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2章 被苏烟推了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让女统领没有想到的是,居然是他。

    姓赵的鬼差见她受袭,纷纷抢上,和身旁的鬼差一起,扣住了秦子骞的双臂。

    “大人,你没事吧?”

    女统领捂着自己的脸,“没事,你们把他放开!”

    “可是”

    “放开!”女统领声音透出恼怒,几乎有些颤抖,去摸秦子骞的脸,“我做梦,一定是做梦。”

    鬼差见她又哭又笑,面面相觑,这闯祸的野鬼是她亲戚。

    “你是谁?认识我?”秦子骞被鬼差松开,满眼都是怀疑,看着这女统领。

    “死后失去生前记忆,也是正常,你跟我来,没过多久你就知道自己是谁了。”女统领喜不自胜。

    “你有办法?”秦子骞瞪圆了双眼,女统领却异常亲热,顺着胳膊就贴了上来,“跟我去休息,你饿不饿?”

    秦子骞不可置信的摇摇头,从游荡开始,他就不知道饿。

    女统领拉着他走了两步,突然想到什么,冲身后的鬼差喊道:“散了都散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那个赵谁谁,把匾给我挂上去,都听好了,玉匾掉落的事情,不能传出去,要是我从别的统领耳朵里知道,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她喜滋滋的拉着秦子骞朝自己的府邸去了。

    “哥,怎么办?”一个鬼差看着身边姓赵的鬼差询问。

    “挂匾!”姓赵的鬼差喝道,看着女统领离去的背影,有些不忿。虽然他也托生夜叉,但样貌却跟其他凶恶的夜叉不同,地府提拔夜叉做鬼差,本来一心只想着在地府谋个一官半职。结果遇到了上头派下来的女统领。

    这女统领叫苏烟,不但手段强硬,而且是个一等一的大美女,处处都透着成熟女人的味儿。他惊为天人,甘愿为她瞻前顾后,可现在发生的事,摆明了这男人是苏烟在阳间的相好,不然砸匾袭击鬼差这么大罪,就这么散了?

    他牙齿咬得咯吱作响,一定是这样,他在苏烟的口中,瞬间就成“赵谁谁”了!

    “子明,你怎么不挂匾啊,统领可下令了。”一旁的鬼判看了一阵,凑上来说道,他跟随阎王已久,最会的就是察言观色,本来降职就不免有气,见鬼差赵子明这幅模样,显然是苏烟的动作过于亲密,撞翻了醋坛,“我看啊,没有多久,咱们该有个管事的了。你看这新鬼,连统领都不是对手。少不了要提拔。”

    提拔!

    赵子明的脸上凶恶,只是面具戴着,从眼珠里透出一道寒光,“砸了牌匾,打了鬼差,这些罪就不算了吗?”

    鬼判哼了一声,知道他的症结在哪,“你见过那个鬼差能去苏大人的府邸?又有那只野鬼有这些福分?”

    “苏大人自有她的安排。”赵子明收敛了一下,“她还是会照顾咱们弟兄的!”

    “对,好好的照顾”

    赵子明被他一句句的挑拨怂恿,都快气炸!要说这野鬼都能爬到自己头上,简直要他无法忍受!他看着地府鬼门后四通八达的道路,突然心里有了计较,立刻心平气和,“好好做好本分,挂好牌匾,再抓些野鬼回来,好让阳间更太平些。”

    鬼判嘿嘿抹笑,他的一番话已经起到作用,不用再说了。

    苏烟说的清楚,要是她从别的统领耳朵里知道半句,要人迟不了兜着走,但要不是统领知道,而是阎王大人知道了呢?她还能袒护这野鬼到什么时候?

    统领府邸。

    苏烟知道,这一天迟早要到,秦子骞终有一天会死,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让她先见到了秦子骞,她把秦子骞一路拉进自己的寝殿,就迫不及待的宽衣解带。

    “等一下,你干嘛?”秦子骞一愣。

    “什么干嘛?你不想我吗?”苏烟笑着说道,黑色的铠甲就从身上脱落,她抽出发簪,乌黑的头发立刻披到肩膀。

    “我都不认识你。”秦子骞有些懵逼,美女是挺美,可是这也太突然了吧?

    苏烟嫣然的一笑,双臂扣着秦子骞的手掌,就急匆匆的把他扑在床榻,“睡完了就知道了。”

    丰硕的小白兔将秦子骞的胸膛压实,苏烟就已经解开了腰带,顾不上脱靴,两条纤细的****就压住了秦子骞的身体,一只手去摸他的裤带。

    “等等等等”秦子骞急忙伸手挡住,盯着她柳叶细眉微翘,细腻的瓜子脸微微有些苍白,“你叫什么?”

    “苏烟啊,”她的手又开始跟秦子骞的打起“手仗”,争取攻陷他的腰带。

    “我叫什么?”

    “秦子骞。”苏烟嗯了一声,淡淡的唇就贴了上来,叼住他的唇瓣就不松开了,反反复复地品尝着。

    “唔你说清”

    嗤!随着裤带解开,苏烟瞬间找到了突破口,“子骞,你不知道,回到地府这段时间,我想死你了!”

    防线到头,秦子骞也难以抗拒她的攻势,关键的部位被苏烟找到,他脑子里也是一片混沌,也没了聊天的心情,月光不看,打在身上曲线曼妙的苏烟身上,手垂了下来,贴到了苏烟的后背,腿移动一下,碰在了苏烟的大腿。

    软绵绵的触感,彻底拨动他的心弦,控制不了心里的冲动,揽住了她的细腰。

    “我以前碰过你吗?”不知怎地,他从记忆深处,升腾起一份久违的熟悉感。

    “少废话,看着我弄!”苏烟浑身出了一层细汗,皱了眉头,哦地一声,坐在秦子骞的身上

    阴森的秦广大殿。

    赵子明恭恭敬敬,跪在殿外,深邃的殿中没有一丝光亮,他听了鬼判的建议,默默在殿门外等着传唤,和所有的阎王殿的庄严不同,这第一阎王殿,不能出一点声响。

    阎王大人无时不刻不在休眠。

    寒风吹得他身体越来越凉,强大的隆隆风压下,他有些抵挡不住,很想大吃特吃一顿,即便如此,他也不敢移动分毫,要撑着见秦广王一面,好让那个新鬼秦子骞闯下的祸,立刻查办!

    “哒哒”一声声脚步声从殿里传来,赵子明的身体越弓越低,感觉有人到了殿门,急忙趴地行礼,“小人参见阎王大人,鬼门西关有要事禀告!”

    “不用拜了,阎王大人正在休息,不见你。”

    他一抬头,见到一个阴惨惨的婢女,冷漠的低头瞧他,手中托着一个果盘,放了些香蕉、苹果。

    “你不是想吃吗?喏,大人赏你的!”

    突然发现章节编号错了,已经错了很久,现在改回来,不过情节是没错的,大家勿怪啊。求推荐票票啊,求各位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