韩剑枫没敢吱声,相处了一阵子,他算是对蒋雅南的个性略微有个了解,一句话不合适,就得挨打。

    “姐,你真的手很重,是不是练过?”

    “知道就好,滚到一楼去!等雨停!”蒋雅南大致也猜出来了,这个市长儿子还是相当温室的,看样子没有吃过多少苦。

    父母管教严,所以就忍不住干了这事儿。

    不过,一个市长的儿子,也相当于极大的面子和人脉,带着他相信到了那里,也会顺便。比她一个过气的市长女儿,要致用的多。

    问题还是出在秦子骞的消失,要是他的神力还在,一个暗示还有摆不平的事儿么?

    她长叹一口气,躺回了床上,那股奇怪的感觉又来了,她能清楚的察觉,脸上被人摸了一把!

    “韩剑枫!”她又是一声怒吼!

    “姐,我在楼下......”一楼传来韩剑枫的叫喊。

    蒋雅南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这屋子里有东西。

    刚才在窗口,就看到一团黑雾,现在居然什么都瞧不出来?

    说起自己的瞳力,从幽村出来之后,就没正常过,时有时无,也许就是身体的黄泉刺痛在影响。

    难道?刚才用木凳砸的黑气,就是一只准备闯入事务所的一只色鬼?

    她猜的不错,这男鬼确实就在房间里,只是这会儿,他缩到了床下,看着一只已经破碎的手机发愣。

    这部已经几乎断为两截的手机,竟然还有半格电,手机清晰的桌面上,正是这个醉酒女和一个男人的侧面照。

    这个侧面再熟悉不过,和他的脸一模一样!他刚刚触碰,手机就闪过一丝火花,彻底的熄灭了。

    我跟这个醉酒女,关系看起来非比寻常!

    秦子骞?

    会不会就是我的名字?

    是兄妹?朋友?还是夫妻?抑或说是搭档?

    脑子正在千回百转,床单就被掀开,蒋雅南的俏脸冷冰冰的就探了下来!

    看着手机旁缩着的一团黑雾,她认定了这个色鬼就躲在其中。

    “摸我的是不是你!”她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