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8章 信心

目录:他来自地下| 作者:妄语安年| 类别:恐怖灵异

    ??“我先给你说明,你想帮他翻案,我不反对,还能给你提供所有的帮助,但是要是你敢动用关系网,我可不客气!”钟馗警告了一声。

    蒋雅南哼了一声,“我相信子骞无辜的,就算是鬼作案,也会留下痕迹。”

    “待会有鬼判的碰头会,鬼门关各门的鬼差会集合在一起商讨案件的发现,不过你不能去。”钟馗又道。

    “为什么!这正是一块探讨的好机会啊,你不是说会在地府给我提供帮助?”蒋雅南道。

    “你以为玉匾是白砸的吗!”钟馗方正的脸一怒,“到了会上,是决定你下油锅,还是他下油锅?”

    ……

    蒋雅南没有说话,现场没有了,商讨会不能去,摆在面前的只有铁证如山,还能有什么翻案的机会?

    这个凶手不一般,从哪里拿到秦子骞的指纹呢?

    看她一筹莫展,钟馗也呼了口气,“我会参会,给子骞争取时间,但同样不会太长,你还是各殿走动一下,见见老朋友吧,或者留在牢狱,多跟子骞聊聊天。”

    聊天?蒋雅南没这个心情,可事实都摆着,还能怎么办。

    如果要选,她宁可谁也不见,就缩在这牢房。

    她不吭声,就往牢里走,钟馗瞧着,也没有劝阻,远远看见钟灵走来,叮嘱她不能徇私,就去参会了。

    蒋雅南走进牢房,觉得每一步都有千斤之重,人是找到了,怎么又在地府牵扯了人命,不,鬼命。

    钟馗可是阴阳间行走的人,就算逃出地府,到地上又能躲到哪里?除非上月球。

    “子骞……怎么办?”觉得毫无悬念的,她向秦子骞询问。

    “回去吧,我已经死了,你还有大把日子活,我在地府,蒋晗嫣、董若兮,还有几位阎王都会帮我,你就是在这里呆一个月,也没结果。”秦子骞道。

    “不行!我没有现场能看,也不能参加你案情的商讨会,钟馗又不会放你走”

    “我们认识多久了?”秦子骞突然问。

    “嗯?”蒋雅南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从谢璧瑶的事情开始,有大半年,不不,快一年了”

    “三百一十天,你的侦探之魂我领教了,充其量也就是给别人做做助手,当然你的脾气太差,做助手都不行,你被证据吓到了,深信我不是真凶,但这些证据尽管都是事实,不能证明就是真相。”

    “有话直说!”蒋雅南有些不明白。

    “动动脑子哦!认真思考,让事实成为真相,需要推理,就是猜测推想,说白了,只有真正推理过,才是发现真相的唯一途径。你的侦探之魂,还在小孩烦恼倾吐室里。你说,就是这样的搭档,我能期待你做些什么?”

    秦子骞顿了一顿,“回去吧。我们搭档的日子,已经到尽头了,没有我陪你玩,你还是别干侦探了。”

    “呸!你小孩!”蒋雅南怒道,扁着嘴犯愁,她确实毫无办法。

    “你天天不好好睡觉,是因为肩膀疼痛吧?你的右肩好像总是不自然的抖动,所以精神很差;浑身上下全副装备,头发纷乱,肯定是临时起意,要到地府来看一看;脖子和脸色不称,说明你没洗澡,里面衣服肯定都没有换,还有裤子”

    “别说了,还不是为你”蒋雅南脸上一红,至少秦子骞看到的都对。

    “你不会观察,你做侦探,要搞清楚一件事,看见和观察,完全是两码事”

    “你以前怎么不说?”蒋雅南挤兑了一句。

    “你傻傻的挺好玩,我干嘛说?”秦子骞笑道,活动了一下脖子,“以后没机会说了”

    蒋雅南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下定了决心,“你等着,我一定抓到真凶给你看!”

    秦子骞点点头,就算自己不说,蒋雅南的个性也不会改变,她还是会一头撞上南墙,永不言弃,但这次和她初遇时完全不同,那时并没有任何证据能表明自己杀人,而这次,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自己且没有任何替代。

    自己刚到地府,砸匾又不是砸人,不可能得罪人,要说得罪,只能是那个赵子明,可他偏偏被害了。

    蒋雅南再度出牢,看着钟灵巧兮倩兮的一笑,“下来啦?带不走秦子骞没关系,就把他留下陪我吧。你好好求求我,我就想办法救他。”

    “你怎么救?”

    “跟他来一发,然后就说我有了。”钟灵妩媚的笑,像是调戏似的看着蒋雅南。

    “”蒋雅南没有应她,转换了话题,“夜叉房在什么地方?”

    钟灵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你是新魂,不能到夜叉房乱跑,地府夜叉五百,夜叉房是间大院子,每天鬼差和夜叉们进进出出,见到你这级别的,还不拽进房里那个啥?”

    大院子!

    蒋雅南先吃了一惊。

    如果凶手要杀人,一定选在人烟罕至的地方,这地方在钟灵嘴里车水马龙,选择这地方就是准备好了要栽赃吗?

    “有见过秦子骞在夜叉房出现的鬼差吗?我想找一个问问。”

    “夜叉长相凶恶,你还是不见的好,再说你砸了玉匾,别在秦子骞之后再造神话了成吗?”钟灵说道,见她不回应自己的“美好建议”,也就慵懒的垂下眼皮,“鬼差我已经查过了,从夜叉房到鬼市,秦子骞走的很匆忙,很多人都见过,不仅仅是鬼差,甚至有些买卖的鬼贩,也都瞧见了。”

    “你能带我走一遍吗?”蒋雅南哀求道。

    “不行,我要看守牢房,总不能放那个‘来一发’走了吧?再说,我的一发还一直没着落,正好他在。”钟灵又挑衅了一句,去看蒋雅南的脸色。

    “你们爱干什么我才不管。”蒋雅南回答,“夜叉房那个方向?”

    钟灵打了一个哈欠,尽管完全多余。

    “我带你去!”董若兮一身黑铠,站在牢前,秦子骞出了状况,阎君已经通知各殿,不许前往牢房探视,她担心秦子骞受罚,送来一件新衣,好教牢房的鬼衙有些分寸,要是新衣破损,她就有了探视的由头。

    救不了秦子骞,总能拿这些鬼衙出出气吧。

    “若兮”蒋雅南瞅见了她,松了口气,还是有熟人办事顺当。