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4章 侍寝的鸭仔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很快你就知道了。你秦子骞到了地府,只怕多半的阎王殿,都要夹道欢迎。再耽搁半晌,只怕请我一个守门统领的阎王殿更多......”苏烟说着,红色的外褂已经穿在身上,听着门口两个婢女吵闹,开始冷漠的穿戴黑色的铠甲。

    拉开门扉的一瞬,一个表情严肃的灰衣婢女大踏步的走来,“卞城殿有请苏统领!”

    “有没有先来后到,我泰山殿比你早。”白衣婢女瞪起双眼。

    “更早。”秦广殿的绿衣婢女神情更冷。

    卞城王?苏烟反应了一下,是魏寒月,这魏寒月初到地府,是个人身蛇尾的怪物,深具灵性,鬼力比一般的人还要深厚,毕子晋死后,由她接任卞城六殿。

    一定是有人走漏了消息,砸玉匾的事传出去了。三家之中,只怕是卞城这第六殿才是来兴师问罪的。

    秦子骞无论是去七殿还是一殿,都比这六殿要安全得多。

    “人,我第一殿要带走,你们想要,管我阎王大人要!”灰袍婢女见门大开,二话不说,就要进屋拿人。

    “啪。”她的手被什么兵刃极快的扫中,火辣辣的生疼,没看到兵器,只见一旁的白衣婢女身体微动,刚刚垂下右手,“我七殿拿人,志在必得!”

    “两位姐姐别吵了,听我一句话,我家大人初上任,面子上不好驳回,还是让我带人走吧。”她说话客客气气,动作却不地道,一股蛮力带着黑乌乌的光流,就往屋子里闯。

    其他两位婢女一拦,挡住她路,“哪来的丫头片子,一边去。”

    “行了!”苏烟怒了,“这是我西门统领府邸,不是你们阎王殿,你们都回去吧,我苏烟就在府中,谁也不见!”

    她的一吼,让三个婢女齐齐变色,谁能想到,这统领甩起脾气耍威风。

    “苏大人可是想好了?我一殿阎王蒋晗嫣大人,可从来说一不二。”灰袍婢女说完就走,脸上阴沉的可怕。

    “我这就回去禀告董若兮大人,我泰山殿要人,还没有被拒绝过!”白袍婢女又等了几秒,看苏烟闷死就是不吭一声,高挺的鼻梁一哼,也走了。

    “既然两位都走了,那就去我卞城六殿吧,我家魏大人最好说话,急着跟秦先生叙旧呢!”

    “叙旧?魏寒月认识子骞吗?”苏烟看看婢女,又扭头看看秦子骞。

    他怎么连人头蛇身的怪物都有jian情,不,交情。

    一定是她回到地府之后的事。

    “好,我就给魏大人一个面子,她着急和秦子骞叙旧,我不阻拦。”苏烟下了决心。

    蒋雅南没有跟秦子骞一起下来,周晴虽然犯下过错,目前却还是酆都大帝,这秦子骞怎么在地府兜转都是要回地上去的,正好借着机会,看看那人不人、蛇不蛇的女怪有什么实力。

    “这些人都是女孩子吗?我听着名字像。”秦子骞心里有了一丝熟悉感。看着面前的苏烟,他想起周天佑和周雨竹了。

    绿袍婢女面露喜色,“那秦先生跟我走吧,不过我家大人可没什么裤子、衣裳的礼物。”

    秦子骞看了看苏烟,能跟自己发生关系的人,决不会来害自己。

    “你先去,我随后就到。”苏烟说着,转身回房,给秦子骞取了一件白袍。

    这白袍宽大,上门印着鲜红的“囚”字,她有些抱歉,“我这里都是我的袍子,你能穿的就只有犯囚的衣裳。我得先去查一下,谁透漏了消息。”

    秦子骞接过了。

    绿袍婢女见他准备妥当,也就在前面领路,秦子骞和她出了古色古香的统领府邸。

    刚到门口,就见一群鬼兵,在大门处高举着绿幽幽的火把,把统领府邸的大门团团围困。

    为首的是一脸生冷的灰袍婢女!

    “准备好了,就跟我去一殿吧!”她冷漠的说着,脸上苍白的血肉几乎连动也不动。

    “苏大人已经让秦先生先去我卞城殿了!”绿袍婢女瞅见鬼兵,也被整齐的方阵吓了一跳。

    一个男人而已,至于吗?

    “算了,既然这么想见我,我就先去秦广殿,去见见这蒋晗嫣。”秦子骞踏出府邸大门,朗声道。

    审时度势,这蒋晗嫣做事雷厉风行,容不得别人一点敷衍,应该是个难缠的女人。

    灰袍婢女见他就范,也不多说,独自上了一匹鬼马,领兵带秦子骞离去。

    秦子骞在马背上低头,盯着牵马鬼兵的枯黄脊梁骨,冲灰袍婢女问,“地府究竟有多大的地盘?”

    灰袍婢女哼了一声,却也回答,“地府分东南西北四鬼门,收纳地上各处魂魄,依魂魄活时所犯罪过,分派十殿阎王裁定,有罪的,需在地狱偿还罪过,才能经阴阳河,上奈何桥,饮孟婆汤,再度投胎……各殿以单数由东至西依次排列,双数由南至北,阎罗五殿在中间。至于街道、府邸、五百罗刹房、五百夜叉房、鬼门统领府邸、地府东西南北中五帝、酆都大帝、土伯府邸、十二罗帝殿、地藏庵、地藏大殿……”

    “等等,我只是问你有多大,用不着这么详尽。”秦子骞听着地名,就够头疼,这地府不过是两个字,居然还有这么多地方,感情是地上有多大,地府就有多大。

    “我家大人交代侍寝之前,秦先生想问什么,就答什么。”灰袍婢女回答。

    “什么侍寝!”秦子骞吃了一惊,他有点明白,苏烟口里所说的“肉偿”了。

    “秦先生到地府,只怕侍寝的殿室仍多,这就是各殿拼抢的原因。”

    “我可没说要侍寝,谁定的?”

    “这不清楚,我只知道奉命行事,反正我家大人是第一个抢到了,你见我家大人自己去问。”灰袍婢女冷冷回答。

    “对了,有件事你得听好,我家大人好静,你到了殿门,不许出声,要不然有了什么过错或是冒犯,可没人保证你的安全。”

    秦子骞不停的摇头,记忆还是碎片,就无缘无故被鬼差拉倒地府侍寝,还不让吭声,这是什么道理!

    老子又不是古代卑贱的宫女,为什么要侍寝!

    “从现在开始,你闭上嘴巴。”灰袍婢女此时脸上才有了一丝笑意,“传蒋大人之命,鸭仔进殿!”

    “什么鸭仔!”秦子骞一愣,突然明白过来,指的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