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0章 第三医院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韩剑枫清早到了事务所,几天走私皮包的调查,已经取得了一些不小的进展,源头指向市内的一间酒吧,老板叫周峰。

    而自己前天夜里就在酒吧里亲眼所见,有人在买卖走私物品。

    他偷偷拍照,在昨天向局里提交了证据,薛正初立刻申请了搜查令,已经准备于今天夜里对酒吧进行突击搜查。

    他是来通知蒋雅南消息的。

    就在他准备敲门的同时,房门一把撞开,蒋雅南收拾利索,拎着一旅行袋的食物和水,正要出门。

    “啊呦,雅南姐,你去哪?”韩剑枫认识她以来,就没见她这么早起过床,看她眼圈通红,惊愕的地问:“你不是一晚上没睡吧?”

    蒋雅南被他问话,突然想起什么,盯着他发愣,“有没有跟女孩子睡过?”

    “什么?姐,你说什么?”韩剑枫没有听清。

    虚村的入口一样隐秘,要正确的进入,必须依靠童男童女,两个人必须同时到达,才能找到消失的村口。

    “有没有睡过女孩子?发生过关系?”

    韩剑枫脸一涨红,摇摇头,他家教太严,就连彻夜不归,都要跟犯人似的跟母亲交待,又怎么能有机会。

    蒋雅南双眼放光,“你怕鬼不怕?”

    韩剑枫觉得她不正常,喝酒终于出了大问题,开始失心疯了。

    “跟我走!”已经有了一个童男,再有一个童女,就解决问题。历晓筠谨小慎微,一定没有被男人碰过。就算她没能完全觉醒,可也毕竟是个阎王,总有神力护身。

    韩剑枫趁她满怀心事的转身,一掌劈在脖颈,将她击晕了过去。

    “姐对不起了,你必须要看医生。”离事务所最近的医院,是江州第三人民医院,也是梦依尘所在的医院。

    韩剑枫直接给医院的人事科打了电话,给蒋雅南办好了入院手续。

    蒋雅南在睡梦之中,就不明不白进了医院。

    在模糊的梦境中,蒋雅南似乎感觉到了有一道黑影,正在自己的屋子外向内观望。

    睁开眼睛的一瞬,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灰白的,耳朵里充斥着不断远去的嘶吼声,视线才逐渐的出现色彩。

    有什么东西从门口过去了!

    她陡然发觉,自己身在医院,韩剑枫坐在凳子靠在旁边墙上,双手交叉正在闭目养神。

    “这是医院?”蒋雅南倒吸了一口冷气。

    看她醒,韩剑枫也从迷糊中醒来,“雅南姐,大夫的诊断是你精神衰弱,必须要住院调理。”

    蒋雅南闻着医院里特殊的药味,打量着冰冷的白色墙壁,“我要出院!”

    “姐!”韩剑枫见她醒来就要发疯,头大如斗,“你要好好休息,不能乱动了,就不能好好歇一阵吗?今天晚上走私窝点搜查,为了你,我都没去参加”

    “我没要你为我,总之我不住院,我们赶紧走!”

    “现在已经快一点了!”韩剑枫吼道,这才想到这是安静的医院,尽管在特护病房,也恐怕会影响其他病人休息,他忍着气,耐下性子,“雅南姐,你的身体一直高负荷的运转,这样下去,人非垮了不行”

    蒋雅南根本没瞧,只是看着墙壁发愣,脸色逐渐变得铁青,她伸手指着墙壁上的钟表,“一点了吗?”

    顺着她目光看去,韩剑枫看着墙壁上的钟表指针始终在十二点一秒的位置颤动,就是不跳动一下。

    “钟表坏了吧?”韩剑枫低头看了手表,脸色一变,又去掏自己的手机。

    手机上的时间显示正是下午两点,奇怪的是连不上网络。

    “奇怪了,时间都不对。”

    蒋雅南把手机掏了出来,同样的,她的手机也没有信号。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巧合了。

    蒋雅南红着眼眶,看着窗外摇晃的树枝,时间是不会真正停下来的,“玩什么花招。”

    她一把扯掉了身上的点滴针管,扭动腰肢下床。

    头顶的荧光灯管突然昏暗,接着又亮起,此时楼道里突然传出了歌曲,就像是老式留声机在跑音,滋滋啦啦的听不清楚,蒋雅南停下动作,听了一阵。

    歌声很小,但声线凄厉,仿佛是在听一个女人尖叫一般,桂花儿生在桂石崖哎,桂花儿要等。贵人来也。桂花要等贵客到喂,贵客来到花才开哎哎

    “听到歌声么?”

    韩剑枫脸色早就变了,他父亲经常在家听这些红色歌曲,这首歌耳熟能详,“是首五、六十年代的老歌。”

    医院深更半夜放歌,这不合常理。

    蒋雅南知道,那种东西还是如影随形的来了。

    “已经不在了……”突然间,一个女子幽怨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她猛地回头,但身后却是空空如也。当回过头时,蒋雅南注意到韩剑枫的脸色已经变得死一般地惨白,很明显,他也听到了那个声音。

    “镇定一点,我说过,我不能住院。”蒋雅南说着,发觉白色的墙壁有些发黄,头顶的荧光灯管突然灭掉了。

    悠扬的歌声似乎更响了一些,韩剑枫惊愕的指着墙壁,“姐,姐,电视机不见了。”

    蒋雅南跃下床,紧张的嘘了一声。尽管神力在身,害怕却是另外一回事。

    月色从窗口照进病房,一切都在悄然无声的转换着模样。

    墙壁上出现了一个昏黄的灯泡,一个生了锈的钢条套罩在扁长的灯泡上面,墙壁上已经斑驳满布,不知道是不是风吹动阳台的门响,咯吱吱的不停发出声音。

    “姐,你在这儿别动,我去阳台。”韩剑枫咽了一下口水,就在他一步步朝着阳台门走去,

    嘎嘎嘎嘎嘎嘎嘎

    本应死死关着的的门发出了悲鸣一般的声音,慢慢的打开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只雪白雪白的护士帽。

    不可能!不可能有鬼,说不定是楼上落在阳台上的衣物。

    可是这一米五几的高度,又让他心里突突的跳。

    不能看!绝对不能看!

    越是害怕,他却还是忍不住,朝着那门缝看了一眼。

    那是一只眼睛

    一只血红色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