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4章 专业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扮女儿是吧?”毕夏轻蔑的左臂顶在车窗,掌心摸在额头,“医院的病菌太多,能换个地方吗?”

    韩剑枫张开了嘴巴,从未想过,自己喜欢的大明星竟然是这一副模样。

    “你们开始没说,要有保护措施的吧?”毕夏又问,“消毒水、口罩我连助理都没带,不过你们既然掏得起二千万,也不在乎多花一点,把这些准备齐了,就叫我吧,我一定准时到。”

    “没有那些东西,最多给你一瓶水。”蒋雅南回答。

    她早就料到,毕夏不会有那么多的同情心。

    “你是钱串子脑袋吗!人命关天,这个时候还讨价还价!”韩剑枫忍不住吼了起来。

    起初他以为是蒋雅南有人际关系,拉来了大明星,搞了半天,是王雪薇出了钱雇的!

    “本来就是生意!不要钱,谁给你演戏?觉得我价高,可以找别人!”毕夏怼了回去,“哭戏我压根就不想接,更别说去接触一个马上断气的死人!”

    “你怕接触死人吗?”蒋雅南冷漠的顶了一句。

    “你想说啥?”毕夏斜过眼睛,俏脸生硬,但凡自己出手下毒,都有二叔在旁协助,没有留下任何证据。这个私家侦探,就算再有意见,也说不出一句硬气话。

    “你们别吵了,我既然请了毕夏来,就是雅南托付的,现在准备好了。我掏钱给你,消毒水我可以准备,但是要面对一个濒临死亡的母亲,口罩这个东西,你还是不要带的好。”

    “真情实感?拜托,这是真演,又不是抠图,面对一个陌生人,我怎么哭出来?”毕夏回应。

    “不用了!我们不雇你,我去给同学的妈送终,也用不起你这大明星。”韩剑枫正气爆棚,再也不想纠缠了。

    “正好,我也不想来,不过钱你们得照付。”

    毕夏的话,让王雪薇脸上也微微变色,眼睛微眯,看着毕夏,不动声色的嘴角牵起,“大家还是一团和气,有些时候,人也需要讲点人情”

    “好了,不说了,赶紧演完了事!”毕夏使劲向车座上一靠,头拧向窗外,“现在去医院!”

    “等一下,但凡演戏都需要剧本,就算是哭,也要哭到合适的位置,现在去找黎澄,究竟您这个大明星被不被事主认可,得他说了算。再说,你对黎美静还不了解,总得花一点时间熟悉角色。”王雪薇说道。

    几人在车上吵了几句,心里都窝火,听见王雪薇建议,都没吱声。

    别克车在经二路街道上转了个弯,直接驶入了一个正在施工的建筑工地,几人下车后在高层建筑一旁搭建的临时棚子里,见到了黎澄。

    黎澄正顶着一头大汗,见到毕夏的脸,惊得连头顶的安全帽都摘下来了,嘴巴里吆喝着真像,把几人领进工棚。

    工棚的墙壁上是一张高层的设计图纸,沙发和办公桌并排挨在一起,落了一层细小的灰尘,黎澄收拾了茶几上的报纸,给几个人倒水。

    “你们真是帮了我大忙了。这是毕夏小姐吧,说真的,你真跟我女儿很像。”黎澄递给毕夏一杯,毕夏皱紧着眉头接过了,尽管很渴,可是看着水杯,还是放在了茶几上。

    怕她说出什么怪话,韩剑枫先打起了招呼,“黎叔,阿姨还好吗?你一个人要工作,还要照顾阿姨,一定辛苦。”

    黎澄转移了视线,苦笑着点点头,“忙是忙了点,可是活儿咱还是要干,也不能让我手下这些弟兄们替我操心,你也看到了,工程谈好了,就不能误工期。你们坐,快坐!”

    “黎先生,人我们想办法找到了,你还是尽快讲讲你妻子和女儿的情况吧。”蒋雅南坐上了沙发,王雪薇呡着水,挨着她i坐下,唯有毕夏,从兜里掏出纸巾,擦拭起沙发来。

    “这是工地,条件就是这样,可惜最近我太忙了,没时间回办公楼,招呼不周啊。”黎澄顿了一顿,话入正题。

    “我年轻插过队,返城以后,安排在江州皮鞋厂,认识了老婆王悦,后来市场经济,厂里就发不出工资了,为了生活,我和老婆吃了不少苦。我送过货,她送过奶,但好在一起都撑过去了,从我开始有了第一辆卡车,她就学了财会,照顾美静。”

    他说道这里,眼圈就红,话语里也就带了哭腔,“我一个老爷们了,没时间陪她们,买什么生日蛋糕,完全没有必要!要不是买蛋糕,美静和她妈就不会出这种事。对不起”

    “买蛋糕?什么蛋糕?”毕夏终于坐下,询问旁边的王雪薇。

    王雪薇低声讲述了几句,这才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美静从小就很听话,也很争气,虽然学习一般,但是能看出我和她妈的辛苦,在社会上认识了不少朋友,就是花钱,也都不像其他的富家女,一直很节省。”黎澄抬头看了一眼全身名牌的毕夏。

    尽管长相相近,但气质完全不同,“也许,我的想法太天真了”

    这样的毕夏,是根本都会被虚弱中的妻子发现的。

    毕夏掏出照片,又看了上面的女孩一眼,“我死了也就能见到这个女孩了吧?”

    电话急促的响起,黎澄瞅了一眼,看着医院拨来的电话,脑袋轰地就是一响,急忙接起,说不了两句话,就往外边冲。

    “黎叔,怎么了。”

    “你阿姨恶化,我得马上去医院!”黎澄的双眼涣散,扫视了一圈,顾不得再说什么,就跑出工棚。

    “这是一个好的见习机会,看你的了。”王雪薇看着毕夏,等待她的回答。

    毕夏淡然的晃晃手中的照片,“准备衣物,要和照片上的,一样。”

    她厌烦的皱紧眉头,自己父母遭遇车祸,都没来得及哭一场,反倒是面对外人,还要浪费自己的眼泪。

    大约半小时后,毕夏准备妥当,卸掉了脸上的妆,穿好了和照片上黎美静一样的服饰,赶到了医院,因为没有艳乍的妆容,显得脸色有些黯然失色,但和情境而言,反倒相合。

    黎澄正在住院部的门口,握着一张病危通知书泣不成声。

    韩剑枫迎了过去,“黎叔,阿姨她”

    “大夫说,不是今天就是明天有什么想见的人,赶紧要联系”黎澄流着眼泪,看着毕夏。

    衣服、妆容都一样了,可就是少了些什么。

    毕夏双手捋了一下头发,双眼一红,两条清泪就从眼眶里流了出来,她漠然的从包里,掏出了一把剪刀,一言不发戳到蒋雅南的面前。

    “干嘛?”蒋雅南一惊,这次她不投毒,是厌倦了要直接杀人吗?

    “头发,我的头发比黎美静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