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6章 好说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秦子骞的吻,兼有霸道和温柔,蒋晗嫣觉得渐渐融化了。

    从最初的僵硬和顾忌,开始慢慢闭着漂亮的双眼,她那红润饱满的双唇,犹如含苞待放的花蕾,等待着秦子骞去吻尝。

    坚硬的甲胄一点点的被披散,甲胄下的长袍像只大蝴蝶一样,在空中变化了几下形状立后,停落在地板上,整个秦广一殿鸦雀无声,只有这两人不住的笑。

    一场激烈的**过后,蒋晗嫣缩在秦子骞的臂弯。

    “我很奇怪,任何阎王到了地府,记忆都是完全的,没有一点失忆的症状,怎么你都不记得了?”蒋晗嫣扭头去问秦子骞。

    “也许我见过其他人,就能慢慢想起来了吧。”秦子骞回答,在地府总算是先落下脚了,至少苏烟、蒋晗嫣这两个人地方,是绝对安全的。

    “不许去,就在我一殿呆着,就是周晴问我要人,我也不给。”蒋晗嫣说着,抱紧了秦子骞的臂膀,她心里突然想到蒋雅南,神情淡然了不少。

    如果一切都想起来的话,秦子骞可能就不会要跟自己亲热了吧,这么看的话,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的好。

    “大人”一声阴测测的声音听得秦子骞发毛,仔细听那人又喊了一声,才反应出是灰袍婢女的声音,可能是出了急事禀告,正好撞见两人啪啪,所以吓得连声音都颤了。

    “什么事?”蒋晗嫣问,丝毫没有怪罪的意思。

    “泰山殿和卞城殿要人,在殿门外集结鬼兵。”灰袍婢女怯生生的回答,深怕蒋晗嫣怪罪。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不会处理么?要打就打,别来烦我!”

    “可,可是,这次连泰山王和卞城王都来了啊!”婢女把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

    “卞城王?”蒋晗嫣皱起眉头,她死的时候,根本不知道魏寒月其人,只是知道她和一个叫苏卿嫣的一起提拔做了阎王,令人生惧的是,她自称轩辕后人,人身蛇尾,极为可怖。

    “子骞,若兮在泰山殿,你听我的,我一出去,就势必要和姓魏的打一架,无论我胜败,消耗一定极大,你到若兮那里去,她有一肚子的话给你倒,决不会害你。”

    秦子骞点点头,在诸多人的告诫中,都是要他一定要避开这个卞城王,就好像她是洪水猛兽。

    两人穿戴整齐,蒋晗嫣给他又换了一件白色新裳,走出殿门。

    门口黑压压的一片,秦广一殿头一次有人大声喧哗,蒋晗嫣身着铠甲,领着秦子骞,就见白衣黑铠的董若兮正和一只人蛇吵得不可开交。

    那蛇尾足有三米多长,诡异的在地上盘了几圈,单是粗细,只怕比她两条长腿并在一起,都要宽上一两寸。

    “人蛇不好对付,待会立刻到若兮身边。”蒋晗嫣低声道。

    董若兮和魏寒月两人正在面红耳赤,认定了对方是来治罪秦子骞砸匾,见他和蒋晗嫣一并走出,停下了争吵,两人脸上都面露喜色。

    “子骞!”

    “秦子骞!”

    几乎同时,两人都喊出声,相互对视一眼,又开始胶着仇视。

    “魏寒月,我再说一遍,这个犯人砸了玉匾,人尽皆知,这么大罪,我泰山王负责地府治安,责无旁贷,人我必须带走!”

    “负责地府治安?”魏寒月翻了一眼,“我卞城是第六殿,你是第七殿,就是管辖治安,也排在我后面!秦子骞所犯之罪,难以轻饶,必须要我卞城带走!”

    鬼差赵子明缩在鬼兵后,远远就听见两人争夺秦子骞,心里平衡了太多,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新鬼秦子骞,不但跟苏烟交情甚厚,就连秦广王蒋晗嫣,都跟他关系不太寻常。

    他知道苏烟迟早查到是他告密,没有返回鬼门西关,而是一不作二不休,十二阎王殿告了个遍,就算一个蒋晗嫣跟他有交情,总不可能,所有的阎王都跟他关系密切吧,总有一个人会按罪处理。

    到了秦子骞偿罪,回到西关也不迟,反正已经“赵谁谁”了。

    看着魏寒月和董若兮争着要给秦子骞“治罪”,他内心很是满足。

    “秦子骞之罪,我一殿已经询问详细,泰山殿有管辖职权,我交人给她。”蒋晗嫣紧盯着蛇尾,这尾巴又不具灵性控制,也揣摩不了内心,打起来自己可不见得占到便宜。

    何况刚才啪啪完,很是辛苦的说。

    “我卞城是第六殿,居在五殿阎罗殿旁,距离西门比七殿还近,要是她有权管辖,我卞城更有权了!”魏寒月言语犀利,说出破绽。

    蒋晗嫣嘴角挑了挑,冲秦子骞使了眼色,示意他先过去,“我秦广一殿做的裁决,还能有假,我说了泰山殿有管辖权,就是它有,别的殿靠边站!”

    “说出你的理由!”

    “胆子不小!我是一殿阎王,你敢对我出言不逊!”蒋晗嫣就等着她入套,这下自己就有了动手的理由,她身体跃起,秦子骞就急忙朝着董若兮跑去。

    “啪!”蛇尾诡异的甩起,直接把蒋晗嫣抽回了原地,似乎细长了数倍,卷了秦子骞的腰,就扯到了自己身边,她迅速卷裹,就把秦子骞结结实实的缠在身后。

    魏寒月凝结着手上的黄色光流,挡住了蒋、董二人盯着秦子骞的视线,嘴角得意的抹笑,“看来现在我有管辖权了!”

    谁也没有想到,这蛇尾能屈能长,更让蒋、董二人惊愕的,是这人蛇的战斗力,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甚至是长度都强于常人,更别说,蛇尾只受她自己掌控。

    “魏寒月,秦子骞要是少一根毫毛,我踏平你卞城殿!”董若兮大喊。

    这一喊有失阎王威仪,蒋晗嫣本想拦住她口,却不及她快,董若兮情之所系,方寸大乱,急忙跟着喊道:“对!踏平你卞城殿!”

    这样一来,不但给董若兮保全了威仪,也同样给魏寒月一个警示,两殿阎王都力保秦子骞,要她手下留人。

    “我又不吃人”董若兮收了手势,董若兮的前后表现,有点令她意外,好像自己才是要把秦子骞治罪的那个,反倒不是她了。

    “啊呦,要糟!”赵子明在鬼兵中看到这个局势,心神大骇,没有想到,这野鬼和董若兮也有交情!

    “糟了吧?”身边一个女声幸灾乐祸,“董若兮和蒋晗嫣,本来跟秦子骞就有交情。”

    赵子明心里恼怒,扭头正要发火,却发现是九殿平等王,刚刚接替死去的黄昊廷,继任的苏卿嫣。

    “苏大人,这秦子骞犯下滔天罪过,决不能轻饶了他啊!”他急忙一跪,希望她能出面,和魏寒月一起,治罪秦子骞。

    苏卿嫣低头瞧了一眼,手握着腰间的剑柄,远远看着在殿前一脸戒备的魏寒月,“好说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