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1章 逃离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嘶嘶的声音传入耳朵,像是黑色灰烬不断掉落黑渣的模糊脸庞,就探进门来。

    “躲开!”蒋雅南一把就扯过韩剑枫,挡在了缓慢陷入房间的一滩“软货”,从掉渣的状况判断,起码也与黄泉有关。

    “会死……留在这里我必死无疑!”

    当那个东西朝这边逼近时,韩剑枫的心底已经彻底被对死亡的恐惧团团罩住了。这铺天盖地的恐惧让他扭头不顾一切拉开病房的大门,但就在门口,空气的流动仿佛完全停止了,整个世界蓦然间变为了黑白两色。韩剑枫所能听见的,只有自己那急促的呼吸声,以及面前那不紧不慢,但却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尽管看不见背后的情况,但韩剑枫却能清楚地感觉到那恐惧的气息没有一刻削弱过,一秒比一秒强烈。不但如此,面前的气息似乎更加可怖!

    眼里楼梯的拐角,慢慢的出现了一只人形的头顶。

    黑色的长发像被淋湿,一点点的向上漂移着,那脚步声如同丧钟,一声声敲打在他的心头。

    “嗵!”他不敢再看,满头大汗的把病房门紧闭,几乎喘不过气来,“外边外边还有一个。”

    这些是什么东西,难道真的有鬼吗?

    不由得他不信。

    眼前的蒋雅南一手捏着那模糊护士的脖子,回头瞧他,眼神凌厉得根本不像素日里醉酒慵懒喊疼的模样。

    忽然,韩剑枫感到自己紧靠的房门右肩似乎被两根手指轻拂了一下。指尖如同冰棱般寒彻骨髓,但其所触及之处却灼热得宛如要导致皮肤溃烂一般。

    死……我会死吗?

    上来了!那个楼梯上的“一团”上来了!他强忍着肩部的剧痛,反身推紧了房门,在心中拼命地不住狂喊道。

    “推能拦住吗?起开!”蒋雅南一步上前,揪起他衣领,猛拉开房门的一瞬,把手里的“软货”就塞了出去!

    她迅捷的拉了韩剑枫的手,急速的后退,一直退到阳台的边上,等着门口的动静。

    半空中飘荡着一张发黄的纸,慢慢落到地上。

    轰隆隆的响声从门口传来,房门被什么东西狠撞了两下,就恢复了平静。

    “噗。”韩剑枫终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蒋雅南微微动了动,确认听不到任何动静,这才上前把地上发黄的纸张捡了回来。

    她从旁边凳子上的背包里,取出了自己的饮水杯,递给韩剑枫,“喝一口吧。”

    辛辣的烈酒入喉,韩剑枫恢复了一点镇定。

    蒋雅南看着手上的纸张,微微皱眉。

    “开始了溃散终于要开始了。她要过来了,来报仇夏侯妍,包括那个从楔村的魏青凝,仪式就算用了六个童女,也是要失败的。知道真相的最后的幸存者,也就是那位女孩,前几天也在医院中咽气了,

    在病床上一直喃喃自语着的夏侯妍,到底从魏青凝身上看到了什么呢?月光照在阳台,我看到了她的身影

    我能感觉到她一步步走上楼梯,无论谁看到她的脸,就溃散了。

    要过来了要过来了

    要过来了要过来了”

    夏侯妍,这个名字好熟,短短几行字,讲述了一个可怕的过程,黄泉的流毒几乎是触者就亡,仪式的过程似乎在这里有了变化。

    祭巫用了六个童女替代。

    难道说在江州的第三人民医院,在五六十那个火热的年代,也进行过祭祀吗?能有这个能力的,只能是足够只手遮天的王氏集团。

    蒋雅南把黄纸收好,一切要等着离开这里,向王雪薇证实了。

    “走吧。”蒋雅南从背包里取了准备好的备用衣物,穿上了一只军警靴。

    韩剑枫一颤,“要从门口出去吗?”

    “跳楼。”蒋雅南冷冷的回答,走出了阳台,直觉告诉她,比起在医院内部行走,要比直接跳楼更加危险。

    要是神力还在的话,跳楼不失为最快摆脱幻觉和危险的途径。

    秦子骞能跳,她蒋雅南就能!

    “姐,这是十二层!”韩剑枫见识了她的本事,可又被她的“失心疯”吓得魂不附体。

    “对,跟我一起跳。”

    韩剑枫站起来就朝病房门跑,被蒋雅南揪住了衣领,一股巨力传来,韩剑枫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眼睛一花,双脚就离地,耳边呼呼风响,知道已经被蒋雅南拽得跳楼,再也控制不住,“啊!”地惨叫起来。

    “呯!”地上被蒋雅南落地砸出一只深坑,如同蜘蛛撒开了大网,她拽着韩剑枫平稳落地!

    韩剑枫只觉得眼前事物飞快的倒退,不过十几秒的时间,蒋雅南就带着他到了医院的大门,此时已是深夜,大门的防盗门早已关闭。

    蒋雅南将他一甩,就抛了出去,不及他落地,已跃过防盗门,再度将他接住。

    这是人吗?这是个女人吗!

    韩剑枫不住抽着冷气,十几分钟后,两人就回到了事务所。

    “时间没动。”蒋雅南一到二楼,就看着钟表的钟摆,她有着极为不详的预感,不仅仅是自己无法赶去地府,就连所有的时间,都停滞不前了。

    为什么?

    自己先是遇到了能自行写字的签字笔,接着看到了不成人形的慕燕婷,接下来是第三医院的诡异和时间的停顿。

    韩剑枫就是见证人。这一切究竟代表着什么?究竟有什么关联?

    现在自己还能怎么做?

    “姐,你太牛逼了。”韩剑枫说着,脸上一阵苍白,“要不是你,我只怕就死在那个鬼地方,我说”

    “别说话。”蒋雅南打断了他,他的一句“死”让她开始展开思路,从签字笔的事件上看,应该是秦子骞已死,而慕燕婷给自己带了消息,说他去了地府。

    第三医院是个意外,不再考虑之列,时间的停顿,说明了自己应该还有足够的时间。

    还是要回到初衷,仗着神力在身,必须去一趟地府!

    韩剑枫的牙齿轻轻叩响,冷的浑身发抖,“我说”

    “闭嘴,”蒋雅南上前摸了摸他的额头,冰凉的厉害,“你没受伤吧?”

    韩剑枫闭上嘴巴,左手无力的指了指右肩,就开始蜷缩成了一团,“好冷”

    他的右肩上,正有一团黑气慢慢的渗入肌肤,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