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2章 没有助力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你被不该碰的东西碰了……”剩下的话,蒋雅南没有说。触碰黄泉最终会死,她和秦子骞算是特例,没有急速的发作。但接触黄泉活下来的,目前没有见过一个!

    也许只有王凌志。

    蒋雅南看了看韩剑枫,还是风华正茂,希望他也是特例,能活的久点。

    事情本来简单,却突然变得复杂,不但没了“童男”来引路,又把一个活人拉下水。现在自己该出发呢?还是留下照顾韩剑枫?

    蒋雅南看着他坐在地上颤抖,脸色极差的闭上双眼,刚才还精神百倍的模样荡然无存,都白得像是白癜风患者了。

    她想起秦子骞生死未卜,哑声哭了出来。但也很快的抹去眼泪,从床上扯下被子,给韩剑枫裹好。

    肩膀又开始剧痛,她坐在地上,呡了口酒。这钻心的疼痛,也许是黄泉进入肌理,预示自己即将死亡,也有可能,是幽村的王凌志给自己下了什么东西。

    她精神恍惚,很快的酒劲上头,不到片刻,就靠在茶几旁沉沉睡去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口洒在蒋雅南的眼睛,就看见韩剑枫已经坐在床沿,自己昨天给他盖上的棉被,已经铺在了自己身上。

    “我不敢移动你,怕你力气大。”韩剑枫笑道,他的神色已经恢复正常,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快不久人世。

    “嗯”蒋雅南从地上站起,活动了一下。

    “这世界真的有鬼吗?”韩剑枫虽然问,但是昨夜的遭遇,都已经已经证实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那间医院”蒋雅南想起了发生过的事,那里一样邪门。她从兜里掏出女鬼身上掉落的那张黄纸,医院无论曾经发生什么,如今也在爆发。纸张的字句,应该出自躲在阳台的那只护士女鬼。

    字里行间,不乏一些汇报的字句,这应该是王氏集团在医院留下的痕迹。

    “你看。”她把纸条递给了韩剑枫,既然他被黄泉所袭,已经不能置身事外,那么最好,他能有些用。

    “楔村的魏青凝,被六个童女做了什么仪式,什么是溃散?”

    蒋雅南听到他的提问,一口气就抢回了黄纸,又细细读了一遍:“开始了溃散终于要开始了。她要过来了,来报仇夏侯妍,包括那个从楔村的魏青凝,仪式就算用了六个童女,也是要失败的。知道真相的最后的幸存者,也就是那位女孩,前几天也在医院中咽气了,在病床上一直喃喃自语着的夏侯妍,到底从魏青凝身上看到了什么呢?月光照在阳台,我看到了她的身影

    我能感觉到她一步步走上楼梯,无论谁看到她的脸,就溃散了。

    要过来了要过来了

    要过来了要过来了”

    魏青凝成了一个关键词,六个童女中死了一个,而夏侯妍也在其中,并且这个过程导致了混乱。最让人产生遐想的,“我能感觉到她一步步走上楼梯,无论谁看到她的脸,就溃散了。”

    溃散是消失了么?

    为什么不用消失,而是溃散呢?

    她一点点回想那护士的脸庞,模糊扭曲的模样,难道是谁看到“她”的脸,就导致这异象的发生,脸立刻就模糊了?

    “她”到底指的是魏青凝,还是夏侯妍?

    魏青凝姓魏,应该是四大家族的魏家人,估计就是查,也查不出端倪,只是夏侯妍,也许还能有些眉目。

    “我们去警局。”当她做了决定,突然听到钟表的指针颤动,时间诡异的又开始运行了。

    韩剑枫的手机突然振动,他掏出来头疼看着上面的电话号码,正是母亲打来的。他抬头瞧了满是思虑的蒋雅南,索性把手机按成了静音,又放回了兜里。

    “我到户籍室查查这个夏侯妍的身份。你去找薛正初,问问昨夜的搜捕行动有没有收获。”

    两人随便在路边扒了几口饭,就急匆匆的赶去警局,按蒋雅南的安排,兵分两路,她一头就扎进了户籍室。

    调查结果十分惊人,江州有三个叫夏侯妍的,却都好端端的活着,就是查销户的底子,都查不到。

    而办公室里,传出了嘈杂的吵架声。

    “我说了这里由我负责!”

    强硬带着十足的嚣张,这个声音好熟悉!

    她一掀帘子,走出了户籍室。

    楼道里站着的果然不是生人,正是跟韩剑枫说话的刘德光!

    “有命令下来,国税局那边需要两个电脑操作员,你已经被借调了,现在立刻到国税的李局长那里报道。别在警局混。”刘德光冲着一脸愤慨的韩剑枫说着。

    他一晃头,就见到蒋雅南,不自然的退了一步,挨过暴揍的他记忆犹新。

    韩剑枫捏紧了拳头,国税和公安又不是一个系统,存在什么借调?分明是母亲做出的决定,要他离开警局。

    “这是我的人,你说什么借调?”蒋雅南一上来就瞪起了双眼。

    刘德光抿抿嘴,“这又不是我的决定,是上面定的,你问别人。”

    “薛正初呢?”

    “还说,昨晚一队的人马,就他一个回来了,正审查呢。现在这里我说了算!”刘德光说完,急忙又补充了一句,“我可是暂时调来的,等选好了头儿,我还回去。”

    他不认怂不成啊,要不蒋雅南的拳头可不饶人。

    蒋雅南哼了一声,却也担忧起薛正初的情况,这变故是能预见到的,搜查酒吧本就危险,现在从刘德光的嘴里听见只有他一个人出来,更是说明,赢勾在作怪。

    无论怎么审查,他无法自圆其说,最终也难逃其咎。

    她没有了所有助力,估计不但不能询问酒吧发生的事故,很长的时间里,也见不到薛正初。

    “我不干了,谁爱报到谁报到去!”韩剑枫吼叫起来,本来自己选择的路,从未想过放弃,但是母亲插手,就非逼着他要走安排好的仕途。

    这种被人操控的人生,不要也罢。

    “雅南姐,你事务所要人吗?”

    “要!”蒋雅南不傻,也不是软茬。

    刘德光想要冷笑,看着蒋雅南又忍了回去。他这次做到的只是本分,谁也不能把他怎样。

    “走。”蒋雅南觉得,不用再来警局了。

    一辆崭新的黑色别克此时停在警局门口,车窗摇下,王雪薇伸出脑袋。

    “雪薇姐,不是要我假扮黎美静,去见她临死的母亲吗?来警局干嘛?”车里坐着毕夏,冲她发问。

    “我负责调人,至于带你去的,另有其人。”王雪薇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